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9日每週網播: 特朗普、習近平和新絲綢之路的精神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學會海嘉‧拉魯旭專訪網絡直播

2017年11月9日

特朗普、習近平和新絲綢之路的精神

HARLEY SCHLANGER:你好,我是席勒學會的Harley Schlanger,歡迎收聽本週席勒學會主席海嘉·拉魯旭專訪的網絡直播。

顯然,今天的主題是特朗普總統訪問亞洲,前往中國進行歷史性訪問。今天讀者很難在西方媒體上看到相關報導,大家只消看一些新聞標題就知端倪 – “華盛頓郵報”今天的標題:“中國會如何耍弄川普?” “紐約時報”刊登了奧巴馬副國家安全顧問布林肯(Tony Blinken)的一則評論,標題是“特朗普將全球領導力讓渡中國”。 而康涅狄格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布魯門塔爾(Richard Blumenthal)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中指控特朗普“勾結”中國。

所以今天我們邀請了海嘉‧拉魯旭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及其戰略意義。

海嘉‧拉魯旭:你好。我們知道,今天是特朗普總統在中國進行歷史性訪問的第二天,事情的進展正如預期:”雙方都很清楚,他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核大國和經濟大國,人類的未來取決於中美雙方的關係。”我認為事情進行的很順利。習近平主席指出,這次會議是一項戰略的新開端,是歷史上十分重要的互利關係,不僅可以解決兩國人民的問題,也及於全球的問題,我認為十分中肯。特朗普總統非常熱情:他在推特稱讚中國和偉大的國家主席,讓人感覺非常溫馨 – 我的意思是,非常好。因為如果雙方互相了解並發揮作用,那我完全同意,世界上就沒什麼問題無法解決。

所以我認為這次會談向前跨了一大步;有趣的是,雖然特朗普非常想談論(縮減)美中貿易逆差,卻說不怪中國,因為他尊重習近平主席會盡一切努力為自己的國家和人民謀取最大的利益;然後轉而指責美國前政府放棄對華出口,造成現在的貿易鴻溝。 別忘了,中國一直想從美國進口更多產品,都是可以同時用於平民和軍事 “雙重用途” 的產品,但是(美國)前政府卻採取對抗、遏制、圍堵的對華政策,拒絕出售中國想買的許多東西- 當然,他們也可能根據政策意圖,使用這些產品於和平或不那麼和平的目的。

所以,我認為這非常好。我認為他們的交易最終會落在2,500億美元左右,範圍從美國出口基礎設施、運輸、能源、農產品等到中國。他們還決定,要加强两國領導人的關係、各層級的合作,以及四月份在佛羅里達州已經安排好的四次對談,其中一次是經濟合作。 我認為,在這種毋庸置疑的基礎上將引導中美兩國,甚至是全世界往有利的方向發展。

自然,雙方都同意必須解決朝鮮問題,也希望共同努力完成。特朗普早些時候說過,在中國和俄羅斯的幫助下,他有信心朝鮮問題會有積極的解決方案。

雖然我不曾看到美國直接提到與“一帶一路倡議”合作,但是我知道這是習主席心中的想法。習近平在十九大提出中國將在2050年前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而努力,我認為特朗普總統此行已經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一大步。 而且,中國人真的知道如何引入中國五千年的歷史良知,空前禮遇特朗普;他在不對外開放的紫禁城裡停留幾小時到一天,觀賞京劇,並由習近平親自導覽古代展品。 特朗普對此非常、非常滿意,他向習近平發出信息,說他和梅拉尼亞永遠不會忘記這次的體驗。所以,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非常正面。

一些憤世嫉俗的記者也該為自己感到羞愧,他們對任何事都不動心,可能像曬乾的李子一樣,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他們怎麼寫, 因為我認為兩位領導人已經為推動人類歷史向前前,邁出了非常積極的一步。

SCHLANGER:同樣重要的是,此行還有一批企業人士隨行,我後來聽到更多“一帶一路”有關的具體細節。

他到中國之前,先前往南韓和日本。 請問你對這些會談有什麼想法嗎?

海嘉‧拉魯旭:我認為很重要,但是即將在越南舉行的會議更重要。 因為已經證實,特朗普第二天將和普京總統見面,這次會談也非常重要。普京總統才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首腦會議前寫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APEC會議中將與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討論已經整合上路的“一帶一路倡議。”俄羅斯將在會中提出21世紀優先考慮的俄羅斯遠東地區大型發展計劃,以多元的方式投資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和工業園區;普京總統強調俄、中、日、韓之間將積極合作。

所以我認為,將來會出現越來越多的綜合性經濟新體系。基本上,情況非常清楚,目前只有歐洲仍然顯得很冷淡,或者至少是歐盟和德國政府的態度仍然很冷淡,則“如果他們不跳上車,他們就會看到最後一班車離開車站的燈光,他們會被留下,”一位商人最近有感而發的說。

目前全球戰略重心明顯的移向亞洲,也希望能夠繼續擴大美中關係;我個人非常樂觀的認為,特朗普和普亭的會談會非常成功,我其實有理由相信這也是一次重大的突破。那麼這些目光短淺的小報記者就會後悔莫及。

SCHLANGER:還有一件事我想請教你,你一向很重視文化交流及瞭解其他文化,你有機會看到特朗普總統的六歲孫女在視頻中唱中國民謠嗎?

海嘉‧拉魯旭:是的,是的。 我覺得很可愛,很顯然,那個小女孩的視頻播出時,他當時不在現場。我認為這件事表達了對中國文化的高度讚賞,非常棒。

SCHLANGER:剛剛談到媒體記者在胡說八道,你想要維持事情的真相,也看到整個俄羅斯門事件的一些破口。當然,我們已經做了一些廣泛報導,但是前幾天有報導提到,特朗普敦促美國前國安局技術主管比爾·賓尼(Bill Binney)與中情局的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會面。 在特朗普的催促下,蓬佩奧恭賀他,談到沒有俄羅斯黑客這件事的事實。 你有什麼看法?

海嘉‧拉魯旭:我認為這非常重要。很顯然,特朗普總統充分了解老牌情報專業人員組織(Veteran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 for Sanity , VIPS,比爾·賓尼也是成員之一)揭露的內容,也一點都不擔心俄羅斯門。因為要求現任中情局長蓬佩奧會見賓尼,現在已經列入所謂的紀錄,卻要求必須遵循聯邦調查局從未進行的調查。而賓尼先前在紐約和其他場合提出的主要論點是,有證據表明沒有黑客入侵,只是將資料下載到存儲設備,因為事情發展的速度比你從互聯網上得到的要快四倍。幾個月前,VIPS已經在紐約的席勒學會(Schiller Institute)公開呈現這些檔案,我們現在調查這些檔案,也得到沒有黑客行為的同樣結論,而且我認為整個俄羅斯“驚魂未定”的故事就會消失。 [英文全球策略信息,2017年9月22日,第 14頁]

這會讓特朗普放手執行總統該做的政策;整個俄羅斯門的目的就是阻止他對俄羅斯和中國的態度發生變化。我認為顯然適得其反。

現在美國已經進行了所有的調查,我們曾經提過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前主席唐娜·布拉齊勒(Donna Brazile)的書清楚地說道,希拉里確實竊取了選舉成果。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個故事的結果可以完全相反:參議院和國會正在調查英國(干擾2016大選)的作用,現在這方面的討論已經越來越白了,美國從奧巴馬時期就利用外國情報對抗美國總統的對手 – 我的意思是,這已經不是“競選對手研究”了,很可能牽涉犯罪。事情很快就會真相大白。

SCHLANGER:另外兩點補充:一是賓尼稱俄羅斯門為“無意識的胡說八道”,想一想,現在西歐和美國人民已經被餵食一整年 -無意識的胡說八道。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唐娜·布拉齊勒揭露了福森公司(Fusion GPS)和希拉里·克林頓之間牽扯不清的關係,現在這個故事已經在互聯網中傳出,並導向倫敦。 所以,正如你所指出的,看起來整個事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海嘉‧拉魯旭: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我認為人們應該想一想。 因為所有指控普京是獨裁者,習近平是“新毛澤東”,都在暗示這些國家不民主,獨裁 – 可是民主黨,我強調民主黨,因為現在已經大局底定,DNC在全國代表大會前一年就已經挑選希拉里·克林頓為候選人,然後操縱整個選舉過程,把可能在總統選舉中贏過特朗普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邊緣化,這件事顯然背叛了選民。

那麼,他們說的“民主”又是什麼呢? 我認為人們應該反思一下,當今的政黨體系對華爾街的影響非常大。如果要競選國會議席至少要有500萬,1,000萬美元,那麼政黨體系顯然沒有發揮作用。從某種意義上說,很多事情都已經到了要改變的時候,不僅是國際間的關係,還要回到像美國“聯邦黨人文集✝(Federal Papers)”般的討論。 例如:人民可以自我管理嗎? 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民主黨極力證明民主只是一個笑話。
✝譯著:聯邦黨人文集(Federal Papers)是1780年代三位美國政治家在制定憲法的過程中,所寫有關美國憲法和邦聯條例差異的合集,是解釋聯邦憲法的重要理論依據。

SCHLANGER:我們也越來越了解這各州政黨是怎麼運作金錢的部分,這也是民主黨一直以來每一場選戰都輸的原因之一。我想提一下,唐娜·布拉齊勒提到,也是大多數人看到的,“美國三大狂人”希拉里、奧巴馬和黛比·沃瑟曼·舒爾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剝奪了民主黨的核心價值。

現在,海嘉,中東也是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想聽聽你的想法。當特朗普 – 習近平會談有進展時,典型的事態發展就是敵人在其他地方製造嚴重的事端:我們看到沙特和以色列可能參與的黎巴嫩風雲;然後是戰況還在進行的也門。你前幾天也透過視頻參加也門主辦的一場關於中國絲綢之路延伸到阿拉伯半島的會議。請告訴聽眾,你怎麼看中東目前這麼危險的局勢?

海嘉‧拉魯旭:情況真的非常危險,因為這一切就發生在伊斯蘭國軍隊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領土節節敗退的時候;發生的這許多事,顯然是由年輕的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發動。當時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正在沙特阿拉伯訪問,美國情報單位就順便 – 至少這是以色列的一些報導所說 – 向沙特阿拉伯提供有人要暗殺哈里里的消息,所以他就辭職並留在沙特阿拉伯。 這自然會惡化黎巴嫩的局勢,總之,這個國家的難民和公民一樣多,局勢也非常緊張。

另一件關於也門向沙特阿拉伯發射導彈的事,也很奇怪,因為一枚彈道導彈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沙特人聲稱這是來自伊朗的真主黨,現在整個局勢正在升溫。 最糟糕的是,沙特封鎖也門的所有港口和出入口,使得也門的局勢急劇惡化。沙特此舉已經使也門千百萬人民陷入挨餓的絕對危險之一,連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其他從事人權救援工作的人也出聲表示,也門 (立即) 會有700萬人陷入飢餓和流行病、霍亂等類似的危境,他們要求立即開放所有港口和其他類似的路線,並解除封鎖。

我認為這件事必須公開,獲取國際關注,因為這是公然發生在世人面前的種族滅絕,絕對必須結束。我們不應忘記,之前發表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檔案,其中詳述他們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追捕我丈夫和我們組織,也是同一批人,掩蓋9/11的真相, 現在又對付特朗普總統。如今類似一群人又在背後支持也門行動。

所以這一切連在一起,絕對需要進行調查。人們必須真正動員起來,阻止這場種族滅絕。

SCHLANGER:儘管也門的情況令人絕望,但是前幾天你在前述會議的演說,很令人振奮。 所以,新絲綢之路的樂觀情緒正在流入這個國家,不是嗎?

海嘉‧拉魯旭:是的。人們組成了一個令人非常開心的讀書會,他們已經學習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相關報告已經刊在{新絲綢之路成為世界大陸橋}這本書中,當然包括新絲綢之路延伸到也門。 人們真的把這當成他們未來的希望。

而且我認為,如果世界各地的人們也這麼做,那將非常棒! 俄羅斯、中國和美國合作有可能重建這個地區,讓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坐在同一張桌子,克服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可怕的衝突, 英國人已經在其間玩了很長一段時間。如果一切順利進行,人類將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不過,我認為需要一點時間。

SCHLANGER:現在回到壓倒一切的美-中-俄關係,我想我們會再次看到他們採取行動,特朗普總統在他後續的旅程中,將會在越南和菲律賓進行會談。

海嘉‧拉魯旭:是的。 我想明天會舉行峰是,所以人們應該持續關注,因為之後那裡會發生許多事情。

SCHLANGER:我想提醒聽眾:本周是紀念日週,我認為對發生的事情有良好、合宜的歷史觀點很重要。11月2日是英國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一百週年,大英帝國對中東進行大量破壞,至今仍未停手。 昨天(11月7日)是布爾什維克革命100週年。接著是今天(11月9日):柏林牆倒塌28週年,也是德國很重要的日子。你在那段期間非常活躍,事實上,說句公道話,我認為新絲路是柏林牆倒塌和德國統一的結果。

所以我想請你談談這段對人們有意義的歷史。

海嘉‧拉魯旭:是的,沒錯。 因為我先生林登·拉魯旭(Lyndon LaRouche)早在1984年就預見蘇聯會解體。他說,如果他們堅持現行侵略西歐的奧加柯夫(戰爭)計劃(Ogarkov Plan)和類似的政策,以及繼續掠奪本國經濟,就會在五年內崩潰;這正是柏林牆倒塌時的狀況。他在柏林牆倒塌(1989年)前一年預測經濟互助委員會(Comecon)國家很快就會崩潰,而德國統一後很快就會以柏林為首都,所以著手規劃統一後的德國應該協助Comecon國家發展現代技術和基礎設施以順利度過過渡期。他認為波蘭應該是其中的第一個國家。 [詳1990年10月5日英文全球策略信息]

因此,柏林牆倒塌的時候,我們並不感到意外。 事實上,我們是那個時候唯一準備好的組織,於是我們規劃了巴黎 – 柏林 – 維也納這個高度工業化的生產三角,提出透過磁懸浮列車、高溫氣冷實驗堆(High Temperature Gas-cooled Reactor Test Module,简称HTR)核反應堆,桑格計畫(Sänger project,發展超音速空間飛行的計畫)的次級軌道飛機音速馬赫1和加倍音速馬赫2的飛行系統等基礎設施升級;事實上,我們在柏林牆倒塌六個星期,也正當蘇聯崩潰時的 1990年1月就提出這項規劃。

這是當時的和平計劃,但是據我們所知,當時的強權,如美國的新保守派、撒切爾和法國的密特朗,都有自己的地緣政治考量而阻止這向計畫。 但是,當蘇聯1991年倒台時,我們就把這個生產三角延伸到西伯利亞大鐵路和古絲綢之路,擴展成歐亞大陸橋,提出經濟交通發展走廊的概念;也就是現在的中國和“一帶一路”倡議已經在1991年成形了。

但是生產三角並沒有進度。我當時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1989年失去的機會”,不過機會已經錯過。 人們應該記得,葉利欽時期俄羅斯曾經實施“休克療法”,以便把俄羅斯從超級大國變成第三世界的原料出口國。 因此,謝爾蓋·格拉傑夫(Sergey Glazyev)教授等人寫書表示,1990年代的整整數十年是對俄羅斯種族滅絕的手法之一。

普京掌權之後,他撤銷了這個部分,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恨他,這些人都想要把俄羅斯逼到死角卻未得逞。他現在做很多工作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且我之前說過遠東的開發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第二次機會,應該利用這次的機會為二十一世紀確立一個真正的和平秩序,結束地緣政治的可能性則是非常接近。 如果習近平大大的拉近和特朗普之間的關係,如果這種關係鞏固了,那麼中國、俄羅斯,幸運的話再加上美國,三個國家正式建立三邊關係,印度也許就會改變主意, 甚至歐洲也會上船,我們就會進入一個全新的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我會邀請大家,各位觀眾,加入其中成為活躍的一部分。席勒學會是由會員組成的智庫。 你可以透過發表研究成果,參與各種各樣的活動,加入我們,成為席勒學會的活躍成員,真正的參與創造一個嶄新的文明時代:所以我邀請各位加入, 慶祝這一刻。

SCHLANGER:我想各位聽眾已經清楚地知道,1989年失去的機會破壞性是多麼的慘烈!我們必須利用這次機會,扭轉美國在這28年間經歷的衰退、戰爭、恐怖主義等等。 這就是樂觀的源泉,而有些國家已經這麼做了。

海嘉‧拉魯旭:是的。 人們會充分意識到,如果美國停止浪費時間在俄羅斯門上,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即使在美國,人們也可以加入這個充滿希望的行動。 我認為他們十分需要這麼做,因為基礎設施的狀況非常糟糕,毒品四處氾濫。歐洲,尤其是南歐,一些青年人既沒有工作也沒有接受教育。 但是隨著新絲綢之路的建設,人們看得見未來,真正的的未來和前景,結束這麼多人的貧窮和悲慘的生活,關注人類的共同目標。 世界上有這麼多的財富等著大家去發現,去發明。 就是現在,我們為人類建立一個專屬人類特色的秩序。

SCHLANGER:那麼接下來的幾天將非常重要,我邀請各位聽眾下週務必再繼續收聽,進一步了解特朗普總統此行完成的事項以及對西方的影響。

海嘉,非常感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也謝謝各位聽眾的收聽,我們下週見。

海嘉‧拉魯旭:是的,下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