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鲁旭: 若美國加入,世界將開啟新模式

Print This Post

[中國投資-2017年5月號]

唯一的旁觀者? ——若美國加入,世界將開啟新模式

海爾格·策普·拉魯什(Helga Zepp-LaRouche)國際席勒學會創始人兼總裁

 

 

當中國剛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時,幾乎所有的美國智庫機構都持負面看法,或者對此乾脆不予理睬。但是,最近情況開始發生變化,除了那些強硬的新保守主義智庫外,一些其它智庫已經意識到,新絲綢之路計劃對美國的許多企業來說蘊含著巨大的商機,特別是在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了高級別會談後。此次會談前中美關係出現了一些困難,但會談進行得非常成功,特別是在會談中習近平主席再次明確地邀請美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

美國重建基礎設施資金缺口大

如果雙方能夠合作,將會在許多方面獲得收益,其中最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可以將一帶一路倡議與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承諾過的將投入1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改造的計劃結合起來。他的這一方案應當在今年五月正式提出,但目前看來會遇到不小的阻力。

由於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幾任美國政府都沒有對基礎設施進行投入,造成美國在這方面存在著巨大的需求。除去那些近年來到訪過中國的美國人,大多數的美國人都想像不到他們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已經遠遠落後於中國。華盛頓與波士頓之間736公里的“阿西爾高速公路”的平均時速是1小時105公里,其中只有一小段能達到1小時145公里,完全無法與中國長達約10多萬公里的高速公路相提並論。現在中國高速公路的總長度是美國的50倍之多!而且美國的路面狀況也很糟糕,甚至存在著隱患;橋樑和衛生系統也是如此,但它們都仍在使用中。從華盛頓到紐約,一輛汽車需支付高達115美元的過路費和汽油費。

據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預計,美國基礎設施的實際投資需求是4.5萬億美元,如此數額巨大的資金也不可能指望私人資本市場,因為那些金融機構代表最近在與特朗普總統進行討論時開出的條件是,十年內收回全部投資,並且還要確保每年11%到12%的回報率。

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基礎設施項目需要通過收費系統獲得資助,這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或許還有一些可能,而在那些人口稀少的地方則完全不可能。那些認為基礎設施項目必須迅速收回成本並得到高額回報的想法則根本沒有考慮到基礎設施在國家整體經濟中所起的作用。

一個國家基礎設施的質量和數量是體現該國整體經濟能力的重要指標。在現代經濟體系中,應當將其大約50%的總支出用於基礎設施的擴建和改造,因為通常這類項目的正常使用時間為20年到50年之間。規劃得當的基礎設施網絡應當包括高速鐵路、水路、公路、能源生產和分配、通信。技術發展水平和生產力越發達,對交通和基礎設施的整體速度和效率要求也就越高,因為半成品和成品生產的各階段就像一台複雜的機器,需要合理配置,才能有序暢通地運轉。因此,應當根據整個生產力的提高幅度來衡量基礎設施投資的回報。在這種情況下,依靠私人投資者給予資金支持是不現實的,只能由國家來承擔起這一責任,因為它肩負著提高國民經濟的整體效益的使命。

如果特朗普總統仍要求國會通過動用聯邦預算來資助基礎設施計劃,他很可能會遭到民主黨和部分共和黨人的反對,就像他們以前否決了前任總統奧巴馬的醫改方案一樣。但如果中國和其他境外投資者能夠獲得允許,通過私人資本市場的方式進行運作,那他們的投資就很有可能進入市場。

美中互補性強需合作共贏

由於美國長期以來一直採取外包政策,利用國外廉價的勞動力,導致它自身的製造業目前缺乏一個完整的上下游產業鏈,這也成為影響其發展的又一阻礙。而另一方面,中國的產業鏈非常完整,在建設現代基礎設施方面也有著極為豐富的經驗,而且不僅限於國內建設,對參與其它國家的建設也頗具實力。

因此,中國不僅能夠幫助像紐約、洛杉磯、波士頓、芝加哥、舊金山和華盛頓這樣的城市進行所需的交通設施改造,還可以復制國內的做法,即用高鐵將所有主要城市連接起來。比如在紐約、新澤西和費城這幾個地區之間建立綜合基礎設施體系,類似中國的“京津冀交通一體化發展規劃”。這樣的規劃很有必要,因為人們每天在居住地和工作場所之間浪費了大量的時間。中國的北京與上海相距800英里,但高鐵的時速可以達到每小時185英里,因此從北京到上海只需5個多小時;而同樣的距離,從紐約到芝加哥卻需要花費19個小時。

通過再建全新的城市也能讓美國獲益良多,它們可以是那些位於美國中部人口稀少的幾個州,它們可以按照科學城或者教育和研究中心的規劃進行建設,或者它們也可以被建在需要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地區,比如在西南部乾旱區修建水資源管理項目。最近從肯尼迪政府時期就被束之高閣的北美水電力聯盟(NAWAPA)項目就已經按照二十一世紀的標准進行了更新改造。

與此同時,美國經濟的轉型與產業升級還意味著能夠向日趨擴大的中國市場出口更多的商品,中國目前有近9億的中產階級人口,由於中國政府實行的結構性改革,他們的購買能力正在迅速增加。 2016年,美國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額已經達到5196億美元,同年雙邊的投資額也增長到1700億美元。在過去的十年中,美國向中國的出口增長了11%,而中國對美國的投資則增長了5.6%。實際上,中美兩國的經濟具有很強的互補性,如果能夠展開合作,將會實現經濟顯著增長。

而且美中合作並不僅限於兩國之間,鑑於當今世界對基礎設施建設、工業和農業的發展也有著極大的需求,兩國企業聯手開發國際市場能夠實現美國、中國和第三方國家的共贏。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2014年席勒學會提出了修建世界大陸橋的構想。在不遠的將來,它可以從南美洲的最南端智利和阿根廷一路向北,穿過美國中、北部,經白令海峽的海底隧道,與歐亞運輸系統連接起來。這將為美國加入新興的以太平洋為中心的世界打開大門,但它需要大幅度改善和擴展穿越加拿大的阿拉斯加鐵路走廊,並且將它與美國新的軌道交通系統相連接。

這樣一條長達約40000英里的現代化電氣鐵路,其中一半應當屬於高鐵系統,也意味著需要巨額的投資,因為修建鐵路顯然需要使用大量的材料、設備以及許多技術熟練的工人。特別是對年輕人的培訓,會令人不禁想到羅斯福執政時成立的平民保育團,它對當時美國走出30年代的大蕭條功不可沒。羅斯福總統在談及這一美國歷史上和平時期最大的運動時曾說過,“它的成立是為了解決年青人教育和技術嚴重匱乏的狀況,這一狀況導緻美國出現了許多吸毒成癮的人和與吸毒有關的犯罪行為。”

民心相通開啟人類文明新紀元

如果美國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其所產生的最重要意義在於,它將讓所有美國人都對未來充滿希望,相信他們的後代會有更美好的生活,能夠重獲過去五十多年裡失去的東西。此外,它還將向世人揭示,特朗普總統做出的讓美國再次強大的許諾與其它國家的利益沒有任何衝突,合作共贏的理念將使整個世界步入人類文明的新紀元。如果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這個星球上就沒有人類解決不了的問題。

如果仔細研究一下中國在過去三十年裡在經濟方面創造的奇蹟以及取得的巨大成功背後的理論基礎,不難發現,中國現行的經濟政策與其對公民的教育息息相關。兩者都遵循了儒家思想倡導的終身學習和不斷創新的理念,而這其實與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約翰·昆西·亞當斯、亨利·克萊、亨利·C·凱利和林肯所實行和發展的美國經濟學體系中的理論是非常相似的。美國這幾位總統都非常清楚,一個國家財富的最主要來源是全體人民創造力的發展,因此他們按照這一思路設計了相應的經濟制度,目的就是在最大程度上激發科學技術的進步和創新發展。

還有一點也很有意思,美國的精神之父本傑明·富蘭克林對孔子的著作很感興趣,並從中獲得了許多啟發。從孔子身上他得到了這樣的信念,即公民個體道德的改善是社會進步最為重要的因素。富蘭克林在此基礎上創建了自己的道德教育體系,它對美國的建國理念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由此看來,與中國在新絲綢之路方面展開合作還將在文化領域產生影響,就像當年的古絲綢之路一樣,能夠推動各國在藝術和哲學方面的交流。每個參與國都會將其在人文領域最優秀的傳統呈現出來,同時了解其它文化的輝煌和璀璨,這對開拓視野、加深彼此的理解無疑是非常有幫助的。如果實現這一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將指日可待。如果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能夠攜手合作,那他們在帶領人類走向更美好未來的歷史進程中必將佔有重要地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