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履行美國總統的使命,唯有奧巴馬下台,清除布什聯盟的所有餘孽

Print This Post

(全球策略信息,3月26日) 美國總統的使命,攸關美國生存。要恢復美國總統的使命,奧巴馬總統必須下台,布什家族的所有餘孽必須清除。布什-切尼政權八年統治,加上之前12年老布什佔據總統、副總統的職位,這些已然令人難以置信的可憎,現在又出現一個布什的名字要爭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

除非讓奧巴馬免職,剷除另一個布什遺孽後,才不會削弱美國總統的職權,亦唯有如此,才能恢復美國總統的使命。布什家族的毛病並非始自老布什,甚至也不是小布什,其實可以追溯至二戰前和期間普雷斯科特•布什(Prescott Bush)和納粹勾結,而且一直延續到今天都未停止。奧巴馬總統任內則是透過當年切尼的國家安全助理維多利亞努蘭(Victoria Nuland)與這個集團掛勾,努蘭女士現在擔任奧巴馬政府對烏克蘭新納粹寡頭集團發言人。

布什的問題就是執著於里根政府,他當時是副總統,影響力則早在他上任第一年暗殺里根總統未遂,就隨著時間的推移更佔優勢。

這正是布什的毛病,奧巴馬入主白宮後這種毛病仍然陰魂不散,也因此使得俄羅斯和波斯灣陷入戰爭的邊緣。

更深一層真相是,整個跨大西洋金融體系已經無可救藥的破產了。美國和西歐的金融系統已經崩潰,周邊地區也受現實牽連而不堪一擊了。

美國現在面臨的是存亡抉擇:若不是透過憲法手段提早解除奧巴馬總統的職務,讓合格者當選美國總統,否則美國的生存就只好靠削減某些俄羅斯及中國的交易以避免戰爭,同時加入歐亞金磚的進程,。

所有希拉里•克林頓的問題,都來自於她錯誤的接受奧巴馬的邀請擔任國務卿。如果她留在美國參議院,就有1600萬民主黨選民支持,她會保有獨立性,加深國務經驗,並避免捲入與奧巴馬政府有關的泥沼中。

還好,馬里蘭州州長馬丁奧馬利(Martin O’Malley)即將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做了正確的事,將政策置於個人之上,並為美國設定進入新全球典範的基礎,加入金磚國家、亞投行(AIIB,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並隨著國家數日益增長而進入新的“雙贏”安排。這個基礎就能將地緣政治引發的戰爭拒之於門外,同時創建一個新的美國政府,回到本傑明•富蘭克林和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進程中。

要恢復真正的美國總統職權,必須在,展開另一場瘋狂的戰爭之前,拆散他們。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近期的行動已經為美國共和黨新保守主義者在波斯灣掀起另一場戰爭的機會。

因此,現在就是擺脫奧巴馬的時候。他明天就應該要辭職。這樣的動作或令人歡快的效果,既能保證不會有戰爭,亦可設定基礎恢復源自富蘭克林和漢密爾頓理念的美國總統歷史使命,並將之體現在於聯邦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