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國的四個新法!

Print This Post

不是選項,是及時且必要

林登 拉魯旭 – 2014年6月10日

1. 事件原委

美利堅合眾國,也是跨大西洋政經區的經濟:根據當地出現的全面性連鎖反應崩盤危機,現在的實體經濟正處於立即且致命的危險。這個地區直接崩盤的危機來自當地幾個政府最近引進「債權人紓困」行動,此舉將造成類似一次大戰後德國威瑪政府實體經濟全面崩潰的結果。但是,這一次首先會擊垮整個跨大西洋區民族國家的整體經濟,而不是歐洲內部的經濟體。連鎖崩盤的效應已經隨著當地國家貨幣系統的效應而加速。這項「債權人紓困」政策正在整個跨大西洋區加速運作,也就是說跨大西洋區內所有國家的人口會突然間大量死亡:不論是直接或「擦身而過」

貨幣主義者已經對他們劃定區域內的利益準備針對這項效應採取行動;因此,除非立即阻止他們,否則會立即加快這個地區種族滅絕的速度;在歐亞地區也會有同樣顯著災難的「副作用」。

可行的補救之法

唯一能夠採取立即且必要的行動阻止跨大西洋區的立即性種族滅絕,需要美國政府立即構思下列四項具體、基本的措施:這些舉措必須與美國聯邦憲法原本的特定目的完全一致,就如同美國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仍然在位一般:(1)立即原封不動的重新執行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設立的格拉斯 – 斯蒂格爾法案,就和科學原理一樣,不能修改。 (2)回歸由上到下的制度,徹底定義國家銀行。

在國家銀行政策的指導下,實際測試已經構思並獲得授權的成功模式。美國林肯總統曾經實際且成功的設立這個模式,用以取代美國總統授權創造的貨幣(也就是「綠背」)。這個國家銀行和信貸系統將會在美國財政部長的監督之下。

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所有的銀行和貨幣政策都可以依下列方式被取代,或者,乾脆就停止。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原始的構想,是根據傳統將國家負責創造、編寫與執行此一重要元素的有關機構隸屬於美國財政部長,而合格經營的銀行應根據這一規定評估其能力。也就是說,美國各州都執行同樣的國家標準,而不是我們國家轄下個別獨立的州。

(3)使用聯邦信用制度的目的,是要創造高生產力趨勢以改善就業,及伴隨而來的提升實體經濟生產力,和美國人民與家庭生活水準。增加本次生產性就業所需素質和數量,所創造的信用必須確保可靠;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曾經成功的達成此目標。當然,也可以依聯邦執行標準,根據國家、人均,以及實際勞動力的比率及人類異於禽獸這種最基本的人的原則創造全面經濟復甦:增加有效執行能通率密度的淨效率。這意味著本質上不僅僅是數學方法,而是完完全全的科學,和每個人都能增加有效的能通率密度有關,也是從個別和整體的人口考慮。不斷增加實質生產力的就業及隨之而來的福利,是國家和個人必須實現的聯邦法律原則首要標準。[1]

(4)「採用融合驅動器『應急計劃』」。人的本質與較低的生命形式有別,因此,執行時呈現的手段就是為了完善明確肯定的目標及個別人類和社會生活需求。因此:人類身為自然界絕對狀態中肯定陳述的確認鑑別,創作過程的主旨就是以被允許的形式表達。大自然的原則若不是肯定的,人類文明的頭腦中就不可能出現肯定的陳述。

特別是美國的情況,自從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和他的弟弟,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這兩兄弟要求美國經濟快速復甦,因為當時美國所需要的正巧就是羅斯福總統執政期間採取的措施。自從哈定總統不明不白死了之後,在卡爾文•柯立芝總統和胡佛要求媲美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任內的補救措施之後,魔鬼就為美國及其人民帶來了這些犧牲者。柯立芝總統和胡佛就和布希-錢尼以及今日的歐巴馬政府一個樣。

也就是說要設立緊急救援措施,包括合理的臨時性修復措施,以阻止柯立芝、胡佛政權遺留的死亡大潮:相關措施必須保留失業者的尊嚴,同時建立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在世時也曾建立的強大經濟和戰鬥能力。也就是核電裝置,以及現在的熱核聚變。不此之圖,則美國人民現在將立刻面臨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可怕的災難。原則上,沒有任何總統適合拋棄由布什 – 切尼和歐巴馬製造人們現今感受到的最壞影響,隨著歐巴馬政府最近加速實施的政策,將會有大量的美國人民死亡,美國很快就要完蛋了。

以下是一些最需要注意的政策,具體如下:

維爾納茨基關於人類與創造力的論述

俄國及蘇聯礦物學及地質化學家維爾納茨基(1863年3月12日-1945年1月6日) 認為人類本質的系統化原理是普世原則,因為人類是唯一面對生存關鍵因素的物種。例如:「時間」 和「空間」實際上並不是以太陽能系統的計量原理存在;他們只能做為以溝通目的的基本象徵推定。由於今日的相關科學只能說明人類物種在已知宇宙中扮演獨特特性的角色,人性原則,是我們所知唯一可執行的真正原則:時空概念僅僅是有用的想象:

更有甚者

人類物種的基本特徵有別於其他生命過程中的所有物種:也就是說,這是現代科學的基礎原理,這些原理的奠基者是布魯內萊斯基(1377年-1446年4月15日,最小本體的發現者)、庫薩(1401年-1464年,最大本體的發現者)和開普勒。開普勒積極發現的原理與他採用的完美古典人類歌唱音階一致,也與較高階的宇宙和仍顯相對大的銀河系內太陽系的基本測量一致。

同樣的,現代物理學的標準隱含在黎曼的論點中,馬克斯•普朗克的微觀最小實測幅射能(呼應布魯內萊斯基的原理),和愛因斯坦無限自然宇宙論的目前實測最大宇宙;以及弗拉基米爾•伊万諾維奇•韋爾納茨基(1863-1945) 定義人類生命的結果。前述每一樣價值都是人類在(已知)宇宙知識範圍內扮演角色中相對的絕對測量。

自從對的音樂典範布拉姆斯訂定標準之後,這些事實涉及單純的數學家和現代「音樂演奏者」長期以來的詐欺(此前的墮落,包括單純的數學家大衛希爾伯特之流和現代撒旦典範,羅素和托尼•布萊爾之流)。

原則上,可知的測量對於人類和所有低等生命形式之間的差異,在於人類物種會自然的向上進化,與所有其它已知生物種類不同。這些測量的標準,就是人類會向上發展,是人類個體自由意志的純粹理性力量。

除非人類文化出現古希臘的暴君宙斯、羅馬帝國和現代大英帝國道德行為的退化狀態:其實人類所有理智的文化都已出現,目前的演化事實上是從低品質進化到高等物種的過程。考慮到高效率的效果時,其實就是人類以系統提升的形式運用化學,而物種進步的本身則是以化學能通率密度,透過科學性和可比性的表達方式躍進:總之,這是人類進步的普世物理原則。

健全的人類文化,例如基督教文化,如果他們能保證對奉獻的肯定,舉例而言,就表示社會進步,生產力提高到出現更高的人均水準。相反的,“所謂零成長”造成的禍害,現在的大英帝國與宙斯、羅馬帝國和(昔日)大英帝國(說好聽點,其實是)「野蠻」帝國的暴政就是一致的真實模型。在美國,類似的模型就是布什 – 切尼和歐巴馬政府,坦白說其特點就是與羅馬帝國和當今大英帝國的撒旦模式一致,地球人口萎縮,人口退化其實與其智力和實際生產力有關,尤其是最近幾任的美國總統任內。

化學:歷史的準繩

我們稱其為「化學反應」。只以物種演化來衡量人類的進步,通常是人類上升力量的原則,超越一般動物生命的能力,相對的絕對優勢超越非生命過程的力量,在人類恣意干預下取得預期的效果。唯有生產力和人類物種相關的力量不斷向上增長,才會有進步產生。這一進展定義了人類物種與所有其他目前已知物種的絕對區別。人類政府植基於「零人口成長和人類生活的人均標準」政策既不道德也不切實際。

人類是我們唯一能夠真正衡量太陽系歷史的準繩,並以之為根據。同樣的,人類物種無盡的成就和最令人驕傲的含意已經在太陽系空間的附近,正向上航向掌控開普勒發現(事實上是獨一無二)的太陽和太陽系。

當前最迫切的下一步和標準就是融合經濟,人類稍後或更久之後就要從太陽系內取得能量。


註釋
1. 將「3. 取消環保政策……」更正為「聯邦信用系統」是模仿實務上科學原理的原則。「科學」 必須明確的鑑定後,之前的標題才能允許「使用聯邦信用系統」。杜絕一切利用「綠色政策」的參照:過度陳述後者的參照,是欺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