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魯旭譴責謀殺涅姆佐夫嫁罪普京;把奧巴馬趕出去

Print This Post

美國經濟學家林登•拉魯旭三月三日譴責嫁罪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於二月二十七至二十八日晚上謀殺俄羅斯自由派政治家涅姆佐夫的行動。事實上,拉魯旭堅稱,謀殺涅姆佐夫無非是為了挑釁普京,因為他從事件發生時就知道了。這一切證據確鑿,賭注是生或死:和平還是戰爭。鑑於這些情況,奧巴馬三月二日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為這次的嫁罪之舉背書,做為他美國總統卸任前的最後一搏。

首先是謀殺涅姆佐夫。沒有跡象顯示涅姆佐夫所代表的勢力足以威脅民望為87%的普京。很多人都知道,當年西方投機者想要摧毀俄羅斯時,涅姆佐夫是被葉利欽政府趕走的,或者說,他被殺害時幾乎沒有什麼支持度。

三月三日法國著名經濟學家和俄羅斯問題專家雅克•薩皮爾(Jacques Sapir)在「誰陷害普京?」一文分析道,一方面,是職業殺手殺害涅姆佐夫,就像是僱人謀殺,另一方面,為了構陷普京,幾乎就在克里姆林宮的窗口露天演出,這種方式大大增加殺手執行的風險。

至於其他方面,薩皮爾指出,從後面射擊意味持槍者完全確定目標,而且作案手法暗示其專業度正是職業殺手;失誤或造成非致命傷的風險很高。請注意,全部大約開了八槍以上,缺乏致命一擊,而涅姆佐夫身旁的女伴卻安然無恙。

「因此,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不等涅姆佐夫回家後才下手?一般職業殺手都是在找得到確定目標的定點下手:公寓的樓梯間,或是受害者離開餐廳時。選擇的犯罪現場即其意圖,例如暗示普京謀殺。在任何情況下,刺客甘冒風險表明其政治意圖十分明顯。所有這一切都讓人想到一切都是有組織的演出。

「為什麼這些人就直接在離克里姆林宮窗下不遠處殺了涅姆佐夫?」

薩皮爾的論點已經得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莫斯科特派員證實,但是前美國駐蘇聯大使傑克•馬特洛克(Jack Matlock)的可靠聯絡人也得出類似論點:「克里姆林宮牆邊或莫斯科聖巴索大教堂右方等都是俄羅斯的地標。真的很難想像,俄羅斯有哪個地點代表的意義會比這裡更多。看起來就像是愈加之罪。」

薩皮爾繼續說:「這些人怎麼知道涅姆佐夫手上抱著一個女孩離開餐廳之後,要到哪裡去?同樣的,在涅姆佐夫家殺他意義不是會更大?而且,如果女孩和殺人有關(即使不是直接也沒有意圖),那就和烏克蘭脫不了關係。」

(人們可能會問,這些對助理國務卿維多利亞努蘭(Victoria Nuland)與烏克蘭納粹有任何關連嗎?)

薩皮爾完完全全不相信這場謀殺是普京導演的,他寫道:「法國和西方國家的媒體已經提出克里姆林宮指揮殺人的想法,或者幾乎是克里姆林宮下的手。我們會說,第一個假設與犯罪現場不合。而且,很難看出俄羅斯政府有什麼興趣必須殺掉這個已經淪為政治布景的知名反對派對手。普京總統的發言人梅德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說,涅姆佐夫對政權沒有危險也不具威脅時,這是完全正確的。假設謀殺涅姆佐夫是為了嚇唬別的反對人士,到他家殺了他會簡單得多。認為俄羅斯政府直接或間接參與的想法根本不可能。」

以同樣抹黑的概念誣指俄羅斯右翼民族主義者打死涅姆佐夫,薩皮爾說:「普京和俄羅斯政府已經立即指出這是一種挑釁的假設。很容易看出他們對這種假設的呼籲。但是我們必須誠實地說,這就是事實。普京實際上是西方媒體廣泛而深刻的仇恨運動目標。一些記者實在無法他抗拒殺傷對手的假設。他們用地球上所有的罪名指責他。涅姆佐夫與政治密切相關是在1990年代,人們已經忘了他的政策導致俄羅斯瀕臨崩潰的事實。而且,人們也忘了, 2004年烏克蘭橙色革命以後的紛爭也是出自涅姆佐夫授意的事實。不僅僅是在俄羅斯,很多人都希望涅姆佐夫去死。但是,人們都已經遺忘了這一切,還遊行的標語現在是『普京是劊子手』,或『普京是殺涅姆佐夫背後的黑手。』這真丟人。但是,這與西方媒體對俄羅斯和普京發動的戰爭是一致的。」

現在,奧巴馬在三月二日接受路透社訪問的聲明已經把自己放在這個莫須有之罪中,聲明中將涅姆佐夫的謀殺案定調為「至少俄羅斯內的民間社團、獨立記者、想要上互聯網交流的人們已經感覺到日益受到威脅、限制。逐漸的俄羅斯民眾能夠得到的資訊就只是國家控制的媒體。」

拉魯旭說;「這表示奧巴馬必須離開。因為我們越來越想趕走奧巴馬。這樣才能拯救美國。因為美國總統並不否認,也沒有隱瞞這些指控,他允許這場鬧劇繼續下去,現在,世界正面臨人類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全球熱核戰爭威脅;身為美國總統,你卻縱容這種虛假性質的媒體報導蔓延 。你已經默認了自己應該被趕下台,這也是我們應該採取的行動。所以這個蠢蛋也知道一件事:他幹了些蠢事,對於那些他幹過的事,和他允許、縱容、不在場也否認的事,他是有罪的。

「想要拯救美國嗎?想要拯救文明嗎?這就是你應該要採取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