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6日每週網播: 英帝國所懼何來中國的”一帶一路?”

Print This Post

席勒學會海嘉‧拉魯旭專訪網絡直播

2017年10月26日

大英帝國所懼何來中國的“一帶一路”?

哈利.施蘭格: 大家好,我是來自席勒研究所的哈利.施蘭格。歡迎收看本周席勒研究所創始人兼主席海佳.拉魯旭女士的网絡直播。

自上周,中國共產党第十九次大會閉幕以來,在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這一切為未來35年的發展奠定了戰略性的基礎。雖然,這是一次不僅僅改寫中國歷史而且影響著世界的大事件,但它并沒有客觀的被西方媒体報道。今天,我們就著重來探討一下這個話題,与此同時,我們也會提及“俄羅斯門” 的最新進展情況以及我手上關于它的几個問題。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九大會議的順利閉幕為中國未來的發展描繪了宏偉的藍圖。那么,我們就先來听听黑爾佳女士對該會議的印象。

海佳.拉魯旭:首先,我想讓大家注意西方媒体對本次大會聲東擊西的報道,著實荒唐。它們把關注焦點放在了習近平沒有指定明确的后繼者這一問題上。他剛剛當選五年之久,現在談論這個問題為時過早。

然而,這次大會展現了一次戰略性的轉變。它与習近平主席領導之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嶄新的中國國際關系一致。我認為西方并沒有抓住這次大會的重點。它們的報道非常离譜,以至于荒誕。

我認為過去五年,自習近平主席執政以來,他成功地掌握了中國問題所在,比如貪污腐敗,經濟發展緩慢,以及其它一些社會問題。他在各方面所取得的成績可謂相當卓越。任何到過中國,并能夠客觀看待中國的人都會發現,自習政府以來人們總体上是滿意的;83%的人們對政府的所作深為贊同。在這里我想問問多少希望國家可以達到這個滿意度。

這次大會所取得的成績是斐然的。因為在為期一周的大會期間習近平在各方面成功的鞏固了共產党。那么,下面我就來逐一談談。

首先,在接下來的三年里,也就是到2020年,中國政府將致力于徹底消除貧困,讓4200万處于貧困線以下的人得以徹底擺脫貧困。對比一下,盡管中國的人口總數是美國的四倍之多但美國卻擁有同樣數目龐大的貧困人口,歐盟大約也有1200万的貧困人口。他們都在貧困線上掙扎了20多年,然而他們的狀況絲毫沒有改觀。歐盟也并沒有試圖消除貧困的意圖。

從2020年到2035年,這期間,政府的主要奮斗目標就是建立一個相當富裕而且運作良好的國家;然后,在這一基礎之上,從2035年到2050年,中國將實現完整的發展目標, 成為一個文化和諧,先進民主,美麗的社會主義國家。

此外,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一個額外目標,也就是習近平所強調的重點。 這也是其他發言人所關注的所有這一切的終极目標—人們生活的改善。換句話說,就是人們應該擁有一個更美好而且幸福的生活。這在西方的討論中被徹底的忽視了。政治的目標就是為人們謀幸福!幸福是一個不可剝奪的權力,這是年輕的美國在《獨立宣言》中所倡導的。

此外,它還擁有另外一層意思。習近平在他的報告最后著重指出,新時代擁有社會主義特色的新的社會主義模式。并進一步明确指出,中國將在全球范圍內為人類創造美好未來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這真的是了不起的舉動!何時西方領導人有過為全人類創造美好未來的愿景?我的意思是說,你需要使勁地回溯歷史才能發現有如此的意愿表述。我認為中國在主權和尊重其它國家的社會形態方面,為世界各國在領導和國際關系方面做出了表率。換句話說,積极提倡不干涉;不試圖去改變西方模式或者他們自己的社會模式,而是尊重他國主權。

我認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觀點。因為從漫長的人類歷史來看,這是在人類發展史上必須做出的一個舉動。必須有這么一個時刻,這么一個人站出來說:“我們是人類,人類是一個共同体。”—習近平一直將它稱作“未來人類的共享社區”— 這是一個我們如何在全球范圍內處理事務,以達到全球人類共受益。

當今,西方人并未明白這一點。他們要么是忽視它,要么就直接將之視為政治宣傳,認為這僅僅只是共產主義的措辭;亦或是他們無法相信這是真的,因為他們完全無法适應這樣的思維模式,他們在這方面完全沒有想象力去想象一個政治領導人有這樣的遠見卓識。但我卻有足夠的信心認為習近平是一個儒家,他試圖用儒家的和諧方式來塑造世界。那些想了解這一點的西方人,不應該將此擱置一邊,而是努力去領悟它。因為這對未來人類的發展有著不可估量的价值,必須得到支持和擁護。我認為人們應該正解之,努力去理解他的意圖。這一點尤為重要。

施蘭格:我發現習近平將鴉片戰爭時期,也就是英國人強迫中國人接受他們從英國輸入中國的鴉片時期,追溯為“中國的悲慘時代”這一點頗為意味深長。這意味著他明确指出中國從帝國主義体制邁向嶄新的時代。

拉魯旭:是的。我認為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點是,在這次大會期間,西方媒体對此的攻擊。我認為他們對中國的攻擊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他們指責中國債務將導致經濟崩潰。然而,事實上,中國投資于實体經濟和基礎建設,她的每一筆債務都是資本資產所致。因此,即使經濟奔潰資產依然存在;而与此相反,西方的投資都是投机投資,衍生品。這些都是虛擬的,并在經濟奔潰的那一刻煙消云散。

因此,涌現了大量令人難以置信的攻擊,這也包括對習近平本人的攻擊。他們把他跟各色歷史人物進行比較;簡直是無稽之談。我也注意到了中國媒体在回應這些攻擊之時展現了新的自信。首先,他們聲稱西方媒体并沒有領悟大會的意義,他們并不了解中國。他們也沒有試圖去了解中國;另外就是他們強調,中國的模式遠比西方的模式优越。

過去,中國非常保守謹慎,他們避免如此自信的言論,但如今面對這樣的言論攻擊,他們回擊道:你們自己看吧,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取得了如此丰碩積极的成果,然而西方卻是面臨著混亂,尤其是歐盟和那些試圖輸出西方民主和人權觀念的國家。緊接著,他們補充道:那些堅持這些觀念的西方國家當然不希望中國成功,而且他們認為中國只有服從西方才能成功。然而,事實上,中國的發展對他們堅持的世界秩序造成了威脅。

他們的言論完全是無稽之談。西方已經在瓦解,因此西方媒体的影響也在日漸削弱,那么,大家可以無視他們的言論。

与此同時,面對媒体的謊言,也涌現了一個新的基調。這也是我所欣慰的。在美國剛剛結束的民意調查顯示,57%的美國人,也就是一半以上的美國人表示他們不相信主流媒体的任何言論。這顯然不可小視,因為這表明媒体的影響在劇減。他們曾經過度的宣傳,試圖讓人們想象他們掌控一切,包括人們如何解讀美國的民主選舉。但他們用力過猛,反而被反彈。我認為這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新局面。

對于中國來說,我認為人們應該認真研讀習近平的報告。中國環球電視网發布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關于習近平的三部曲紀錄片《中國:習近平時代》。那些想了解習近平的人可以去看看。同時,人們應該認真研究他的報告。在我過去几年的研究中,我深為他對中國古典傳統文化的重視而折服。他深知其它國家文化的鼎盛時代。每次訪問時,都會強調被訪國家對人類文明的巨大貢獻。這一點,我認為很重要。他同時也強調美學,科學精神。我認為,他是一個文藝复興之人!我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涌現這樣的文藝复興之人了。我的先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他們确實是屈指可數之人。如果人們努力去了解習近平,他們會獲益匪淺。

施蘭格:我發現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与西方媒体對習近平本人和中國的大政方針進行的無稽之談報道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川普總統。他在十九大結束后,第一時間致電習近平對其表示祝賀,并用“提升”這樣正面的詞匯來高度贊賞他再次當選。川普總統即將對亞洲各國展開國事訪問。您能否給我們分析一下他此次訪問的意圖?

拉魯旭:很有趣的現象就是:此次訪問,總統隨身陪同了大批美國商界的代表。我很确信這次在日本和中國要探討的話題,那就是日本和中國對美國基礎設施的大量投資問題。听眾朋友,和那些清楚席勒研究所研究的人,可能早已熟知我們從2014年起就在美國組建政治組織來積极促成美國与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展開合作。我認為這也會成為本次訪問的議題。我堅信,在十九大順利閉幕這樣一個特殊時刻,習近平政府將會不失時机地給面臨困境的川普政府提供合作倡議。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非常的糟糕;美國只有在紐約和波士頓之間擁有150公里的火車系統,這与中國超過20000公里的快車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中國現在致力于到2020年實現主要大城市快車相連。不出三年,他們可以擁有50000公里的快車。

關于美國需要一個類似的貫通東西的快車系統和在中部建立新城的提議,我們已經提議有段時間了。美國也可以建設諸如50000公里或者35000公里的快車。我認為這基礎設施投資是合作的一個領域。 另一方面,倘若美國商人和美國企業也在亞洲,美洲和非洲的“一帶一路”投資的話,國際關系將會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雖然我無法肯定這一切會真的如所設想的那樣,但起碼它提供了一個契机。如果一切變為現實,這將与川普總統試圖改善与俄國關系的意圖不謀而合。他在一次電台訪問中有此表示。如果美國,中國和俄國能夠達成合作共識,那么我敢斷言,這將帶來文明的一個新時代。如果川普總統能夠沿著這個思路走下去,就如我之前斬釘截鐵所說的那樣,川普總統是有潛力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的。

說到這儿,我知道很多人對我所說的感到惊愕,但是但凡有點頭腦的人都應該感到欣慰。如果三個最強大的國家能夠達成共識和合作,這樣雙贏的結果,加上在中國引領的新時代之下,克服地理政治障礙是顯而易見的。

大部分人對促成文明新時代到來的可能性毫無知覺。我希望听眾不要跟著我的思路走,而是去親自調查研究。因為這是一個,如德國人所說的,“群星閃耀之時”,即“歷史關鍵時刻”。換句話說,它雖然与過往不同,但它卻有著不可限量的前景。譬如,柏林牆倒塌那樣一個“人類歷史抉擇時刻”。想當初,布什,撒切爾夫人和密特朗都曾竭力阻止這一歷史事件的發生。

但今天,我們也站在這樣一個歷史抉擇時刻。也可能是太陽升起的時刻,一個嶄新時代將以更強的姿態來臨。因為這已經在100多個國家變為現實。因此,人們必須清楚認識到,這是一個歷史的轉折時刻。就像弗里德里希.席勒所聲稱的那樣,歷史上的一個起跳的點。歷史將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駛入一個全新的方向。而我們与此刻只有一步之遙,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抓住這一刻,并參与其中。

施蘭格:攻擊習近平主席和中國模式的媒体恰恰是制造“俄羅斯門“的媒体,這并非巧合。媒体依然在努力制造煙霧彈,試圖推倒川普政府,并制造了一系列關于《第25條修正案》的文章。但就在上周發生了一件事,也是我們和很多共和党人積极促成的一個事件,那就是公開穆勒卷宗,追究川普 “性案” 的制造者。恰如你所看到的那樣,海佳,結果顯示希拉里.克林頓的競選團隊和共和党國家委員會為克里斯托弗.斯蒂爾性丑聞備忘錄提供贊助。

拉魯旭:如所料的差不多,如今事實已經敗露。我認為希拉里和整個民主党組織也因為謊話連篇而顏面掃地。他們也自知在撒謊。他們利用外部(英國)情報机构來對付自己當選的總統。
我認為他們終將自食惡果。時机成熟了,真相漸漸浮出水面。從退伍軍人情報專業人士的報告開始,“俄羅斯門“就已經蓋棺定論了。這為川普總統即將的亞洲之行掃除了障礙。

但另一個值得反思的地方,也是全歐洲都堅信不疑的,并信之鑿鑿的地方就是,至今仍然塵囂甚上言論–俄國會干預歐洲大選。但我認為人們應該看清事件的來龍去脈,并真正明白大英帝國是什么,整個机构是什么—有人稱之為“權力核心 ”,但我卻認為這是徹頭徹尾的老派地緣政治的思想。它是西方財政体系為爭取至高利益,對特權階層進行辯護的工具。這与以為全人類的利益奮斗,并以為他們爭取更好,更幸福生活的新的体系和模式截然相反。

因此,這其實就是兩個体系之間的斗爭,而我認為這個很糟糕,甚至為克林頓感到可悲。因為他們看上去實在是糟糕之极。
歷史真相終于浮出水面。這給給川普總統的這次訪問提供了很好的助力。

施蘭格:這也給川普總統加了很多分。媒体曾經力圖剝奪他贏得的這份信任的机會。但是,從一開始他就是堅持表態,他并沒有任何不當行為,并指出這一切只是試圖摧毀他。
最近,我收到一份電郵詢問我是否可以在這新舊模式斗爭的語境下談談加泰羅尼亞分离運動。因為關于它所代表的利益疑云重重,而且部分來自歐盟自身。

拉魯旭:首先,我認為加泰羅尼亞運動也是新保守主義和新自由主義之間矛盾的反應。因為像西班牙一樣,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都被三巨頭瘋狂的緊縮政策所困扰。即使西班牙很多年輕人离開自己的國家,依然有很多技工留下。年輕人的失業率依然高達60%–既沒有工作,也沒有在接受教育。這意味著他們毫無前途可言。

這是目前西班牙的現狀。如歐盟議會的一位意大利議員馬克.暫尼所說的,加泰羅尼亞和西班牙聯邦政府之間的戰爭其實是貧窮和更貧窮之間的戰爭。我認為這就是造成加泰羅尼亞不愿支付聯邦政府費用的原因所在。因此,這場糾紛的導火索就在三巨頭的總体政策上。像英國脫歐,或川普當選,亦或對意大利公投的否定,再者最近的奧地利選舉結果,和捷克共和國—這一切都是人們對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不滿的体現。

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嘉泰羅尼亞人試圖要求獨立是錯誤的,他們違背了憲法。我們不能接受“地區性的歐洲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康登霍維-凱勒奇聯邦運動,泛歐洲組織,也是英國報紙公開支持加泰羅尼亞運動。他們擁護消滅民族國家的存在。倘若你擁有50到100個獨立的地區性實体,就像歐盟那些超越國家的存在,他們將沒有任何權利,因此無法捍衛民眾的共同利益。民族國家崛起的意義就在于它是唯一一個能夠捍衛人們共同利益而不是私人利益的机构,尤其是在危机時刻。因此,它的存在是必要的。

還有另外一點就是,如俄總統普京所說的:西方如此不遺余力地在全球推動民主,而他們自己卻實行雙重標准。民主和獨立對于科索沃來說是沒有問題的。但現如今西方國家卻陷入了一個悖論。那就是如果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歐盟政府支持者身上,如西班牙首相拉霍伊。這樣便自相矛盾了。倘若加泰羅尼亞組織宣布獨立,并且拉霍伊允之。那么,這將威脅西班牙做為一個國家的完整性。因此,他必然不會允許。另一方面看,倘若他試圖遏制這場運動,他如何組織巴塞羅那成千上万人的政治運動問題,更何況他們的后繼者。倘若他用武力或者政治壓力來解決,那么這將嚴重違背歐盟所提倡的,民主,人權等諸如此類的价值觀。這一切都無法找到解決途徑。

因此,西方体制自身根本無法解決這樣的一個悖論。

說到此,我想我們已經非常明了了,解決這個境遇唯一的出路就是西班牙積极參与新絲綢之路。拉霍伊也已經表示此意愿。因為只有很好地在“一帶一路“的框架下充分發展伊比利亞半島才能緩沖西班牙不同省份之間的緊張關系。与此同時,巴斯克地區領導人對加泰羅尼亞運動的支持早已埋下了爆發的种子。

還有要指出的一點就是,在我們還沒有能夠完全研究之時,西班牙就流出了一個檔案,但它并沒有指出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是由索羅斯,烏克蘭的邁登軍隊,和源自于牛津劍橋的“有色革命“的作者夏普所支持的。因此,這個不可小視,必須進行調查和深究。因為喬治.索羅斯是很多國家,包括美國的”有色革命“的幕后主謀。

說到此,答案就已經很明了了,就在“一帶一路“。新絲綢之路這樣的大計之中。只有在此才能找到解決之道。如此以來,我還是很樂觀的。中國外交部長剛剛會晤烏克蘭外長,并達成親密合作的共識。西烏克蘭是西方主導的价值体系,信奉天主教,而東烏克蘭則是俄國文化主導的正統教。如我們所料,能夠解決烏克蘭危机的唯一途徑,也就是能夠促成烏克蘭統一的途徑就是歐亞大陸橋,新絲綢之路,打通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通道。只有這樣,才能達到更高層次的合作,以此解決所有的沖突。這一發展前景非常樂觀。

施蘭格:恰如你先生一貫所說:”當你深陷于兩個糟糕的抉擇之間時,一定選擇第三個“。這也是我們在西班牙問題和“一帶一路”上所看到的。
海佳,下周,當我們再次坐在网絡播報之前時,川普總統即將啟程他的亞洲之行,恰逢他与習近平主席在北京會晤。你有什么建議要給川普總統嗎?

拉魯旭:川普總統是一個精明的商人,這一點我深信不疑。他也在總統的路上日漸駕輕就熟,因此,他會認識到這次訪問的巨大潛力,不僅僅是對美國的經濟利益,也是美國成為世界重要的一部分。

施蘭格:那么,說到這,我們就該結束本周的談話了。我們下周再見。

拉魯旭: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