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阻止埃博拉病毒擴散的緊急應變計劃

Michael Osterholm是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暨政策中心主任,也是全球公共健康和生物安全的權威專家。他所提識別疫情的控制、防疫、監測三階段已經為人廣泛引用:

A計畫:抑制目前正在流行的病毒

必須為每一名病人提供足夠的病床和醫療服務。理想情況下,確定每一名病人都已隔離,確保病毒不會擴大傳染給家人、朋友和社會。一旦確定患者已遭感染,公共衛生人員應追蹤其曾經接觸過的人,並確定顯示感染跡象者也同樣被隔離,然後重複這個過程。這是公共衛生典型的作法,也是個別疾病引入後成功阻止病毒傳播的方法,過去包括埃博拉和其他傳染病暴發時都曾經使用這種方法,也是上個月利比理亞一名外交官抵達尼日利亞拉各斯機場,暈倒後被診斷患有埃博拉時採取的作法。不過,如果感染者到擁擠的地區,特別是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和醫療服務不足的地方,疫情就存在指數型蔓延的危險。這時候就要展開B計畫了。

B計畫包括動員醫療衛生基礎設施的每一個環節,確定是否感染,並迅速隔離和展開治療,以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B計畫的成功,必須採取識別、隔離和治療的步驟,最低限度要識別出70%的感染,。

C計畫僅僅保證解決傳染病疫情的方案:在大部分人口受感染的地區注射有效疫苗。

今年三月,當埃博拉病毒大量感染的病例首次出現在幾內亞塞拉里昂和利比理亞也出現疑似病例時,這是西非首次出現病毒,也是第一次在隔離區以外的地方爆發。如果當時那裏曾經有過適當的反應,A計畫可能就足以遏制這種致命感染的擴散。可是,當時並未採取相應的步驟。

到了九月,一切都已失控,疫情瘋狂的在幾內亞、塞拉里昂、利比理亞傳播,紐約聯合國大會宣佈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美國和其他國家承諾啟動緊急援助。但是,直到今天,將近兩個月過去了,卻未見多少援助到來。

奧巴馬總統承諾部署4000美軍,幫助相關國家快速建立補給運輸線,立即建立17個有100張病床的治療中心、化驗室和廢物處理設施。迄今為止,只完成一個治療中心,還因為人手缺乏無法開張。同時,感染仍然繼續蔓延,速度之快,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也被迫承認,他們對新病例或死亡人數沒有可靠的數字。現場工作人員即使已經成功地確定病例,也因為不堪重負而無暇提出感染新病例的報告,只提出了多數案例都未經確認或報告。經化驗室確認並報告的案例中,必須承認這是那裏極少數的案例,只有不到20%有治療床。

更令人警覺的是,疫情也呈現地域性蔓延的嚴酷現實,還有可能在未來幾個月擴散到更廣泛的區域。西非每年五月到十月的雨季有利作物生長,接著八月到十月收割;這段期間,成千上萬的西非男子和男孩在自己的家鄉工作。收割期結束後,他們就前往伯基納法索、馬里、尼日爾和加納的金礦工作; 加納和象牙海岸的農場有可可堅果和棕櫚油;茅利塔尼亞和塞內加爾可以收割枣椰和捕魚;塞內加爾、馬里、象牙海岸、加納、伯基納法索和尼日爾生產非法木炭。他們大多步行穿過森林,繞過邊境檢查站,他們通常有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身份證,可以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的成員國之間自由通行。他們到其中任何一個地方需要一到三天。很顯然,這正是為下一次更大的災難做準備。

應該要怎麼做?

迄今為止,B計畫顯然失敗了。從最樂觀的角度估計,治療床,開始承諾建立已經遠遠超過一個多月了。即使所有承諾的援助都將到位,所有規劃中的治療和測試設施目前也已成立,並立即進駐工作人員,仍然遠不足以遏制這一場流行病。

至於C計畫,開發有效的疫苗目前已經在不同地點進行各種測試,有一些已出現進展,目標是明年初期衛生保健人員有數千劑的有效疫苗可用,目前的產量對於要遏止疫情在非洲各地蔓延遠遠不足,更別提在世界其他地區使用。

拉魯旭先生和全球最頂尖的傳染病控制專家建議,目前狀況的發展,很顯然,唯有以遏制全球生物恐怖主義或戰爭的思維進行全面的軍事動員才行。迄今為止,所有的機制和機構都已經證明無法滿足必要的條件。

以下措施立即到位,相關計畫才足以執行且有效:

• 由美國和俄羅斯的軍事策劃者和生物控制專家領導成立國際指導委員會,運用所有可用的國際資源,協調全球性由上而下的工作,全力遏止、擊敗埃博拉的爆發。

• 如果能控制當前熱點地區所在國家的情況,就有希望防止疫情擴散到非洲、加勒比海地區,或其他任何地方。這就需要採取類似1948年柏林空運的規模(不過數量要多得多),緊急空運醫療設備、訓練有素的人員和充足的糧食補給治療相關人口。此外,美國、俄羅斯、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醫療船必須停泊到西非沿岸治療感染病例。光是美國醫療船在完全自給自足的環境下就可以立即提供2,000個人員齊備的病床。外加海軍尼米茲級航空母艦和兩棲攻擊艦上的醫療設備,結合來自俄羅斯、中國和其他國家類似等級船隻的能力,我們可以提供數以千計的床位,這樣就足以降低死亡率,同時防止感染擴散。

• 推出全球曼哈頓計畫,邀請世界各地的研究專家快速開發、測試並大量生產疫苗。這麼做可以減少目前工作重疊所浪費的時間,還可以消除私人和政府實驗室之間的壁壘,建立並保持同儕審查以及測試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最高標準。它也可能是僅有提供大量生產戰勝病毒疫苗的可能性。非洲大陸有十多億人,不同效力疫苗實際上意味著總共需要5億劑。

• 最後,在全球熱點區之外的地區訂定預防計畫,以便立即偵測和治療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新病例。這個計畫應該模仿美國早期的希爾 – 伯頓法案的標準在每個國家的每個地方,為不同層次的疫情建立治療設施。最近美國德州達拉斯出現首宗埃博拉病毒感染案例的一連串處置錯誤,顯示美國這個全世界最先進國家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和醫療保健服務的運送和準備已經全面崩毀。

對於美國為了滿足為自己人民提供生物安全的標準,奧巴馬醫改(美國全民健保) 必需提出緊急暫停聲明,並規定為所有美國人提供全民醫療,包括為目前威脅北美的流感毒株進行全面疫苗接種計畫。

所有這些行動,雖然本質上很粗略,但是至少能將世界轉移到一個有效的模式,避免一個21世紀全球規模的黑死病災難。就計劃本身而言,對於下列事宜是遠遠不夠的,無論是以英國為中心的金融寡頭一心一意想要強制以減少世界人口解決經濟解體的問題,或是我們即將面臨的其他戰爭和金融崩潰的生存危機。但是,至少這是一個開始。

對美國來說,奧巴馬做為以英國為中心的金融寡頭集團的工具為我們帶來的生存危機,只要他繼續擔任總統,這項計畫就不會發生,也沒有人能逃脫殘酷的現實。因此,我們應該利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讓奧巴馬去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