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魯旭奇在北京演說一帶一路成為世界的大陸橋

Print This Post

[2017年5月15日–德國席勒學會會長赫爾加•齊普 – 拉魯奇(Helga Zepp-LaRouche)今天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上發表演講。 她之前在第五屆全球智囊首腦會議圓桌會議演說。]

一帶一路成為世界的大陸橋

自2013年習近平主席宣布(一帶一路的訊息)三年半以來,新絲綢之路一直處於激勵人心的狀態。“一帶一路倡議”顯然有可能通過隧道和橋樑等基礎設施,迅速連接各大洲,並由海上絲綢之路的加強,成為世界大陸橋。 因此,它是新式的全球化,一種不由財經部門利潤最大化的標準決定,而是由所有參與國在雙贏合作基礎上的和諧發展決定。

因此,不要從會計計算成本的未來效益,而是從社區共同分享未來的願景,看待一帶一路倡議(BRI)。 我們要在1,000年,甚至是10,100年後仍要把人類視為一個整體嗎? 到目前為止,人類是宇宙中唯一已知會創造的物種,不僅是自然的命運,人類還將在月球上建造村落,進而深入了解宇宙中的數萬億座星系。人類究竟要透過前述方法,解決地球上直到現在仍是不治之症的問題,還是發展熱核聚變電源,解決能源和原料安全的問題? 通過關注人類的共同目標,我們能夠克服地緣政治(造成的紛爭),造福眾生,建立更高層次的理性。

顯然,世界大陸橋是發展地球內陸地區的理想選擇。 人類的下一階段應是透過發展基礎設施,擴大人類自然棲息地,進駐鄰近領域。

觀看世界地圖,美國不僅是被兩個海洋和兩個鄰國包圍,美國還可以向南穿越中、南美洲直達美洲南部尖端,向北通過白令海峽下的隧道,連接歐亞運輸系統,成為基礎設施走廊的中心。習近平主席邀請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後,向美國提出融入世界大陸橋的可行方案。這是中國可以將手上持有的1.4兆美元美國國庫券全部或部分,交由基礎設施銀行轉投資美國需求龐大的基礎設施的完美機會。例如,美國如果要在2020年之前追上中國以高速鐵路連接國內每一座大城的腳步,就真的要建造大約40,000英里的高速鐵路線。

如此龐大的基礎設施投資規模,美國經濟將進入快速成長時期,反而可以出口產品進入中國快速增長的市場。 一旦合作取代競爭,美國和中國就有機會在第三國進行合資。

現在,特朗普總統已經宣布重新引入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美國開國元勳、憲法起草人與第一任美國財政部長),克萊(Henry C. Clay,美國參眾兩院歷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家、美國經濟現代化的宣導者)和林肯(解放黑奴的美國總統)的美國經濟體系,並重新引入羅斯福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 Steagall Act, 是改革美國銀行系統的法律,目的在於限縮投機的措施),爭取盡早建立國家銀行和信貸制度,引入中國持有的基礎建設投資銀行。

歐盟內外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認知一帶一路倡議擁有巨大的潛力,也表達了想成為歐亞合作中心的意圖,歐盟本身則以外交方式,採取比較保留的做法。

然而,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難民危機”可能足以說服歐盟成員國合作,參與一帶一路倡議。要治癒歐洲這種道德傷害唯一符合人性的方法,就是積極整合歐洲國家,融入協助非洲大陸各國大型設計發展計劃的一帶一路倡議。

美國 – 俄羅斯兩國從積極的新觀點,在敘利亞緩和雙方的軍事對峙,轉而促進雙邊軍事合作,以及阿斯塔納和談進程,現在已經穩定整個西南亞地區。 中國則將現存的新絲綢之路延伸至西南亞。

新絲綢之路必須像古代一樣,引領所有參與的國家進行最美麗的文化交流,才能取得成功。 雙贏合作的真正意義不僅在於基礎設施和產業發展的物質利益,且是發現並認識其他文化優美的古典音樂、詩歌和繪畫的樂趣,從而使我們更熱愛整個人類。

建設世界大陸橋時,各國會合作研究運用”人類圈”(Noosphere)定律建立持久的自治。 各國人民發展創造的精神力量,使人類更有一體感,成為真正的人類物種。 當我們圍繞科學和藝術發現,組織我們的社會時,我們會經由不斷地提升人類在智力,道德和美學上自我發展的過程,完善我們的知識,進而找到我們所需的自由 – 全心以赴的盡我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