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正在書寫嶄新歷史,歐盟峰會必須追隨新加坡!

Print This Post

作者:黑爾佳•策普•拉魯旭

2018年6月16日

東西方格局的高低正顯現一個異常清晰的對比:亞洲,在新加坡,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主席開啟了歷史性的會談,世界向和平邁進一步;同時,上海合作組織大會圓滿召開,這標誌著人類迎來了以信任,協商,合作發展為基礎的世界新秩序時代。而在歐洲的G7峰會卻顯得分裂和對抗,這些歐洲國家和政府的領導人回國後又陷入難民危機的爭吵中,他們提出的辦法只會對解決問題起到反作用,顯示了他們的過時與無能。現在是對歐洲舊大陸進行徹底政策調整的時候了!即將來臨的機會是即將於6月28日至29日舉行的歐盟峰會!

儘管主流媒體的評論家們還像平時那樣發表著懷疑的論調,但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沒有近幾年席捲了整個亞洲的新絲路精神,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間開創性的會面是不可能的。實際上,將朝鮮納入世界經濟一體化的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和歐盟經濟共同體構想也出現在去年在俄國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辦的東方經濟論壇。而在今年四月的板門店韓朝首腦會晤時,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向金正恩委員長展示了含有北朝鮮經濟發展詳細計劃的U盤。

白宮與國家安全委員會合作製作了一部視頻。這部視頻展示了一個有著高速鐵路系統,中國磁懸浮列車及工業園區的現代化,工業化的欣欣向榮的朝鮮發展前景,由特朗普總統在他和金正恩委​​員長的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前展示。我們能向那些大腦已經被大眾媒體填滿各種分類偏見的人推薦的是在檔案館裡看一下特朗普總統的新聞發布會實況。特朗普總統介紹了美朝首腦會議的成果:朝鮮承諾全面棄核,以換取安全保證,美國取消對朝鮮制裁併保證朝鮮發展經濟。此外,特朗普總統宣布美韓軍演將不再進行,這將節省很多錢,他說,無論如何他們都是“非常挑釁”的。

朝韓兩國人民都對美朝首腦會談和新聞發布會現場轉播表示讚賞。文在寅總統反复鼓掌。德國人應該會回想起柏林牆倒塌時的興奮,這樣可以更好地理解此刻朝韓兩國人民的心情。

在美朝首腦會議前夕中俄都與朝鮮進行了重要的背景談判,俄羅斯政府承諾協助朝鮮經濟發展,而中國政府承諾為朝鮮提供安全保障。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強調恢復六方會談對國際安全協議執行的重要性。中國環球時報寫道,朝鮮經濟並不像人們以為的那樣破敗不堪,朝鮮具有加入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經濟和地理優勢,一帶一路也將有助於朝鮮實現其經濟潛力。這並不容易,也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是,把朝鮮納入中國一帶一路經濟一體化政策可能比人們想像的要容易得多。

上合青島峰會幾乎同時舉行,印度和巴基斯坦首次以正式成員身份參加上合。青島位於中國山東,是孔子的出生地,習近平主席在致辭中表示上合在未來將堅持儒家的精神。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將此次會議的議程描述為創建基於互信,互利,平等,尊重多樣性和共同發展的國際秩序的新時代的開始。他解釋說,這將超越文明衝突,冷戰,零和遊戲或排他性俱樂部等舊式的概念。

那麼,加拿大七國集團峰會有什麼不同呢?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其他國家和政府首腦的圍繞下當眾對特朗普採取對抗態度的照片,顯示了以地緣政治為導向的戰後秩序分裂成G6對1。而實際上它只是G4,因為特朗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意大利總理朱塞佩孔蒂不同意繼續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在難民危機問題上,歐洲人的分裂現象尤其明顯。每個人都應該明白,在即將舉行的歐盟會議前達成團結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最重要,而爭論是否把難民拒絕於歐盟邊界根本不解決任何問題。

德國內政部長霍斯特·西霍費爾提出,如果被拒絕進入德國的難民已經在另一個歐盟成員國註冊,將會導致歐盟申根協議的結束,並從而導致歐盟貨幣聯盟基礎的破壞。

在因為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的軍事干預而陷入內部混亂的敘利亞等國,出現了非常野蠻的拘留營,以至於經常被引用的“西方價值觀” 再次陷入荒謬的爭論。

預計到2040年,將有20億人生活在非洲,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需要教育,工作和具有更普遍未來視角的年輕人。非洲大陸需要對基礎設施,工業能力和農業的大規模投資,這正是中國在過去10年中所做的。中國因而幫助非洲的貧困人口從1990年的56%減少到2012年的43%。 2017年在漢堡舉行的G20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明確並多次提議安吉拉·默克爾要與非洲的新絲綢之路合作。德國政府就這個問題,曾多次提及“馬歇爾非洲計劃”,但除了通常的綠色“可持續”項目,拘留營以及確保歐盟外部邊界之外,沒有任何新的作為。

意大利發展部新任國務次卿米奇拉·格拉西教授剛剛發表了意大利與中國合作備忘錄,其中他提出了意大利與中國合作存在興趣的11個領域,並指出:只有中國才能幫助非洲和難民。格拉西報告說,中國在非洲投資最多,感謝中國,非洲的貧困人口首次開始減少。中國向歐洲和意大利提供了一個協助非洲社會經濟穩定發展的歷史機遇,我們絕對不能錯過。因此,我們必須加強意大利和中國在非洲的合作。

如果在這篇文章出現時默克爾政府仍然存在,那麼克服當前危機的方法是有的,從移民危機到政府危機到歐盟危機都可以解決。以新加坡峰會作為例子,真正的變化是可能的,未來的行動決定一切。德國政府應該迅速改變將於6月28日至29日舉行的歐盟峰會議程,把歐盟與中國合作,發展非洲新絲綢之路作為議程的主要議題,邀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或者王毅,還有已經與中國有合作關係的非洲國家元首出席。

如果這次歐盟首腦會議,有中國政府代表和非洲代表出席,並能夠在聯合聲明中宣布一個對泛非洲基礎設施和發展計劃的聯合應急方案,承諾幫助所有的非洲青年在短時間內克服貧困,將會取得巨大成功。有中國的參與,這樣一個聲明將在非洲世界具有強烈的可信度,並將改變所有國家的動態,為未來帶來明確的希望,從而立即就可以產生影響移民危機的因子。這也將使歐盟擺脫目前的合法性危機,使歐盟獲得一個統一的具有新高度的使命。

特朗普和金正恩能夠合作會談,歐洲領導人也應該能與中國合作。中西方合作開發非洲的前景將為特朗普總統提供他正迫切需要的機會,解除美國和其他國家愈演愈烈的貿易戰危機,那就是通過東西方對第三世界的合作投資,增加貿易來平衡美國的貿易赤字問題。

歐洲危機,移民危機,德國政府危機,都是因為現在西方政治行進在一個錯誤的航向,而改變這個錯誤航向的機會就在現在,關鍵的是,人們是否能夠抓住這個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