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普•拉魯旭: “新絲路將構建世界和平新秩序”

Print This Post

席勒研究院創始人拉魯旭夫人:

“新絲路將構建世界和平新秩序”

歐洲時報記者張喬楠報導】中 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 2013 年中亞之行 時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想。 通過加強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 暢通和貨幣流通等四個步驟,中國和 中亞國家共同建設以點帶面、從線到 片的新興經濟合作區。

在德國,創建於 30 年前的席勒研 究院一直呼籲建立歐亞與世界大陸橋。 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與席勒 研究院的理念不謀而合。日前,記者專 訪了席勒研究院創始人黑爾佳•策普•拉 魯旭(Helga Zepp-LaRouche)。

問:席勒研究院關於歐亞大陸橋 的設想緣何而來?

答:早在 1989 年柏林墻倒塌時, 我和我的丈夫(席勒研究院的共同創 始人)就提倡一個名為“巴黎 – 柏林 – 維也納三角”的建設項目,以推動東 西歐的科學協同發展。而蘇聯 1991 年 的解體和“鐵幕”的降下,讓我們把 亞洲納入到原有的設想裡。位於歐、 亞兩洲的人口與工業中心能夠通過大 陸橋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共享區域 發展優勢。後來,歐亞大陸橋的想法 得到進一步深化,我們稱它為新絲綢 之路,它不僅能給所有歐亞國家帶來 巨大的經濟效益,它還有助於構建 21 世紀的世界和平新秩序。

問:如今“渝新歐”貨運專列貫通中國、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 羅斯、波蘭和德國。您認為,“新絲 綢之路”還會有哪些受益者?

答:我 1998 年時到過連雲港,那 裡是現在歐亞大陸橋的終點,“渝新 歐”只是大陸橋許多線路中的其中一 條。未來還會出現世界大陸橋,新絲 綢之路則是世界大陸橋的一個組成部 分,所有各洲通過一個彙集鐵路、公 路和水路的交通網絡連接到一起。未 來幾年,比海運更快的鐵路運輸還將 從墨西哥阿爾普爾科,取道白令海峽, 最終到達北京或者孟買。老絲綢之路 為人類開啟了一個相互理解的時代, 新的絲綢之路將攜手現代科學技術, 給全人類帶來更多的文明成果,是人 類發展新紀元的開端。

問:新絲綢之路在促進沿線各國 經貿合作的同時,是否在政治、文化 或教育層面也值得關注?

答:老絲綢之路推動了那個時代 最好商品的流通,不僅如絲綢、瓷器、 紙張與出版物、音樂,也包括技術、 知識和其他新的文化視角。

新絲路也 不只是當下普通商品的溝通渠道,還包括現代科技,比如熱核子核聚變技 術,它使得能源與原材料安全成為可能;包括各國對宇宙空間的共同研究, 如小行星與彗星的防禦計劃;包括克 服至今難以攻克的疾病,甚至還將創造一個新的文藝復興繁榮。 新絲綢之路會帶來一個比現在更人道的時代,各人種之間的互相認同 將更進一步。我們不再通過戰爭來化 解衝突,而是通過更緊密的溝通聯繫 來實現共同目標。

問:您在數月前到訪中國時說, 第三世界國家有許多人仍受飢餓之苦, 新絲綢之路會幫助沿線國家解決飢餓 問題。它是否也將成為其他發展中國 家借鑒的典範?

答:那是當然!這是一個宏偉的 構想。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反貪腐研究 新任負責人讓•齊格勒痛斥,飢餓問 題是“吃人的經濟秩序中有組織的暴 行”所帶來的必然結果。如果各國政 府有解決問題的意願,新的、屬於世 界的絲綢之路會提供這樣的發展經驗, 飢餓與營養不良的問題必須在不遠的 將來得到解決。

問:您是否覺得,戰爭根源在於 世界經濟發展的極度不平衡?您為何 認為新絲路可以創造和平新秩序?

答:我認為,當代戰爭威脅的根 源在於,1991 年蘇聯解體後,倫敦與 華盛頓並未建立起一個致力於和平的 國際秩序,而是一個不斷擴大的全球 化體系。全球化僅僅是代表著美英帝 國思維的另一個概念。因此,通過顏 色革命推動政權更迭的政策便是體系中的一部分,比如 2003 年的格魯吉亞 玫瑰革命,2004 年的烏克蘭橙色革命, 2010 年的阿拉伯之春及自去年 11 月在 烏克蘭開始的動亂,同樣的舉動還包 括新近發生在香港的事情。這一系列 鬧劇背後,都有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身影。

同時,世界上不乏謹慎之人,比 如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 他曾反覆提醒稱,美國不應陷入“修 昔底德陷阱”。該理論認為,一個新 崛起的大國必將挑戰現存大國,而現 存大國也必然回應這種威脅。古希臘 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斯巴達的崛 起會不可避免地給雅典帶來戰爭。因 此,對於遏制中國的政策可能帶來的 後果,鄧普西也表示值得警惕。

人類要避免全球戰爭,所有懂得 思考的人就必須清楚,我們臆想出來 的、對地緣政治的興趣不會被認可。 人類必須在共同的目標上同心協力。

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反覆強 調的那樣,新絲路是一個開放的構想, 每一個國家都能參與其中。所謂更高層 次的發展,既要允許所有大國在共同框 架下發展自己的興趣,也要為所有年輕 群體描繪未來的希望,使他們不會因為 絕望而投身極端宗教主義或恐怖主義。

問:作為歐亞乃至世界上領土最 大的國家,俄羅斯對歐亞大陸橋和新絲路持何種態度?您如何看待目前的 中俄關係?

答:我的印象中,普京並未對此 有所表態,但至少他不會反對。目前, 由西方國家的政治謊言推動的、對俄 羅斯不公正的制裁,使“金磚五國” 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協作與融合進一 步加速。我想,目前的中俄關係正處 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

問:讓我們把目光往東邊移,沖 突的潛在導火索同樣存在於東亞地區, 比如朝鮮這一不穩定因素,比如中國、 日本與美國複雜的關係。不過許多人 認為,在東亞沒有像在中東地區一樣 爆發衝突的可能。您如何在歐亞大陸 橋和新絲路這一課題內看待該問題?

答:不久前的 10 月 4 日,朝鮮高 級代表團訪問韓國,韓總理鄭烘原與 朝代表團進行了會談。兩國和解是會 談主題之一。協商會談自然是消除戰 爭威脅的最佳方案。而如果韓國進一 步參與到歐亞大陸橋和新絲綢之路的 建設中來,我相信,潛在的衝突將是 可以避免的。

中、日、美關係如何發展,將取 決於美國的自我定位,是否願意從目 前的美英帝國政策方針中懸崖勒馬。 只有當美國這一超級大國與不斷崛起 的“金磚五國”實現合作,我們才得 以進一步確保未來的世界和平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