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每週網播: 雙普會將世界帶向新范式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學會海爾嘉‧策普‧拉魯旭專訪網絡直播

(中文編譯:李冬梅)

2018年7月19日

雙普會將世界帶向新范式

施朗格:大家好,我是席勒研究所的施朗格。歡迎參加我們本周的网絡直播,這次我們的會談嘉賓是席勒智庫總裁和創始人策普‧拉魯旭女士。

海爾嘉,您好!赫爾辛基峰會剛剛過去几天,但很明顯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戰略關系階段。峰會本身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因為可以明顯看出,那些曾經极盡所能阻止川普和普京會面的人,現在正試圖破坏峰會的結果。所以您准确地注意到了這一點,并稱之為“攻擊川普紊亂綜合症”。

我認為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峰會實際發生了什么,因為美國和西方媒体只報道他們想要川普做的事情,而實際川普沒有做,他們無視兩位首腦之間真正做了什么。所以我們就從這里開始,好么?

策普‧拉魯旭:的确,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歷史性的會面。擁有世界上90%以上核武器的兩個最重要的核大國領導人,他們坐下來開啟了對話,并承諾今后會有更多的會面。這是川普總統所指出的,我認為普京總統也是這樣認為的。自從美國強加給川普的通俄門事件后,美俄長期處于不對話的狀態,現在這种局面已經打破了。兩位總統相處融洽,他們顯然都很愿意代表各自眾多不同的國家,他們都愿意首先對自己的國家負責任,但實際上他們之間的對話對于世界和平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認為雙普會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突破,因為曾經有那么大的阻力阻止它的發生。到目前為止已經達成共識的事情是至關重要的:兩位總統決定成立,我認為總共有四個委員會將繼續進行溝通工作—一個是經濟領域的,由美俄雙方的商業領袖組成; 一個是關于軍事問題的;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他們達成了一個關于网絡空間的協議;另外,兩個國家安全委員會也已經開始見面了。

現在,网絡安全問題最有意思。美國前FBI局長特別顧問穆勒在雙普會舉行的最后一分鍾起訴了12名被他認為介入了美國大選活動的俄羅斯官員,這顯然是為了破坏美俄首腦會談的最后掙扎。而普京給出了一個非常聰明的解決辦法,他邀請穆勒先生來俄羅斯調查這12個人。這顯示了普京惊人的智慧。

我認為這絕對是天才的主意,穆勒可能從未想過他必須對俄國的攻擊提供任何證据,而且這些俄羅斯人在俄羅斯并沒有來過美國,該如何進行審訊?普京邀請穆勒前來俄羅斯調查,采訪這些人,如果穆勒拒絕,那他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臉。當然,普京也要求一個互通有無的辦法。他說俄羅斯專家也應該能夠來到美國并調查采訪前美國大使麥克福爾或者像比爾布勞德這樣的不法投資者,普京說他們竊取了俄羅斯國家共計15億美元的錢。這是很有趣的,与此相關同時調查布勞德故事和烏克蘭故事,當然還有通俄門事件 – 克里斯托弗斯蒂爾。

我認為值得注意的是,白宮已經确認普京和川普正在安排進一步的會談,我認為這在短期內就可能看到很好的效果。而從長遠來看,這將是核裁軍和他們所討論的類似事情,并為世界各地的各個熱點帶來平靜。普京承諾,他將支持川普努力解決朝鮮危机,這也是非常好的,我認為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在美國發現,這是我從那里的同事那里听到的巨大的反應:非常多的人來到信息台說:“我沒有投票給川普,但是看看他在做什么 – 首先是金川會,然后是這次雙普會。川普實際上真的在做一些非常偉大的事情!”

所以任何理智的人都應該感到高興,世界上兩個最大的擁核國确實在最高層找到了溝通渠道。如果你把媒体還有一些地緣政治家的瘋狂進行對比,我們只能說這些人真的是精神錯亂,他們不僅得了“攻擊川普紊亂綜合症”,他們是真的瘋了。因為世界上任何一個愛好和平的人,都應該為美俄友好感到高興。而顯然,那些軍事利益集團的人是不愿意的,他們需要保持俄羅斯的敵人形象,以保證他們自己能拿到軍費預算。

雙普會真的是一個文明的突破,我們為此感到高興。

施朗格:正如您最后總結的那樣,這真的非常重要。參加雙普會的川普總統一再表示俄羅斯和美國都不想進行軍備競賽,而是要坐下來會談。他還特別談到了俄羅斯軍隊和美國軍隊在敘利亞的合作。

川普總統說他更喜歡用外交方式來代替對抗。而那些攻擊川普會的人正在堅持對抗。

這一切都是在穆勒案的背景下發生的,一切都需要調查,但穆勒卻說他還沒有准備好進行法庭調查。您在在雙普會前提到了對12個俄國人的起訴,試圖將兩者分開,回到起步點。北約國家极度擔心川普會做一些損害美國与北約關系的事情,這讓地緣政治家們极度恐懼。您談到了結束地緣政治時代的問題。您認為這次雙普會是地緣政治時代的結束嗎?(中文編譯:李冬梅)

策普‧拉魯旭:我認為這次雙普會朝着這個方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因為正如我丈夫林登拉魯什至少在1997年就說過的那樣,我們必須打破大英帝國的控制,注意大英帝國并不是我們通常指的大不列顛,而是指倫敦-華爾街金融財團和軍事利益集團。他們是美國真正的背后黑手,我們稱之為“深度國家”。他說,從媒体對這次雙普會的反應,你就可以做一個列表,看看哪些記者,媒体人是大英帝國的代理人。你可以記住他們的名字,因為在下一次100%他們肯定還會再次操縱民意。這种方式非常有效。

所以,如果你想打破大英帝國的這种控制,我丈夫在很多年前就說過,你需要一個強大的力量,包括美國,俄羅斯和中國,最好還加上印度,然后你可以再添加其他國家。你需要了解這些擁有強大的經濟軍事力量和眾多人口的國家,以定義一個新的范式,一套新的國際關系。當我們离這一點還很遙遠的時候,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明确地表示不同國家之間要尊重對方國家主權,尊重不同社會制度,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了一帶一路倡議,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俄羅斯与中國之間非常深刻的戰略伙伴關系。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和普京在赫爾辛基峰會上都在談論他們的“共同好朋友習近平”。中國對這次峰會也表示歡迎,并表示它為拯救世界和平,實現世界秩序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我認為我們不應該自滿,這只是第一步。顯然,美國那些瘋狂的保守反動勢力,民主党人,還有一些共和党人,如田納西州的民主党史蒂夫科恩甚至要求對川普發動軍事政變!其他人絕對不在他們的腦海里,他們正在要求傳喚雙普會的翻譯到國會听證會接受審訊。他們真是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下面,我們談一下麥凱恩和其他一些人談到的“叛國罪”。

叛國罪應該指那些推動戰爭的人!他們顯然愿意冒險進行核戰爭和讓人類文明消亡,而不是推動美國和俄羅斯之間建立良好關系。所以,誰在這里定義是非常重要的。有趣的是,普京已經針對這一事件進行了評論,他說,有些人為了他們自己党派的利益,踐踏戰爭与和平的大是大非。我想說他們這些人真的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

所以,這是重要的一步。顯然,世界正在迅速進行戰略調整,包括印度,日本,也包括非洲國家和拉丁美洲國家。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但是,很多事情將取決于是否能揪出通俄門后面的深層根源,如果美國和俄羅斯能共同調查的話。他們現在已經針對网絡攻擊設立了委員會。我認為危險是可以消除的。但這仍然不失為一個重要的步驟。

施朗格:您之前在美國提到過,我們讀到的很多讀者反饋告訴我們他們認為川普總統給他們帶來了思想解放。我從我所做的訪談中也對這個問題進行報道,川普總統不顧通俄門,不顧穆勒用起訴12個俄國軍官相威脅,繼續勇敢地參加雙普會。人們真的樂于看到這是一個最終打敗大英帝國的机會,他們正在冷戰后讓我們陷入一場新的熱戰威脅之中。

現在,我想把中國問題加到您的討論中。我們剛剛制作了一個新的報告。我認為這非常重要和及時。這實際上是布什政權,奧巴馬政權的戰爭政策的替代方案,這就是川普政策正在走向的歐亞大陸橋計划。下面我想請您談一下這個即將發布的新報告。

策普‧拉魯旭:正如我們的一些讀者所知道的那樣,在2014年我們發布了第一份世界陸地橋報告,標題是《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大陸橋》。這份報告在世界上找到了很多回音;它被中國机构立即翻譯成中文;廣泛分發給各院系和智庫。然后它又翻譯成了阿拉伯語和德語。現在,我們已經發布了這份世界大陸橋報告的第2卷,作為非洲發展,西亞南亞經濟發展,以及歐亞聯合發展,拉丁美洲項目發展和美國發展的綜合藍圖。對于那些對新絲綢之路計划感興趣并且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經濟巨大繁榮發展潛力的人來說,這份報告絕對是有价值的和必讀的。

這個報告最重要的一個特征就是非洲。你肯定已經注意到了,當然也許是因為難民危机,但這只是一方面,因為非洲現在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習近平主席對非洲進行了訪問,去了盧旺達,塞內加爾和南非,7月25日至27日參加了金磚國家峰會,然后訪問毛里求斯。這將導致中國与非洲之間的投資和合作全面升級,這已經處于一個良好的發展階段。

然后在9月,非洲領導人將在中國舉行一次大型峰會,預計將重新定義在一個新的水平上的非洲和中國之間的合作和伙伴關系。

我們席勒智庫正在進行一場運動,我們已經在之前的网絡廣播中討論過,那就是將“新加坡模式”應用于非洲:讓歐洲領導人,各個國家和非洲領導人,并且希望能夠邀請到習近平主席一起參加峰會,宣布一個非洲基礎設施發展的速成計划。這也是我們席勒智庫在6月30日到7月1日召開的會議主題。我希望所有的人不僅應該購買這份世界大陸橋報告第二卷副本,而且能夠觀看這次會議的全部演講。這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絕對的眼光的行為,你能夠從我們的報告和演講中展望未來世界,了解到未來的可能的發展是什么。

這次會議的重要意義在于它討論一個解決方案,而不僅僅是對特定問題的分析。它也是一場關于西亞,南亞,非洲,以及國際法如何重建的非常重要的辯論。因為很多人都認識到我們迫切需要回歸人民的法律,回歸國際人民的法律,因為在最近几十年里,“优胜劣汰”的觀念已經統治了世界。

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材料,如果您贊同我們的理念,請成為我們的會員。 席勒研究所/智庫是一個會員制組織,因為我們想要創造一個新的文藝复興時期,我們需要很多人分享和分發這些觀點。(中文編譯:李冬梅)

施朗格:海爾嘉,人們在美國所關注的事情之一,是如何善后充滿摩擦分裂的北約峰會。歐洲對雙普會的回應是什么?你有很多這方面的材料分享么?

策普‧拉魯旭:嗯,來自北約的各种反應都有。比如意大利的反應非常積极。首相朱塞佩孔特和副首相馬蒂奧薩爾維尼都對雙普會表示歡迎,馬蒂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也是內政部長和北方聯盟党領袖,他邀請普京和川普在意大利舉行下一次峰會。他說:“普京總統,川普總統,做得好!做得好!”意大利有一個非常積极的回應。孔特將很快和川普見面,他也將去莫斯科。所以意大利對雙普會的反應和外交行動都是非常積极的。

北約其他國家的反應則非常糟糕。例如,德國外交大臣海科馬斯則對雙普會報以嘲笑 – 這些人是如此深地陷入地緣政治思想,落后于時代,永遠活在昨天,完全沒有任何對未來的遠景愿望。川普自然地攻擊了歐盟,稱其為“敵人”。每個人都對此完全不滿。但是有一句德國諺語說:“當你大喊大叫時,它會從樹林中呼喊回來” – 這意味着回聲正是你喊出來的聲音。如果你看看歐洲人在川普取得大選胜利一小時后的歇斯底里的反應,他們用你能想象到的最貶義的名字稱呼川普,川普對這些人沒有高度評价我也就不感到惊訝了。

另外,我們也听到一些來自前外交官的非常謹慎的回應,他們說兩個擁核最多的國家坐下來談是一件好事。一位前德國大使說:“歐洲應該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其獨立性。” 我不完全反對,我認為布魯塞爾和柏林的政策是絕對依賴性的,而不是華盛頓,因為現在川普成為總統,華盛頓不再是原來的樣子。他們覺得受制于的不是華盛頓,而應該是大英帝國。我認為如果擺脫大英帝國的控制,有更多的獨立,那么一個新范式的時代就出現在了地平線。

克服目前緊張局勢的最佳方式是促成美國,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合作,并成為其中的一部分!有一個更高層次的理由,你可以解決這些問題,我認為世界需要緊急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維,即新的范式。首先就要克服地緣政治思想,因為地緣政治思想導致了兩次世界大戰,如果不能擺脫這种局面,那么最大的危險就是文明的消亡。例如,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就非常悲觀:他雖然歡迎美俄會談,但他基本上反對川普,并預測會因此而發生戰爭。如果地緣政治者掌握發言權,也就真的如他所說會發生戰爭了。

我還注意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評論,想順便說一下,這篇評論來自博客,“Sic Semper Tyrannis”中Pat Lang的博客,這位名叫Publius Tacitus的人寫着他的專欄關于峰會,我真的希望人們讀一讀。因為他說,美國那些譴責普京和俄羅斯的人應該了解美國以前所做的事情,以前的政府顯然坐在世界上最大的玻璃房子里。這些評論非常重要,應該与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喜歡稱呼的那些絕對令人作嘔的主流“妓女”一樣廣泛應對。我認為對于那些真正敵視國家和人類的人這個比喻是非常恰當的,我們不應該注意他們,而是應該邊緣化他們。

施朗格:在雙普會結束后,有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人与我交談,他說:“我相信這次峰會讓林登和海爾嘉非常高興,因為他們終生都在為促成中美俄印四大國協作而努力。”然后他問你好。他說,他听說你最近談到了布雷頓森林体系或新布雷頓森林体系的重建。他說他研究過這個,他看到林登在20世紀80年代就在推進這個。他讓我問你:新布雷頓森林体系如何運作,是否需要俄羅斯,中國和美國的積极支持?這是否足以實現它?

策普‧拉魯旭:布雷頓森林体系是一個金融机构的預先形式。它与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綢之路基金,海上絲綢之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許多相似机构,以及新興的非洲投資基金等金融机构共同助力新絲綢之路。這里面,已經有一些區域性机构在為實体經濟服務而不是為投机服務。

我認為中國正處于對投机机构的完全遏制的過程中。中國方面的國際投資有所下降,但這主要是因為中國現在已經取消了海外的投机性投資。有些國家已經做了正确的事情,但很明顯,西方金融体系還是一個地平線上巨大的陰云,它處于极端形態:德意志銀行,然后是整個三級衍生品。由于所謂的目標2,人們對歐元的未來感到非常擔憂。有些人認為對那些只有錢沒有實体的國家來說已經無法補救。他們有大量的公司債務,每天所做的就是參加一個債務會議。

人們必須擺脫衍生品,尤其是三級衍生品。我們也要解開整個投机系統,并且完全消除它,然后讓机构創建一個信用体系,在每個國家建立國家銀行,以及固定的貨幣兌換率,可能還有黃金標准,然后才能基本上有一個穩定的財務治理。這就是中國一直在呼吁的。

對西方來說這個改變很難,但意大利也許可以成為激發這种討論的重要因素。畢竟,意大利是歐洲第三大經濟体。有几個部長和副部長,國務秘書(在歐洲的意義与在美國的意義不同),助理部長等,他們曾要求實行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并創立國家銀行。

這些只是朝着一個正确的方向走的步驟。我們希望川普總統能實現他的選舉承諾(我們可以看到,他确實做得很好),即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恢复美國經濟体系。然后,与其他國家聯合建立一個新布雷頓森林協議。

如果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國家銀行,有它自己的信用系統,那么你就可以有一個清楚的机构討論并在這些國家間談判長期的國際投資。這樣清楚的机构可以平衡不同國家的差异。有的國家有大量的原材料和很少的人口,如俄羅斯;有的國家有小的領土,人口相對人口密集和高端產業,如德國,瑞士,比利時,還有的國家小人也少,行業少。但是所有這些國家都應該成為新布雷頓森林協議的一部分和合作伙伴,并且可以根据舊布雷頓森林体系的模型建立起來。

我認為這絕對是一個應該在國際層面上進行的討論,因為最大的問題,即背景中真正巨大的,具有威脅性的問題之一,就是無序金融崩潰的可能性。因此,必須在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倡議下建立一個新的金融架构。這就是國家之間合作模式的框架。

這就是為什么席勒研究所正在努力使人們相信每個國家參与新范式的好處,因為這將是有序過渡到新的國際關系的最佳方式。這不是一個選擇,我認為這絕對是必須的,如果我們真的想要避免混亂的話,因為混亂會帶來戰爭的危險。所以這個討論非常及時,非常緊迫。

施朗格:川普的敵手總是想象川普做出怎樣的事情。這些傾向于戰爭而不是外交的人,他們宁肯為了收集他們不可持續的債務,到殺人的程度上,也不肯承擔寫下這筆永遠無法收回的債務的風險.

海爾嘉,我們已經談了很多內容,你看我們是否還有拉下沒有談的問題。

策普‧拉魯旭:我們的系統可以在短期內讓世界進入一個全新的文明的時代,因此我真誠地邀請大家加入我們的系統。自“新絲綢之路”提上議事日程不過五年,世界已經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非洲因為實行了新絲綢之路政策而出現了全新的樂觀情緒。美國的中西部的貧困人口自然离非洲非常遠,不可否認它更接近歐洲。但我想非洲的這种新精神給了非洲國家一個全新的自信心,那么對貧困的美國人口階層和地區是不是也是一個鼓勵呢?非洲可以轉變為工業國家,可以創造大型中產階級,克服貧困和發展,建設基礎設施,成為与西方或亞洲其他國家同等投資的合作伙伴,這是如此令人興奮,這是你閱讀《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時不會發現的,但它正在發生。這不僅僅是影響,而是令人興奮的存在。那么,非裔美國人和其他國家的非洲人是不是應該開始在非洲和美國之間發展更積极的關系呢?

現在美國人糾纏的問題,是如何擺脫貿易逆差,制裁或不制裁,但美聯儲的褐皮書告訴我們關稅正在傷害許多美國工業并使消費者承擔更高的价格。

我一直主張,更好的辦法就是在各個國家或大洲像非洲大陸那樣進行聯合投資。很多人說非洲將成為“具有非洲特色的下一個中國。”。非裔美國人應該關注非洲正在發生的革命性變化,應該就美國如何成為其中的一部分進行類似的討論,因為美國貧困的中西部,黑人區,印第安人區也需要大量的工業,需要工業能力,技術訣竅,需要得到融資。加入新絲綢之路体系/一帶一路計划可以幫他們達成這個文明的提升。

這是我拋磚引玉的想法,如果你想回复我,我很高興收到你的電子郵件,我們可以就這個問題進行對話。讓美國的貧苦地區高速發展進入文明時代我想這是最令人愉快的話題。

施朗格:現在我也很興奮。我認為我們的听眾現在已經獲得了他們的行軍號令:加入席勒研究所,与我們進行對話。我認為全世界的人都是希望改變的,但他們需要知道改變意味着什么,以及改變意味着改變什么。我想我們席勒智庫會給他們一個完美的答案。

所以,再次感謝海爾嘉,我們下周再見!

策普‧拉魯旭:是的,下周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