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每週網播: 現在是停止英國帝國行動加入新絲綢之路的時候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學會黑爾佳‧策普‧拉魯旭專訪網絡直播

2018年1月18日

現在是停止英國帝國行動加入新絲綢之路的時候

施倫哲:大家好,我是施倫哲。歡迎加入席勒學會的網絡直播,本週邀請了席勒學會創始人兼總裁策普•拉魯旭。

黑爾佳,過去幾天的世界局勢,似乎已經惡化,很大程度上可能與新保守主義的攻勢有關,已經逼近真正的危機。希望聽眾能懂我們的意思。

策普•拉魯旭:是的。在韓國有一些令人充滿想像的跡象,可以和緩地解決衝突;例如,南北韓在平昌冬奧會的聯合代表團之間有很多文化交流活動,還成立了女子冰球聯合隊,紅十字會也想要協助南北韓離散家族再次重聚,所以這一切都非常有希望。不幸的是,現在情況卻越來越緊張;因為美加之間的溫哥華有一場會議,大會邀請1950-1953年朝鮮戰爭(又譯韓戰)中,所有美國同盟國的24位部長,連希臘和賽普勒斯等國都受邀,就是俄羅斯和中國沒有。有人顯然會認為這是想要重建對抗俄羅斯和中國的軍事同盟,因此這兩國反應十分激烈。美國已經開在兩韓之間的地道進行軍演,調動入侵伊拉克和格林納達的第82和101空降師,所以朝鮮警告美國切勿妄為。 [見“Many bumps on road to better China-US ties”]

中國{環球時報}有一篇文章以非常尖銳口吻提到上述內容,文中首先提到2017年,美中關係遠好於預期,習近平和特朗普總統有三次面對面會談,雙方信件和電話往返頻繁。但是,問題在於我們不是跟美國說話,而是和支持特朗普和反對特朗普二方人馬之間的“分裂國家”對話。文章最後說,美國對中國越來越不放心,因為美國很不習慣,中國對自己這麼有信心。

然後他們(環球時報)談到貿易戰將會增加,他們預期共和黨在今年的大選活動,會用貿易赤字為訴求。不過,朝鮮半島的情況卻有意想不到的進展,事實上它現在擁有核子洲際彈道飛彈,已經跨過了美國的紅線,而且他們揚言“準備今年攤牌” – 我的意思是,他們是這麼說的。

他們還說,對中國制裁行不通,因為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一半來自美國公司。

文中最後提到,《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評估強化美台防務關係,美台軍艦互訪停靠。然後,他們說美國軍艦停靠高雄港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

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很令人擔憂。如今又有夏威夷誤觸飛彈警報的烏龍,我們應該立刻討論這件事,中國媒體也認為,顯然會有向北韓發動全面戰爭的可能。接著三天后,就擺了個誤發飛彈警報的大烏龍。

我認為這一切說明情況真的非常不穩定。蒂勒森在溫哥華會議上否決了俄羅斯和中國「*雙暫停」的提議,甚至連特朗普接受路透社專訪時也表示,朝鮮問題可能沒有和平解決方案。我認為這些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警訊。[*譯註:2017年8月中旬,中國和俄羅斯在朝鮮問題上提出「雙暫停」(double freeze)方案,即美國暫停與韓國舉行大型軍事演習,以換取平壤暫停研發核武。2018年1月,南北韓在板門店舉行高級會談,等同呼應「雙暫停」建議,以和平的方式緩和半島情勢,以對話解決半島無核化問題。]

施倫哲:這裡似乎也有一些反覆無常,特朗普總統兩天前先是與習近平主席非常積極的商談,然後就有南北韓的會談,南韓總統上週還讚揚特朗普總統。與此同時,又有人唱雙簧對抗中國。十二月份的{經濟學人}提到中國有一股力量 “滲透”和“威脅”美國大學,透過孔子學院招募人員,一邊教美國人華文,一邊從事顛覆性的事情。其中必有內幕,黑爾佳,你剛剛提到夏威夷的情況。你有什麼看法?

策普•拉魯旭:現在大家都知道,有一個核導彈正對著夏威夷的警報,所有人都在找避難所,打電話給親人,因為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能夠與彼此交談;直待等38分鐘後才知道這是一場虛驚。

因此,來自夏威夷的民主黨國會議員Tulsi Gabbard就此發表了非常重要的聲明。她說,情況很明顯,隨時可能發生核戰的想法與韓國危機有關,美國必須停止政權更替的政策。因為只要金正恩確信,建立全面的核子強權是避免朝鮮與薩達姆·侯賽因和卡紮菲同樣命運的唯一途徑,這個問題就會繼續下去。 所以她要求立即停止這項政策。

而且我已經提到{環球時報}說這表示美國與北韓的軍事衝突已經箭在弦上的信號,很容易失控。文中還提到,美軍一直處於高度戒備狀態,趁還有時間趕快停止危機,要不然可能失控。

我認為我們再次處於一個非常困難、非常危險的時刻。

施倫哲:下一個問題是關於美國對敘利亞的新戰略。之前特朗普總統和蒂勒森國務卿都表示,美國的政策不是政權更替,現在他們再次提出要阿薩德離開。為什麼是現在呢?

策普•拉魯旭:特朗普政府似乎重新審視了新保守主義的政策,正如你所說,其中多次提到阿薩德的問題已經不存在了,但是現在蒂勒森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提出新的敘利亞戰略;他說,2011年美國過早離開伊拉克是個錯誤,我們不會再犯這個錯誤,美國會在敘利亞停留到完全擊敗ISIS,阿薩德下臺為止。

這讓人很難接受!因為敘利亞是主權政府,這根本就是敘利亞新危機的前兆。

而且,另外還有一個新的軍事衝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一些政治人物指責美國軍事上支持土耳其政府稱為恐怖分子的組織,因為其中有一些庫爾德工人黨成員加入等等;現在土耳其坦克和部隊已經開始佈署了。基本上,埃爾多安說,這是離間敘利亞的計劃。另一位發言人說,這是挑撥北約的計劃,土耳其無法接受。

就像你在朝鮮看到的一樣,這是類似戰事升級的一部分,而且與你在美國對抗特朗普這種絕對的政變有關,他似乎有時被這些精神病包圍。我是說,特朗普的政策是要改善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普京和習近平也已經承認此點,但是這些動盪還是非常非常令人擔憂。

施倫哲:談到新保守主義,似乎有一些單位涉入其中,攻擊中國和俄羅斯的新聞媒體,引述新聞報導,今日俄羅斯電視臺 (RT TV)和{環球時報}等等,就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深度涉入烏克蘭政變類似。你剛才提到的胡佛研究所也如出一轍,所以他們是一如舊慣,而這些正是特朗普在總統競選中反對的。

你提到了穆勒的調查,這是新保守主義復辟的重要部分嗎?他們想要利用這次調查困住特朗普嗎?

策普•拉魯旭:是的。一年前的英國“觀察家報”(The Spectator)已經提到,這些勢力不會中止孤立特朗普的行動,他們對付特朗普的方式,不是政變,就是暗殺。另外一個就是牽制特朗普,所以他向這些新政策投降了,按照他們的說法,把他拴在既有的跨大西洋地緣政治政策上。我不認為這是整件事的結局,但我認為政變力量顯然還沒被擊敗。非常了不起的是,雷恩·麥戈文(Ray McGovern),一個根本不喜歡特朗普的情報老手(Veteran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 for Sanity (VIPS)),也說(這是)聯邦調查局參與其間(的政變),只有完全失明的人看不出來,這是一場英國情報單位對美國主權政府的政變。

現在,越來越多的國會議員要求起訴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竊聽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整起事中的作用,國會正在進行聽證,最終可能會提起公訴,甚至對相關涉案人提起特別檢控。不過還不是定論。

總之我們應該保持警惕。

施倫哲:克拉珀也一直說,俄羅斯和中國一直在攻擊“我們民主的根基”;所以他涉入很深囉。

同樣的,我剛剛聽到一件事,奧巴馬的發言人說他會在2018年選舉中發揮重要作用。其實,在某些方面來說,他從未離開過,因為他不正是為整個俄羅斯門穿針引線的人嗎?

策普•拉魯旭:是的,他搬到華盛頓郊外某個地方,實際上領導整個“抵抗”運動。而且我想人們已經忘記了,現在的危險是,特朗普會回到奧巴馬政府對敘利亞戰事升級等政策上,人們應該提醒自己,正是奧巴馬這些人無視法令行使無人機攻擊事件,非常令人擔憂:因為問題是現在美國沒有人能夠實施我們非常努力推動的政策-《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也稱作《1933年銀行法》)直接結束金融危機,以及拉魯旭多年前設計的*四項措施。這真是吸引我們的聽眾,因為美國現在缺乏的正是積極領導。[*譯註:2014年拉魯旭提出拯救經濟的四項措施:(1)立即執行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設立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2)回歸國家銀行制度;(3)使用聯邦信用制度;(4)「採用融合驅動器『應急計劃』」。詳見拯救美國的四個新法! ]

施倫哲:新的泡沫爆開的跡像已經出現,這種新的升級逐漸在美國發生深遠的影響,政府可能會關門,他們正在玩弄手段轉移焦點。因為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繼續容忍布希 – 奧巴馬保護華爾街和摧毀實體經濟的政策呢? 這是 “四項措施” 的動員基礎。

請你再多說明一點,我們的組織團隊正在國會山莊上,分發拉魯旭四項措施的小冊子,這才是這場危機的獨特解決方案。

策普•拉魯旭:是的。現在公司債泡沫已經要開始爆炸。英國有一家大公司快要垮了,然後是對許多主要銀行都會造成重大損失的南非石庭豪夫集團(Steinhoff Group);所有這一切都比2008年的泡沫狀況更嚴重。

曾經在高盛擔任高級管理人也是非常有趣的作家諾米·普林斯(Nomi Prins)2018年5月即將出第六本書“合謀:中央銀行如何操縱世界”。網路有預覽 – 她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知情者。她說,她在高盛工作15年,當她攀登職業生涯高峰時,她才瞭解銀行高層的活動和其他一切是多麼罪惡。她決定不再繼續下去,而是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所以她是舉報人,她描述了2007年至2008年之後,美聯儲和其他央行通過發行零利率貨幣,在2007年和2010年之後單獨啟動了流動性激勵計劃,共計16萬億美元投入系統。而且,要知道,這件事尚未結束。

這筆錢並沒有投入到實體經濟中,但是大銀行和大公司拿這些(無償的)金錢和絕無成本的金錢大量回購自己的股票,這筆十分驚人的差額增加了這些人的利潤,所以他們越來越富有;但是公司債泡沫也越來越大了。現在即將爆炸。

(危機)隨時都可能觸發。我們正坐在火藥桶上,而金融危機惡化與這些人參加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軍事冒險有直接關係。因為地緣政治派系顯然不希望看到中國和“一帶一路”倡議蓬勃發展。中國經濟發展極佳,與中國合作的國家也都發展得很好,他們自己的體制也在崩潰。所以我認為,新金融危機與軍事升級之間有直接的關聯。

這使得我們自己的全球干預非常重要,特別是我們美國的同事,都被派往國會山莊,那裏有許多會議。我們有一本小冊子,介紹執行這四項措施的重要,以及為什麼美國必須以新的範式加入新絲綢之路。

這類動員很重要,好處是越來越多人真正理解其中真相,《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急迫性,重回漢密爾頓國家銀行和信用體系的重要性,以及發展太空探索的碰撞計劃和融合技術,可以提高經濟生產力。 所以人們正以更嚴肅的心情理解這些概念,當然,我們希望這會影響到特朗普1月30日的國情諮文內容。但是,我們需要大力動員選民敦促地方代表、參議員和國會議員這麼做。

因為問題是民主黨人和華爾街的關係很近,共和黨也不是什麼新保守主義,所以需要從基層大量動員。

施倫哲:用幾個數字來映證你的話:過去五年中,企業已經增加了4.5萬億美元債務,所以現在已經超過14萬億美元。其中,2.7萬億美元購買自己的股票! 因此,一半以上的公司貸款進入股票市場,這就是為什麼股市上漲卻是個泡沫。

現在,黑爾佳,我想提一個看似簡單卻不是那麼簡單的問題,面對所有這些瘋狂的事,你仍然是個樂觀主義者,而且很多人問:你們到底知道什麼我們悲觀主義者不知道的事?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觀點,因為我們在節目之前正在談論中國介入拉丁美洲和非洲:美國人有太多事情不知道,但是你的樂觀從何而來呢?

策普•拉魯旭:它來自幾個源頭。我先從客觀的角度說明,然後我再從個人主觀的角度說明。

客觀地說,當你從頂層看世界時,你不會從德國內部、美國內部或其他國家看這個世界,而是從正在展開的整個歷史進程來看,你會看到明確的差異。跨大西洋世界的人們普遍認為未來會更糟,未來的世代會比現在更糟,一切已成定局。畢竟,他們一直以來得到的訊息都是資源有限,必須有所克制和保護等所有類似的意識形態;當然,如果你看看社會不公義,美國、歐洲甚至德國的貧困率,每六個孩子就有一人是窮人。義大利、西班牙、希臘等國,青年失業率達到難以置信的50-60%。 所以人們對未來難以樂觀。

另外,在很大程度上還有一些政客,他們絕對沒有什麼未來的願景。最好的例子就是現在,德國自從選舉以來,已經進行了四個多月永無休止的聯合談判,雙方都沒提出願景,德國的未來會如何?世界應往何處去?所以人們普遍絕望,感到沮喪,認為情況越來越糟,然後他們看到這個世界到處都是災難,會說:“我再也不看這些消息了,太可怕了。”

但是這只是一半的事實,或者說不到一半。因為如果從中國的角度看世界,就會看到完全不同的發展方向。首先,中國經歷了最不可思議的發展:20年來,他們幫助8億人口擺脫貧困!他們希望到2020年消除貧窮。他們在非洲、拉丁美洲、亞洲其他國家,甚至是歐洲的一些國家做著美好的事情,所以他們對未來有信心。最近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了中國在2020年、2035年和2050年令人難以置信的願景,就是屆時中國將是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強國。不僅在中國的人們有更幸福的生活,而是世界各地的人民皆然。

我們知道,這個願景的經濟基礎是“一帶一路”倡議、基礎設施建設,興建研發中心、工業園區、能源分配和生產同時發展 – 這都是從現實的觀點出發,但是其中也有文化層面。對此,他們希望有一個空間絲綢之路,文化絲綢之路。這些都是給中國人民以極大自信心的舉措,也是對參加“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躍出來的火花。

顯然,正如我剛剛提到的,今年圍繞著北韓、台灣和類似局勢的嚴峻警告顯示,中國人並不天真,他們願意為維護自己的利益作出反應。所以這並不是全然美好,沒有現實的觀點。 但是,只要人們去做,就絕對是樂觀的。

對於俄羅斯的大多數人來說,他們也持同樣的態度:這就是為什麼儘管有制裁等原因,普京的支持率仍然高達80%以上。但是,我認為不同之處在於,如果你有使命,並且對未來有遠見,那麼你是樂觀的,因為會有自己的意志和力量來實現這些願景。

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世界的人口有明顯分歧。

現在,我想說一些主觀的原因,儘管有前述危險,但是我基本上非常樂觀:這沒有必要擔心。你必須有願景,想以生命貢獻進而改善人類的生活。我有一個和習近平不一樣的視野,我的視野和我丈夫的比較像,我們兩人40多年來一直為此共同努力,我們希望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過著體面的生活,每個人都能充分發揮所能,人類可以真正長大。這好像我們又回到了美國革命、德國古典時期、義大利文藝復興和其他文化高峰時期的價值觀。而且我樂觀地認為,藉由復興古典音樂、古典詩歌等文化,我們可以獲得這些品質,而且因為中國已經走上了這條路,因此,透過復興儒家傳統,強調古典文化和科學突破,我認為西方應該真正重新思考,我們對提升世界歷史的貢獻是什麼,然後將之復興,使文化對話成為各國之間最優秀的傳統。

我認為這是人性。我不認為地緣政治的想法或胡言亂語或者像我們聽到德州參議員特德·克鲁兹(Ted Cruz)的咆哮,都無法讓我們成為有尊嚴的人類。我們不應該把其他文化視為敵人:中國已經伸出手,說:“讓我們為人類共同的未來而生存,我們是命運共同體”,我認為這就是共通的人性,如果我們想要作為有尊嚴的人類存在,我們就必須做到這一點。但是,一旦有了意志和良善的計劃,許多人會為了這個良善的計劃一起努力,那是人性,你會成功。

施倫哲:我建議聽眾,今年冬天要趕上絲綢之路的精神,而不是趕上流感。

黑爾佳帶我們到了尾聲。非常感謝,我們下週見!

策普•拉魯旭:是的,下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