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兩個制度之間的生死抉擇

金磚國家與科學-經濟革命將改變世界

[以下是2014年11月21日黑尔佳•策普•拉鲁什在墨西哥市國際視訊會議的文字稿內容略有刪節。]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你好。我很高興透過這個方式向您問安,除了墨西哥的觀眾,我也向在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秘魯、瓜地馬拉、西班牙,或許一些其他國家的觀眾和聽眾問好.

我們現在的文明正處於人類未來命運完全開放的十字路口。我們很可能結束於一場導致文明滅絕的全球性世界大戰。這種危險仍然存在,而且很嚴重。但是我非常樂觀,因為人類有可能避免這場浩劫,而且展開新時代的文明。這與人的尊嚴有關,與金磚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 和許多其他即將加入這個行列的國家發展有關。

現在,仍然非常危險。因為波羅申科總統在烏克蘭挑釁,不僅削減東烏克蘭人口的人道主義援助,也削減教育、退休金和醫院的資助,想要盡可能的挑起俄羅斯做出回應,然後把俄羅斯扯入與北約的戰爭之中;波羅申科甚至挑明了說,不惜與俄羅斯一戰。現在,我認為,國際社會必須站出來,譴責波羅申科的所作所為,他得到許多納粹的幫助,才能在基輔進行政變取得政權,如今他的政府裡都是納粹黨人,這都是英國、美國、北約、歐盟,不幸的還有德國政府長期操縱的結果。因此,我認為,國際社會必須站出來,譴責波羅申科的所作所為,絕對應該停止制裁俄羅斯,因為(制裁的理由)都是基於謊言,公然挑釁。因此任何希望生存的國家,特別是歐洲國家,應該停止這一政策,並從金磚國家人民的角度來看待這一切。

現在,幸運的是,世界已經改變,而且強權的組合和四個月前不同了。這一切都始於一年多前,[中國的]習近平宣佈新絲綢之路之後:主要的想法就是穿過中亞連接中國和歐洲之間古代的貿易路線。光是這個想法就已經讓人很難以置信了,因為古絲綢之路不僅連接了國家和民族,而且在當時更意味著要克服沙漠和海洋的巨大挑戰,它導致了當時文明大量的進化和發展。而今天,這將意味著更多,我會談談,因為我一個人訪問過這裏。

那麼,下一步就是習近平在去年11月,又加上了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再次,他的想法是結合太平洋所有國家,通過港口建設、海上航線,以及整合所有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增加貿易。另外還有很多,很多。

然後,新系統方面有很大的變化。普京總統與習近平五月在上海峰會時締結了大約48個重要的經濟合作協定,和著名的30年天然氣合同,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因為這意味從今以後,俄羅斯和中國就是戰略夥伴關係。

接下來真正飛躍的一步,是金磚國家七月在巴西的福塔雷薩開會締結重要的協議,尤其是建立新的金融機構、新的開發銀行,完全用於計畫融資,不再炒作的銀行;他們也創設了應急儲備基金(CRA, Contingency Reserve Arrangement)。這兩個機構的初始資金都是1000億美元,而CRA應該保護所有會員國免受禿鷹基金透過對沖基金和類似機構的投機性攻擊。

7月16日習近平在金磚國家會議中,總結了這方面努力的精神。他說:“歷史告訴我們,叢林法則不是人類共存的途徑。所有國家都應該遵循彼此信任、互相學習的同一原理,一起為彼此的利益共同努力,建立持久和平、公共福利的和諧世界。“

現在,西方國家很難想像,居然會有一群國家領導人真正在一起為共同的利益努力。然而,15世紀偉大思想家,也是現代民族國家與現代科學創始人,尼古拉斯•庫薩曾經在傳統哲學作品中提出類似概念:唯有所有的微觀世界和諧發展成為一個大世界,才可能在地球所在的宇宙中取得一致。現在,如果將這個概念應用於治國,如果所有國家都以最大的潛力發展,並以最佳方式開發其他國家作為自己的利益,反之其他國家亦如此行之,地球要不和平也難。1648年時,這一想法,促成了西發里亞和約,結束150年的宗教戰爭,這其實也是國際法和聯合國憲章真正的基礎。

如今,這一想法也是金磚國家的指導原則,而造成這種精神的爆發就是大量的計畫。金磚國家會議後,也有金磚國家與UNASUR[南美洲國家聯盟] 的國家元首,及CELAC[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的領導人會晤,大家都同意這些龐大的計畫,如果都實現,也的確已動工,拉美將在幾年之內徹底改變。例如:中國、巴西、阿根廷、俄羅斯、印度、玻利維亞和其他許多國家之間的核能合作。還有,中國將協助穿過尼加拉瓜,建設第二條巴拿馬運河。中國首先從巴西建鐵路到秘魯,之後也會協助所有拉丁美洲國家建立洲際鐵路。

實際上,這些幾何圖形之下,使人們對未來充滿樂觀,包括那些要執行數十年大型計畫的國家,以及受到 IMF限制不允許建設的項目,現在都已經在進行,也得到金磚國家的幫助,以及將成立的新金融機構的幫助,所以這是人類文明史上一個全新的階段。

過去的三週,另一項計畫也造成了巨大的跳躍式前進:因為三週前,奧巴馬在美國的期中選舉慘敗,雖然這沒有解決美國的問題,但是在一定意義上,還有更多問題的共和黨人將在1月主掌國會參眾兩院,因此美國將會發生一些事。然而,在一定意義上,奧巴馬的失利也象徵美國和歐洲的衰落,因為歐洲現在已經等同是華盛頓政府的殖民地了。

這種情形,在北京剛剛結束的APEC[亞太經合組織]會議變得更清楚。因為那裏發生的一切,基本上奧巴馬和歐洲人都未與會,接著在澳大利亞舉行的G20會議,歐洲人也缺席了,因為他們實在沒什麼可提供的了。歐洲和美國有一個完全植基於貨幣主義的系統,教皇法蘭西斯已經譴責該系統,表示這個經濟系統必須適用於“不可殺人“的第五誡,因為這個經濟體制的確會殺人。事實上,這是個完全建立在利潤上,而且只讓少數人富起來,卻使多數人貧窮的系統,一直是個全球85個人賺取35億人財富的系統!現在,教皇法蘭西斯在G20會議中也說,應該真正改變只以利潤為目標的系統。

現在,APEC會議上,一切都不辯自明,垂死的貨幣主義制度已經沒救了。奧巴馬總統甚至一開始就沒打算,在APEC會議討論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或是絲綢之路!但是,APEC領導人在七天的峰會,使情勢徹底改變。習近平逐步提出中國的構想—新絲綢之路的規劃。真的,這個計畫的意思是,中國經歷了過去30年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曾經利的大發展,它使億萬人民擺脫了自鄧小平改革以來的貧困,中國已經在這30年走了很長的路。一開始,中國犯了一些錯誤,以廉價勞工生產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和歐洲,現在他們逐步克服了這一點。而且,中國跳脫了從前只會抄襲其他國家的時期—包括美國在內,每個國家想要進行工業革命都曾經抄襲其他國家;我會說,他們現在也還在這麼做,例如,歐洲的工業家對NSA的窺探也非常不高興,所以人們不需對抄襲太過大驚小怪。但是中國已經成功脫離那個時期,現在是以創新為基礎的社會和工業,而且許多領域都已經獨步全球。

習近平提出由中國融資400億美元,做為新絲路發展基金,然後他又宣佈,東盟[東南亞國家聯盟]將動用200億建設海上絲綢之路。
其中有很大的樂觀情緒,使得幾乎所有其他的國家都紛紛前往中國,而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擁有自由貿易模式的優勢,就連奧巴馬演說時都稱原本打算排除中國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都將會是更具包容性的中國模式踏腳石。

因此,中國已經睥睨群雄,所有這些經濟基礎設施的構想和他的太空計畫都領先各國。去年12月,中國的玉兔登月計畫取得了巨大的突破,而他們從月球帶回地球的原料,例如開採氦3用於地球的經濟融合,將進一步加快他們的使命。這是很奇妙的想法,因為一旦我們可以在地球上使用氦3,意味人類將擁有能源安全、原料安全,我們將徹底擺脫為所謂的稀缺資源吵吵鬧鬧。

俄羅斯和中國以及印度之間最近分別簽有協議,彼此都同意進行太空合作,其中印度有令人興奮的突破,他們擁有第一個火星軌道探測器。印度因此成為擁有登上火星軌道物件的第一個國家,而且只花費NASA同等計畫大約10%的成本。

歐洲最近這段期間唯一有進展的是太空船羅賽塔號和菲萊登陸器降落在 “Chury” 彗星[67P楚留莫夫•格拉希門克彗星] 。這項計畫已經進行了十年,羅塞塔號必須前往71億公里外才能登上這顆彗星,目的是尋找宇宙起源、生活演化和類似問題。

為什麼這些空間的突破如此令人興奮?首先,這項計畫反駁了包括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羅馬俱樂部、菲力浦親王和大英帝國等瘋狂的生態運動和他們寡頭主人的各種謊言。他們聲稱人類生活在資源稀有的封閉系統,因此永續發展是人類生存的唯一途徑。現在,這一切很明顯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因為我們顯然不是生活在封閉的系統,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理論完全不同的反熵、正在發展的宇宙……..隨著新絲綢之路的視野,我們當年在蘇聯解體時曾經提議,首先是多產三角的形式,然後是1991年蘇聯解體後,我們提出了新絲綢之路連接亞洲和歐洲的工業和人口中心,我們稱之為“新絲綢之路的歐亞大陸橋”。

現在這已經放在議程上了,一旦該計畫完成後,就是一座世界陸橋,將為世界各角落帶來繁榮,也會克服仍存在各大陸所有內陸地區的低度開發狀態。

不過,這階段的進化即將結束,接著下一階段的進化是在鄰近的太空建立和擴大基礎建設,另一個說法就是太空殖民化和開發太空。

就像古絲綢之路一般,新絲路在一定意義上還會交流最先進的技術。這些技術古絲綢之路的時候,是生產絲綢、造紙、火藥,瓷器的技術;今天,就是核能、融合技術,太空研究和旅行,以及整個世界的交流,最後整個地球將逐漸改造為知識經濟。然後,每個人都會知道俄羅斯地質學家弗拉基米爾•沃爾納德斯基(Vladimir Vernadsky,1863~1945)夢幻般的意境是絕對可以證明的:也就是說人類和動物之間的根本區別,在於人類是唯一能夠一次又一次發現全新事物的物種,這些全新的事物都是過去不曾有人想過或做過的,而這是一個過程,我們現在真正站在即將起飛的十字路口了。

試想想上次冰河時代,與宇宙的年齡比較,過去1萬年的人類歷史是一段很短的時間。但是,這1萬年間的進展卻是超乎想像的巨大……現在想想,如果我們繼續開發,人類100年後將會在那裏呢? 1,000年後呢?10,000年後呢? …

我們必須從未來的角度來定義現在,因為我們已經可以從現在看到人類將能夠在未來的千百年內會如何發展,而我們仍然在文明的萌芽階段,我們必須長成為成年人了。

現在,情況很明顯,在中國、俄羅斯、印度和金磚國家的幫助下,非常快速的出現了新世界經濟秩序,因此絕對必須結合新的文化復興和人類的美學相關教育,這個想法植基於出生在這個星球上的每一個新生兒都有潛力成為天才。德國詩人席勒認為,行事怪異的人不是天才,天才是美麗的靈魂,對他們來說,激情與責任、自由與必然是同一件事,因為滿心歡喜的投入人類未來的發展,彼此之間沒有衝突!他不會把不喜歡的工作視之為職責,一旦他們在創造力上發現了自己的特性,就會成為人類全體的特性。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這麼重視古典文化,因為一旦我們拒絕了奄奄一息的貨幣主義制度,我們也應該拒絕可怕的流行文化以及伴隨而來的全球化,這種文化往往把人變成野獸,或者至少是愚蠢的白癡。

我們要做的是恢復每個國家的優良傳統文化。例如,中國有長達5,000年精彩、古老的歷史和2,500年的儒家文化,也是指導習近平目前政策的哲學。

印度有同樣長的傳統,也是文明的發祥地之一。它具有非常豐富的哲學史,包括吠陀傳統、奧義書、古普塔時期的美麗戲劇創作、從19世紀末持續到20世紀初的印度文藝復興時期,產生了夢幻般的詩人泰戈爾。

另外俄羅斯有非凡的詩人普希金、科學家門捷列夫和韋爾納茨基。西班牙有賽凡提斯、戈雅;義大利有但丁、達芬奇、布魯內萊斯基。德國有美好的想法和尼古拉斯•庫薩、開普勒、巴赫,貝多芬和席勒的傳統。

我們必須恢復所有這些高階的文化,以及對話的文明,我們其中的每一個人,每一個國家都與另一方進行最高階的對話,這樣我們就可以創建一個的文藝復興,甚至於超越所有至今存在的文明。然後就會有全新範式的文明,而這一切現在已經在進行了……

現在,我們在努力—我指的是拉魯旭運動—我們正在非常努力地改變美國內部。而且,無論是民主黨,甚至共和黨的人都意識到,美國沒有很好的理由不與金磚國家合作。奧巴馬已經迷失了,美國經濟已經崩潰,將會很大的動盪,加上西南方的旱災,變化可能非常快。但是,我們也在歐洲國家努力讓他們加入。

在北京的最後一場記者招待會上,習近平告訴奧巴馬說:你看,我邀請美國加入金磚國家,參加新絲路,加入新絲綢之路發展基金,而且也開放給所有其他想要參與的國家。

我們即將改變歐洲,讓歐洲停止與俄羅斯對抗,因為這對歐洲的破壞將更甚於對俄羅斯的制裁。,這將迫使俄羅斯、中國、印度、其他金磚國家和亞洲國家之間更密切聯繫,對俄羅斯而言幾乎是因禍得福;而德國、法國和義大利的工業都在崩潰,都是因為這些完全不道德的錯誤政策造成的結果。

所以我們現在處在十字路口上:無論是大英帝國、倫敦、華爾街的邪惡制度都還存在。但在現實中,他們已經結束了。現在只剩一個問題,他們是不是能把世人拖下水和他們一起毀滅。從樂觀的角度來看,新的權力中心,基本上是俄羅斯、中國和印度,在更大的背景下還包括金磚國家,以及加入金磚國家的國家,大多數的人類已經在建設一個新世界經濟秩序。我們有各種理由保持樂觀,因此,我想以席勒的詩”歡樂頌”作結,這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基礎:“所有的人都會成為兄弟” ,有只有一個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