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魯旭: 緊急呼籲政府首腦採取行動 – 聯合國大會是世人最後的機會!

Print This Post

黑爾佳•策普•拉魯旭 著

8月28日–全球有越來越多的人擔心,卻只有少數知名人士站出來公開呼籲:北約與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對抗仍在進行,而且逐漸升級,除非我們明顯地改變我們的政治因素,否則全球熱核戰爭幾乎是一觸即發。在各國央行以令人炫目的方式啟動電子印鈔機之後,全球股市循著「黑色星期一」 崩盤的軌跡橫掃大約$5萬億美元,幾乎立即再度流入另一個賭徒的口袋裡。
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稱「量化寬鬆」就是以直升機無條件撒錢的作為,大西洋兩岸金融體系短期內尚未崩潰就是因為龐大劑量的「量化寬鬆」而推遲了。但是,金融尚未崩潰的華爾街和倫敦金融城認為這就是即將發生嚴重戰爭的根源,完全不在於俄羅斯或中國會怎麼做。

最近「歐洲領導力網絡」在的一項研究中說:「俄羅斯正在為與北約發生衝突做準備,北約也在為可能與俄羅斯引發的對抗作準備。」說這些話的人包括前歐洲和俄羅斯的國防部長和軍事專家。事實上,歐洲戰術核武器的現代化,建立了美國在東歐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和北約不接受其他說法,先下手為強的理論。俄羅斯和中國也回以現代化自己的核子戰力和發展可以重擊北約的超音速導彈系統。如果這場戰爭真的發生,人類很有可能會完全毀滅。

讓歐洲筋疲力盡且令人痛心的難民危機,來自西南亞和北非一系列建構在謊言上的戰爭;這項危機是對國際社會體系已經崩潰提出的警告。目前已經有數萬人淹沒在地中海地區;數十萬人每日為了躲避右翼恐怖分子的暴力行為奔跑逃命;現在則有數百萬被連根拔起的難民,再再都是對這些戰爭罪行和人類罪行的如雷控訴。

新方向

最後一刻仍然可能介入的機構在哪裡?為此大罪報仇的國際法庭在哪裡?身而為人類,我們全體該怎麼做才能夠轉移這場威脅進而導致自身的毀滅?

如果有任何這樣的機構,那麼就必然是即將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9月24日至10月1日大量的國家和政府首腦將聚集曼哈頓參加本次會議,在此期間,人類的命運將在這裡在世人的目光之前,進行辯論,並為人類更美好的未來達成一致的意見; 或者,換個說法:前提條件將決定我們是否會有未來。

有一個解決這項生存危機的方案,但是必須置於一個全新的模式;它必須恢復人類作為一個創造性物種的身份,必須有意識地預示著人類的新時代。

林登•拉魯旭在8月26日發出的緊急呼籲中堅稱,只有直接引進羅斯福在1933年推出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銀行業務分離制度,才可以保護實體經濟不受金融即將崩盤的影響。華爾街已經是無可救藥的即將破產。因此,必須全面動員要求國會通過格拉斯 – 斯蒂格爾法案,立即關閉華爾街。因為危機是全球性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的準則必須建立國際標準–亦即全球金融體系必須通過有序的破產重組,並重建信用制度,以便在現實經濟中恢復必要的資本密集生產。

全球金融體系的債務估計有$2千萬億,其中大約90%是尚未平倉的衍生性工具合約,總負債比希臘債務更危險。只有關閉與賭場無異的金融業務–也就是說,取消虛擬和有毒部分的金融體系,服務受保護的實體經濟–實體經濟才有機會復甦,從而避免走向戰爭。

地基已經打好

聯合國大會是可能解決類似重組方案的最後機會。大會在曼哈頓舉行也許是一種歷史巧合,因為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在那裡建立了美國經濟制度和國家銀行的準則。正是漢密爾頓的傳統,使得羅斯福帶領美國走出1930年代的大蕭條,重而建立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和復興金融公司。這個模式也建立了重建貸款公司幫助德國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瓦礫中站起,使德國經濟奇蹟成為可能。

今天世界許多地區都需要這樣的經濟奇蹟,實現這樣的經濟奇蹟也在我們的掌握之中。自2013年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合作共贏”的視野,不斷的在議事程上提出重建新絲綢之路作為國家之間經濟合作的新模式。

直至2014年,巴西福塔雷薩的金磚國家首腦會議上,金磚國家、拉丁美洲,亞洲,非洲,甚至一些歐洲國家之間取得空前的合作,開發很早之前就應該建設的基礎設施項目,這裡只列出其中幾項,包括:尼加拉瓜運河、巴西和秘魯之間橫貫大陸的鐵路,阿根廷和智利之間幾個太平洋到大西洋的隧道,金磚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廣泛核能合作,聯合太空計畫。目前已經有幾項已經被封鎖了幾十年的開發計畫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才進行一年的新蘇伊士運河正是這項新精神的象徵。

我們現在想要求參加聯合國大會的各國首腦,盡您的能力為全人類提出一個願景。其中的地基已經打好: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 –和歐亞聯盟一體化正緊鑼密鼓地進行。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許多國家都已經透過與金磚國家合作推動其發展。如果聯合國大會成功地贏得歐洲國家和美國與金磚國家合作,世界上所有的問題都能解決,進而重建當前世界上各個因為戰爭、飢饉、缺水、傳染病和恐怖主義而分裂的地區。

如果聯合國大會成功的在新絲路的架構下,建構世界大陸橋樑,將各地的人民聯結在一起,以共同發展的視野–邀請俄羅斯、中國、印度、伊朗、埃及、德國、法國、義大利、其他歐洲國家和美國共同努力–為西南亞和非洲,也為中美洲和南美克服恐怖主義,相對來說將會更容易,這些地區的人民在這些地區也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未來的視野,也就是在經濟上重建自己的國家。而且,這也為現在逃離戰爭和恐怖的人們提供僅有的機會,為自己家園帶來希望,同時數百萬的新移民不再進入不堪重負的歐洲或美國。

地緣政治和通過戰爭解決衝突的想法,在熱核子武器時代,將會導致人類滅絕;對於明白所有國家都無法置身事外的人而言,這種想法必須轉換成人類共同的目標。如果政府首腦和其他代表以必須現在採取行動的精神成功的激勵自己國人,在此人類未來的生存面臨重大危機的時刻,敢於在陳腐的寡頭遊戲規則之外另闢蹊徑,那麼我們就有信心能夠真正解決今日所有,真的是所有一切,的問題,進而展開人類的新時代–這個時代,人類可以挺直腰桿做人,為我們在地球上的法規和活動注入有創造性的秩序和法規的和諧,也就是和諧有序的宇宙。

唯有如此,人類作為大自然的一份子才能生存。唯有以此標準才能衡量在曼哈頓開會的國家首腦。因為如果人類要繼續創造歷史,就應記得無論是作為怪物,或是平凡的個體,都要成功的在關鍵時刻為人類實現一個熱情且溫柔的愛,並且迎來新的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