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白令海峽

Print This Post

(從“美國應加入新絲路 : 漢密爾頓對經濟振興的願景”摘錄)

古絲綢之路連接亞歐二大文明的中心,將歐亞大陸的陸地連結成單一的大陸,打開內部供人類居住和異文化交流。已經在修建的新絲路,承諾取代與其同名的交通要道的歷史成就。今日的歐亞大陸透過現代模式的高速運輸和其他種類的發展整合而成,也可以擴充運用在全世界。透過建設白令海峽鐵路連接,新絲路統合地球上最大的二個大陸一歐亞大陸和美洲,成為世界大陸橋。這一切就如同當初絲綢之路跨越東方和西方一般。想像一下,我們在巴黎或柏林市中心搭乘磁懸浮列車,以每小時250英里的速度橫越西伯利亞大草原旅行,穿過50英里水下的白令海峽海底隧道,出現在另一端的阿拉斯加,最後抵達紐約市! 不僅白令海峽將建造鐵路連接這兩個大陸的經濟、文化和商業彼此交流,也一定會將全球文明中心從大西洋二岸轉到環太平洋地區,開啟人類現代尚待開發、探索的北極。 若能克服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之間工程挑戰的差距,將是人類的一大功績。穿過白令海峽之下55英里的隧道,就可以連接歐亞大陸和美洲的交通系統,進而開發地球上兩個最被忽略的地區。要在兩個大陸北部崎嶇不平的條件下,完全連接已存在的運輸系統,則歐亞大陸需要興建約2000英里新鐵路,北美要建600多英里。

這個重要的運輸通道將不只是從A點到B點而已;還要開發遠北(FarNorth)巨大潛力的礦產和原材料。不僅是以高速運輸橫跨太平洋,也是開發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嚴重落後地區的機,允許其閒置的財富造福地球人民,包括在這個地區建立新城市和研究中心,為人類的探索和努力創造新機會。

自1970年代起,拉魯旭運動就為連接白令海峽而努力,設想該計畫透過國際開發銀行投資和相關國際信貸機構融資,是全球發展計畫環節的關鍵連結,也是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基礎。隨著蘇聯在1990年崩潰,林登和海嘉拉魯旭整合東、西歐經濟的多產三角願景,全部內容擴大到成為跨越歐亞版圖的歐亞大陸橋。

拉魯旭運動熱切的為地球上每一個相關的國家帶來這項互惠互利的發展遠景,以和平進程作為新戰略秩序的基礎,而不是延續地緣政治的戰爭。

1990年代,許多重要的研究都受託探索、擴大歐亞大陸橋的想法,包括連接、跨越白令海峽,進入美洲,最引人注目的是1995年美國工程師 Hal Cooper和西伯利亞州立交通學院Sergei Bykadorov教授共同發表的一項富有遠見的全面性研究。最近幾十年,這項計畫的其他新增規劃,已經引起人們的興趣。

2007年4月俄羅斯國會生產力小組,在一項題為“俄羅斯東部大型計畫:跨越白令海峽連接歐亞大陸和美國的交通幹線”的會議中,呼籲對該計畫進行詳細的可行性研究。這次會議有眾多頂尖的俄羅斯學者參與討論,前美國阿拉斯加州長Walter Hickel也在大會中發表“跨越白令海峽連接歐亞大陸和美國的交通幹線:以大型計畫取代戰爭”的演說。他所謂的跨越白令海峽是“一項可能會改變這個世界的計畫,一項聯合創造力的計畫, 以國際合作取代境內的導彈防禦系統。”

林登•拉魯旭也在會議中以書面發表“改變世界的政治版圖:門捷列夫也會同意”的演說。拉魯旭指出:

相對於老式的鐵路,現代接班人發展的巨大運輸網絡,必須橫貫整個歐亞大陸,穿過白令海峽進入美洲:目前貧瘠或所謂的禁區將產生高效發展的經濟效益,為地球未來整體的發展注入急切的需求。若要克服地球上的苔原和沙漠,則必須藉由發展科技的力量提高勞動生產力….現在發展的進程,必須從北極的邊緣向南一路往南極洲去。因此現在,連接白令海峽是一個新誕生的新世界經濟的中心點。

這次會議所設計的連接白令海峽,贏得了2010年中國上海世博會金質大獎章。2014年5月,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教授說,中國和俄羅斯都在討論如何實現(這項計畫)。

其實,連接白令海峽的想法已有150多,並非始自今日。1867年俄羅斯出售阿拉斯加給美國時,美國國會就有人支持架設電報線跨越白令海峽到俄羅斯,也是南北戰爭期間美國曾經反對與英國結盟的關鍵因素。後來,1890年,俄羅斯以林肯的第一條橫貫大陸鐵路為藍本建設西伯利亞橫貫鐵路,當時的科羅拉多州長威廉•吉爾平也推動一項“世界鐵路的宏偉計劃”,向“北和向西橫跨白令海峽、穿過整個西伯利亞,連接歐洲鐵路和整個世界。” 雖然俄羅斯和中國重起討論完成這項期待已久的計畫,美國還沒有回應,採取必要的措,實現這個偉大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