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和歐盟正在烏克蘭實施新納粹主義政策

Print This Post

前言

2014年新年之際我們值得思考的問題是 : “戰爭或和平,兩者必須選其一”的嚴峻局面,這种局面因烏克蘭最近發生的動亂而變得尤為嚴重。林登- 拉魯旭先生2月3日聲明:2月底到3月初 是全世界有可能面臨熱核戰爭的時間段。

為了更好地了解這次危机的背景,請大家看下面的 地圖。大英帝國把俄羅斯和中國包圍起來,就是試圖不斷地用恐怖分子和政變的手段來 摧毀 歐亞大陸。

正是在這种情況下,新納粹分子才煽動大量外界勢力,在烏克蘭霸占政權 。副國務卿維多利亞 -紐蘭德和美國駐烏克蘭大使杰弗瑞- 批亞特 2月6日的談話能清楚地證明這一點。談話中他們謀划烏克蘭的新政權,當時的秘密談話現在已變成事實。

我們在美國境內展開了全面彈劾奧巴馬的行動,在首都華盛頓,宣傳的方式包括大量的傳單,廣播以及与國會議員面對面的交鋒。奧巴馬不過是英帝國的一個傀儡,但卻控制著核戰爭的“按鈕”,在關鍵時刻起決定性作用。他犯下的种种罪行使他的讓位不僅是可能的,而且對人類未來的發展也是至關重要的。

這就是我們發表維特連科女士宣言的原因。


在內部恐怖分子的支持下,美國和歐盟正在烏克蘭實施新納粹主義政策

娜塔莉亞-維特連科(Natalia Vitrenko),經濟學家,烏克蘭進步社會党的創始人

2014年2月23日

全世界都被烏克蘭的動亂所震惊。這确實值得我們為此深思。烏克蘭進步社會党作為左派對立党,一直并繼續与國內外的政治勢力做斗爭,包括尤申科的橙色革命和亞努科維奇的地區党和烏克蘭共產党的聯盟。在這個關鍵的歷史時期,我們有必要發表評論。

2014年2月22日,在烏克蘭親歐盟派的游擊戰和恐怖分子的自動武器的威脅下,議會發起了一場新納粹主義政變。他們無視烏克蘭憲法和國際法的各項規定,無視歐洲的价值觀,議會超出其職權并做出需處以刑事處罰的行為。華盛頓和布魯塞爾告訴全世界,烏克蘭親歐盟示威活動是烏克蘭靠近歐洲民主和歐洲价值觀的人民和平運動,事實卻完全相反。他們支持納粹政變,由恐怖分子和游擊隊以及親歐盟派帶頭,討好西方地緣政治勢力。

我們能舉出不可反駁的實例:

1他們用違背憲法的方式改變了憲法條文。此舉動与歐洲國家的原則背道而馳。他們違反了烏克蘭憲法的第八條:內容是如何改變憲法條文的程序。而他們沒有通過憲法法院的參与,用議會的簡單決議就改變了憲法條文。

2議會違背憲法的第19條,在內政部,安全部和司法部各選出一個監理人。這些監理人的任命就是允許親歐盟派違反憲法,利用國家武器強加政權來滿足西方勢力 的要求。

3總統亞努科維奇因完全違背憲法,而被剝奪政治權利。我們的政党從他一上台就反對他的政策。烏克蘭憲法不賦予議會在總統离職時,剝奪他總統職務的權利。憲法規定必須經過一個彈劾程序。他們再次不根据憲法辦事,無視無罪推定的歐洲原則,亞努科維奇被支走,新總統選舉推上日程。

4議會受烏克蘭親歐盟派游擊隊和恐怖分子的庇護,把指使動亂的人當英雄對待,并在內閣給他們分配重要的職位。這意味著那些持武器殺害無辜百姓和武警人員的人完全無罪,那些破坏行政大樓和武器,組織 掠奪,欺詐和組織動亂的人完全不用為他們的罪行負責任。這是新納粹主義欺壓百姓的赤裸裸的政策。

華盛頓和布魯塞爾應該傾听我們的心聲。我們控告他們和他們控制的政府官員,應該為實施納粹政策和剝奪公民自由的權利全權負責。美國和歐盟人民應該理解,那些掌權的新納粹主義者:极右派政党全烏克蘭自由聯盟,提出的口號是“把烏克蘭還給烏克蘭人民”,“榮譽屬于國家”,“讓敵人下地獄”,“殺死莫斯科人, 吊死共產党人”等等。

從2月22日起,掌權者成了剝奪公民自由權利的罪魁禍首。親歐盟派的游擊隊和恐怖分子還在繼續摧毀國家東南部的行政和政府大樓。選民被強行剝奪了見地方官員的權利。想保護地方官員的百姓被他們用沖鋒槍和其他武器傷害,正如2月22日在爐甘斯克發生的一樣。

游擊隊沒有任何職權,更不是在緊急情況下,囂張的封鎖了城市的主干道,配備斧頭和粗木棍,安放柵欄 檢查過路行人的證件,阻止他們拒絕的人离開基輔。他們封鎖了去机場的道路,嚴重違反保護基本人權的歐洲條例規定:每個人都有自由行走的權利,無罪推定和安定生活的權利。他們踐踏了所有烏克蘭人民的尊嚴。

2月23日,這些剛上台的人宣布烏克蘭民族聯盟的成立:所有說俄語的人都被驅除出這個聯盟,并且他們在公民身份和政治身份上受到牽連。

他們還宣布禁止俄羅斯電視台在烏克蘭的播放,因為是敵對國的喉舌。這就是新政府怎樣宣傳言論自由的歐洲价值。

為了淨化人民,新政府同時開始查看公民的個人財產,使那些不接受新納粹政策的人失去他們的基本權利。

巡警在全國范圍內作出令人作嘔的行為。持不同意見的議員們經常被他們傷害,有時是用石頭。地方官員如果不實施新政策,那么他本人和家屬(尤其是他們的孩子)都受到威脅。所有不同意烏克蘭新政府理念和目標的 政党和机關都有被驅除的危險。

烏克蘭親歐盟派控制基輔洞窟修道院 (俄羅斯東正教四大圣地之一),并把它轉移到基輔大主教教堂 (1992年成立的烏克蘭東正教堂,和俄羅斯東正教堂分開) 的行動已經開始。其結果是控制所有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并使它們歸屬于梵蒂岡。

我代表烏克蘭進步社會党的全体成員宣布,我們不能把剛剛發生的事件作為正常的政治變革,也不認為是新政府合情合理的行動。我們控告,這是對烏克蘭公民在民族,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自由權力的殘酷剝奪。

我們呼吁歐洲委員會和聯合國安理會,對今天烏克蘭發生的事立即采取行動,保護公民的自由和基本權利,防止烏克蘭新政府在歐亞大陸上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

娜塔莉亞-維特連科,進步社會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