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英國王室的減少人口教宗:大英帝國二等勳爵舍爾洪伯

「氣候專家」舍爾洪伯是讓天主教教宗屈服於全球暖化騙局的大英帝國二等勳爵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起碼自2004年起直接接受英國皇室任命,將各國政府全部都帶往「氣候和環境保護」的任務。 他也是羅馬俱樂部的一員。羅馬俱樂部45年前出版「成長的極限」一書,利用系統分析模型,爆出未來的世界將充斥著人類物種。這本書已經證明是騙局,後來他們自己也承認想要蓄意「抹除」人類的科技進步。

名聲爆起的舍爾洪伯,在方濟各教宗的「通諭」中,扮演惡魔梅菲斯特(浮士德將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了這個魔鬼)的角色。他強調他在教宗的顧問群中對這份文件採取強硬路線:這份文件不僅必須接受全球暖化,而且完全歸咎於人類的活動。另一方面,舍爾洪伯極力否認他將減少人口的需求帶入梵蒂岡;不過,他可是有案在身的。2009年英國查理王子舉辦哥本哈根氣候變遷會議,舍爾洪伯在公開演講中宣稱,地球的「承載能力」只有十億人口。

舍爾洪伯曾經是默默無聞的數學物理學家,直到最近突然擁有上述各種各樣的頭銜。他是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全球暖化「權威」。2007年德國輪值歐盟理事會主席時,他是德國政府氣候議題的首席顧問;他也參與德意志銀行諮詢委員會,還領導德國政府的全球氣候變遷諮詢委員會,主導德國「退出核電」的自殺政策。他最近更受封為梵蒂岡科學院院士。

舍爾洪伯成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PIK)後,2002年就去英國牛津大學Tyndall分校的氣候變遷研究中心擔任研究主任,他也在牛津大學物理系和環境變化研究所任職。他獲得東安格利亞大學氣候研究中心「授權」,導致該中心全球暖化研究人員被抓到為影響能源政策而誇大數據。2011年舍爾洪伯舉辦「全球可持續發展會議」,邀請諾貝爾獎得主參加,並在會中傲慢地評論東安格利亞大學的醜聞,道:「諾貝爾獎得主……有權談論道德標準,如果再被『封為爵士』,可以說,就不應受到任何質疑。」

連串的皇家使命

舍爾洪伯是皇室認命的皇家「氣候顧問」小組一員,其中包括漢學家兼菲利普親王的特别顧問彭馬田和大衛•艾登堡爵士。2004年初,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認為舍爾洪伯教授是迫使喬治•布什總統同意人為氣候變遷騙局的敏感議題操作最佳人選。舍爾洪伯與當時英國首相布萊爾的高級科學顧問戴維•金爵士前往華盛頓;2013年9月,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任命戴維•金爵士擔任王室氣候變遷特別代表。根據報導,布什的白宮政府正式向英國首相布萊爾抱怨這一任命。

同樣在2004年,女王前往柏林參加英德環境保護會議,並在那裡頒發舍爾洪伯一枚大英帝國司令勳章。

2005年,布萊爾請舍爾洪伯在蘇格蘭鷹谷八國峰會期間籌辦「避免危險的氣候變化國際會議」。舍爾洪伯教授從2007年起擔任歐洲氣候基金會(ECF)顧問團主席後,就慷慨資助德國「氣候行動家」,又與歐盟委員會合作設定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指導方針。

2009年,舍爾洪伯與查爾斯王子密切合作,籌備聯合國哥本哈根氣候大會(COP15)。這一次的準備工作的另一項使命就是去華盛頓,親自向奧巴馬政府陳述英國皇室對全球「脫碳」意圖的急迫性。舍爾洪伯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找到大力鼓吹人口減少的奧巴馬科學顧問約翰•霍爾德倫。約翰•霍爾德倫長期與舍爾洪伯合作,也長期追隨保羅•艾立克,此人與人類學家瑪格莉特‧米德在1975年籌辦第一場「全球暖化」會議。(奧巴馬本人最近承認自己過度崇拜反人口大師大衛•艾登堡爵士的作品。)當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的代表與梵蒂岡,意識到氣候問題背後的意圖,竟是大幅減少人口之後,哥本哈根會議最終還是失敗了。

封建寡頭的綱要計畫

征服教宗方濟各之前,舍爾洪伯最成功一步就是擔任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能源顧問和德國政府的全球變化諮詢顧問委員會(WBGU?)主席。舍爾洪伯負責誘導默克爾,在2007年德國輪值歐盟主席時,將氣候變遷列為首要議程:此舉不僅破壞德國成為工業國家,同時也嚴重損害默克爾身為科學家的個人誠信。

2011年,舍爾洪伯以WBGU主席的身分提出「轉型中的世界:大轉型的社會契約」,2011年3月17日WGBU出版這份綱要計畫,試圖建立全球生態法西斯秩序。

舍爾洪伯在綱要中提到,「能源系統之必須脱碳,意味工業化國家、不斷成長的新興工業化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必須採取行動。即使是較貧窮的發展中國家,也必須轉向中期低排放發展之路。我們必須終結經濟成長依賴化石能源的時代。」[補充強調]

聯合國想要成為全球環保政府的改革,都沒能超過他的「騎士」野心:

「WBGU認為,將大量討論超越聯合國現有架構的更激進方案,轉型所面臨的挑戰規模,基本上是一個重組的組織。而,唯有深入全球性必需品的改革才能引導政治領袖,目前,在聯合國安理會、其他工業化國家和新興工業化國家似乎都不可行。

「因此,改革應該先從審閱聯合國憲章開始,以完全重組聯合國組織為目的。主要是考量以行星守護軌作為支配聯合國行動的指導原則,從而保證保護氣候和環境,及和平、安全與發展。」

放棄核子發展計劃的命令也發到金磚國家及亞洲、非洲和南美洲其他國家:

「一些國家計劃增加使用核能。WBGU堅決反對並提出緊急建議,最重要的是因為核燃料的儲存無法忽略的嚴重損害風險,以及未控制擴散的危險仍未解決。現有電廠應盡快更換為可持續能源技術,並在明顯的安全缺陷下,立即關機。不過,分階段淘汰核能,不得補充或以强化的褐煤或黑煤為基礎能源進行發電做為補償。」

籌辦諾貝爾獎得主的「對全球可持續發展」會議那一年,舍爾洪伯在聲明中寫道,「不可持續的生產、消費和人口成長危及地球維持人類活動的承載能力。」小標題則是,「減少人類的污染」舍爾洪伯本在文中又說,「消費、低效使用原料,和不當的技術是地球上人口逐漸成長造成負擔的主要原因。必須解決人口成長的問題。」

視普羅米修斯之火為污染

今年5月3日,舍爾洪伯接受法蘭克福報採訪時,他以與方濟各教宗合寫的拒絕普羅米修斯之火(生命之火)的通谕《讚美你》為例,全面擴大對「火」的譴責。他說:「在火的時代,人類發展出某種行星動力……因此,我們已經完全忽視行星系統的防火牆。有沒有替代方法呢?很多!但都要求寧可盡快擊敗化石燃料核能複合體,而不是改革。」

舍爾洪伯接著提出重塑代議制民主制的建議:傳播聯合國通過的國際環保法規;在國會保留5-10%席位任命為「監察後代子孫權利的官員」。 他建議,這些廉政官員舉辦公投對抗「化石燃料核能複合體」的能源政策。

舍爾洪伯認為地球已遭污染,人口成長是破壞地球的元凶,說明何以英國寡頭政府重用他,以及他能夠任職世界銀行和德意志銀行國際委員會委員的原因,另外英國王室也將他強行安置在德國總理默克爾政府和梵蒂岡任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