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從頭做更多的改變,否則特朗普的勝利只是暫時解除戰爭的危機

Print This Post

全球衝擊到死亡系統: 除非從頭做更多的改變,否則特朗普的勝利只是暫時解除戰爭的危機

唐納德•特朗普星期二(11月8日)令人驚歎的選舉勝利,只有在全球發展的脈絡下才能正確理解。這些全球發展反映了過去16年布希和奧巴馬總統任內,美國人民對大西洋兩岸的戰爭和緊縮制度的全面反彈。這種反抗是全球性的,今年6月英國選民在脫歐公投中拒絕歐盟也反映了他們的抗議。德國也反思了這種反抗,默克爾政府的反俄羅斯政策已經啟動了滿滿一整牆的反對,其中包括認為與俄羅斯進行貿易和合作攸關企業生存的德國頂尖工業界。

雖然美國總統選舉的重要性擴及全世界,卻一點都不減損美國選民反抗華爾街-華盛頓統治集團的意義。 相當多的美國選民認為希拉蕊•克林頓是過去16年不良舊政策的殘餘,也會與俄羅斯發生戰爭的人,據信,這場戰爭可能意味著地球上的生命終結。

投票給特朗普是投票反對戰爭,這更與選戰期間逐漸抨擊希拉蕊•克林頓反普京的抹黑活動有關。這是檢驗美國經濟政策的投票,從恢復Glass-Steagall法案將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的業務分離開始,特朗普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舉行的大型宣傳活動中公開擁抱這個法案,甚至警告如果希拉蕊•克林頓當選將展開第三次世界大戰。

目前世人面臨核子戰爭的直接危險無庸置疑,但是卻無人處理世界正面臨其他的嚴重危機。

大西洋二岸的金融體系仍然處於全面解體的邊緣,除非立即解決這個問題,否則全球戰爭的條件很快就會重新出現。 為了解決這個迫在眉睫的危機,美國國會必須立即通過兩院的待決法案,恢復1933年通過的“Glass-Steagall法案”,將大到不能倒的銀行拆為完全分開的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 這是下周國會回到華盛頓時的第一要務。

除了迫切需要採取的行動外,還必須為地球上的主要國家之間建立新型關係。如果採取一系列積極的做法,就有可能迅速恢復美俄關係,同時有助於建立一個全球和平與穩定的制度。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斷向奧巴馬總統提議就這些目標進行合作,但是奧巴馬拒絕了。 美國必須更正過去悲劇性的錯誤,轉而參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更大的“一帶一路”倡議。

林登和海爾嘉拉魯旭在一次特別的選後網路廣播中,提出“宇宙新政”的想法,其中包括復興美國太空計畫,與中國等國家合作,中國持續進行人類當前十分需要的外太空計畫, 美國卻在奧巴馬總統一聲令下立刻關閉了曾經偉大的美國太空計畫。 林登和海爾嘉拉魯旭都強調,為了人類整體的利益,人類必須超越國家利益。

“我們需要將視野延伸到宇宙,從更寬廣的角度看待人類,” 拉魯旭先生宣稱。

在這樣深刻的思想和挑戰的方向上,出現了一場全球運動,反映在中國領導的空間探索,以及中俄印三國之間逐漸透過偉大的基礎設施專案合作開發歐亞地區。 唯有在這種全球性、深刻變化的背景下,全面引進星期二(11月8日)的投票才適當。 美國選民大量湧入,拋棄舊的、瀕臨滅絕的制度是一個起點,但不是保證。

美國的選舉結果已經推遲了核戰迫在眉睫的危險,但是想要靠當選的唐納德•特朗普採取必要的步驟則是嚴重的錯誤。當你環視全球,一些關鍵的玩家可以對這個新而十分重要的安排有所貢獻。 德國可能發揮其潛在的重要性。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已經發揮了極好的作用,中國在習近平主政下扮演了重要的積極力量。

許多事情的緊迫進展將在各地發生,但所有這些努力必須實現一個更大的全球願景。 未能正確採取這些充滿挑戰但至關重要的行動,將導致更大的災難,包括重新出現熱核戰爭的危險。 這些都需要來自世界各地的各級領導人認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