金磚國家處於新的世界經濟秩序核心!

Print This Post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

2018年7月28日

受到中國崛起的啟發,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展開了戰略性重新定位,逐步在全然不同的原則基礎上創造全球經濟秩序。雖然西方試圖維護新自由主義經濟體制的舊範式,但是越來越多的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的範圍內,在雙贏合作的基礎上,與“金磚五國”、“上海合作組織”和其他區域組織合作,並證明世界可以比歐盟的野蠻難民政策更加人性化。

巴基斯坦新任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說,“中國克服貧困的方式史無前例,成就令人難以置信,我想要中國的模式!“ 他同時宣稱將回應印度改善雙方關係所提出的每一項積極步驟。這正是最近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金磚國家第十屆年度峰會(即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的氛圍,完全是新絲綢之路的精神,標誌著人類的新時代已經展開,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有權在科技進步的基礎上參與發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25日在金磚國家商業論壇上,向印尼、土耳其、阿根廷、牙買加、埃及和許多非洲領導人發表演說,其中提到“國際社會再次來到何去何從的十字路口”,必須建立一個全新的國際關係平台。歐洲已經失去了鼓舞人心的文化樂觀主義,習近平強調以科學進步作為經濟建設引擎的關鍵作用:

下午好!很高興再次來到“彩虹之國”,同大家相聚在風景秀麗的約翰尼斯堡。5年前,我擔任中國國家主席之後出席的首場國際峰會,就是在德班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五次會晤。3年前,……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為人類文明進步提供了不竭動力,人類從農業到工業文明已經有了巨大的飛躍,現在正面臨著新一輪的科技革命和產業轉型。如果各國抓住這一次的機會,就能夠實現充滿活力的經濟增長,為人民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習近平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的演說全文)

習近平指出, “非洲是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大陸,也是全球最具發展潛力的地區。”因此,金磚國家應該“要加強對非合作,支援非洲發展,努力把金磚國家同非洲合作打造成南南合作的樣板。“他表示,9月將在北京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FOCAC)將進一步加強雙方的合作,並與”一帶一路“倡議結合。

印度總理莫迪說,維護和平和發展非洲是印度政府的首要任務。他和南非總統拉馬弗薩簽署了合作備忘錄,成立以發展工匠技能、農業研究與教育專業的聖雄甘地 -曼德拉中心(Mahatma Ghandi-Nelson Mandela Center)。

普京總統在演說中宣布,俄羅斯將努力“照亮”非洲大陸,為其提供能源,尤其是核能,他指出,俄羅斯在該領域已經技冠全球。

中國和非洲之間的貿易在過去40年已有巨幅增長:從1978年的7.65億美元到2017年已經達到1700億美元,很快將發展到每年4000億美元。總體而言,金磚國家正迅速提升其經濟重要性。去年,這些國家的總體國內生產毛額(GDP) 超過歐盟,高達17萬億美元。習主席曾經前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塞內加爾、盧旺達和南非進行國事訪問,並在峰會結束後前往毛里求斯(又譯模里西斯)。莫迪總理則訪問了烏干達、盧旺達和南非。而且,中國和印度政府決定在“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共同投資非洲。

新經濟秩序的另一個概念是“金磚+”,也就是擴大金磚國家與其他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經濟夥伴關係,並加強經濟與戰略合作。參與國打算增加成員國的數量,以便增加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集團投票數,影響關鍵決策。

合作或對抗

習主席在峰會上明確提到特朗普以進口關稅為要脅,強調貿易戰中可能沒有贏家的觀點。他說,人們必須在合作和對抗,互利互惠和向鄰居乞討的可能性之間作出選擇,但是尋求後者最終只會傷害自己。

這種影響可以從制裁俄羅斯中觀察得出,葉利欽執政期間執行休克療法的生產區,經證實無效之後被拆除,現在許多專家迫使俄羅斯重建這些生產區,也許只是湊巧,他們也同時認為該深化與中國和整個亞洲的關係。情況如同美國國會強迫美國政府和歐盟制裁俄羅斯一樣,特朗普威脅對中國征收關稅也會產生同樣的效果。始作俑者的傲慢明顯忽略了將金磚+國家算在一起,此舉將加速他們對更公平、更平衡的經濟體制的想望。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在北京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普京的經濟顧問謝爾蓋·格拉傑夫(Sergey Glazyev)指出,由於西方仍然關注投機而不是實體經濟,以致經濟狀況不佳 – -金磚國家、上海合作組織和其他組織之間逐漸就“一帶一路”倡議展開密切合作。他說,如果這些國家持續面臨的壓力,那各國就只能放棄美元,加速利用各地自貨幣交易。

李克強總理最近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提出的(中國)政府工作報告顯示,中國正在盡最大努力,保護國內經濟免受跨大西洋金融制度新一輪崩潰的影響。面對重大國際挑戰,中國會實施連串措施,加強實體經濟,包括基礎研究投資稅收減免、2000億美元基礎設施支出、促進中小企業貸款,以及採取果斷行動對抗“殭屍企業”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投機。

目前圍繞中國模式和金磚國家為全球新經濟體系發展的動力,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數十年政策的結果。他們要求發展中國家在”貸款條件”下進行所謂的“結構調整”,不僅阻礙相關國家的發展,而且使其資本大量轉移到新自由主義金融體系銀行。金磚國家和許多發展中國家已經從中汲取了足夠的教訓,這些政策必須對造成難民危機,以及在西南亞和北非的征戰連年負責 – 他們也吸取了1997亞洲金融危機的教訓,當時喬治·索羅斯之類的金融巨鱷,在短短幾天內做空許多亞洲國家的貨幣,使之大幅貶值80%。

我們在西方完全可以選擇習近平。我們可以接受中國提供的多元贈禮,並與金磚國家和其他國家一起,幫助重建非洲、西南亞和拉丁美洲,從而為我們自己創造未來的前景。不過,這意味著告別賭場經濟,重新引入格拉斯 – 斯蒂格爾分離(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的制度,建立國家銀行和新布雷頓森林信貸系統。

我們也可以堅持目前以犧牲大部分人口和發展中國家為代價,實現利潤最大化但是卻無望、破產的新自由主義金融體系。如果新興經濟集團集體抵制美國的頑抗,我們可以選擇比2008年更糟糕的崩盤,以及美元崩潰引發的金融井噴。

我們還有另一個選擇:我們若忘記美國和歐洲的最佳傳統,即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美國經濟體系和二次戰後德國經濟奇蹟的原則,再加上西方古典文化傳統 –與中國和金磚國家共同致力於世界發展 – 那麼,我們很快就會面臨西方文化在非洲和亞洲的博物館展出,作為社會在道德上不適應生存的例子,我們誰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

zepp-larouche@eir.de

“金磚+概念背後的根本原因是創建一個平台,促進南營(Global South,意指開發中國家)之間更頻繁的互動和更緊密的夥伴關係,以製定影響全球經濟變化的議程…..”預示未來的歷史性政策轉變,尤其是 9月在中國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FOCAC,Forum on China-Africa Coop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