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採訪拉魯旭

Print This Post

專訪美經濟學家:國際金融体系將面臨全面崩潰

2013年7月27日

他曾9次成功預言世界經濟危机,但8次競選美國總統失敗;他曾幫助里根政府謀划拖垮蘇聯的“星球大戰計划”,卻因為殘酷的政治斗爭而淪為階下囚。他就是美國政界和經濟學界的傳奇人物——林登拉魯旭。

林登拉魯旭生于1922年,美國知名政治活動家和經濟學家,早年曾經推崇馬克思主義,后來轉而支持美國式的資本主義經濟。自1976年以來,拉魯士曾8次參加總統大選,其中一次是作為美國工党候選人參選,7次是角逐民主党候選人提名,但均未成功。

他的研究領域涵蓋政治、經濟、哲學、歷史以及自然科學等各個方面,經常發表惊世駭俗的獨特言論。他所創建的“拉魯旭運動”和《全球策略信息》雜志在美國乃至世界很多國家政界和學界頗具影響力。

由于拉魯旭自身理念与傳統党派觀點格格不入,他在美國政壇一直是一位爭議性人物。其信徒將其視為洞察世界的偉大的智者或先知,反對者們則斥其為陰謀論家、反猶太主義者或是政治教派的領袖。

1988年,拉魯旭因涉嫌票据欺詐被判15年監禁。雖然拉魯旭在政治道路上歷經坎坷,但在經濟學方面早已功成名就。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拉魯旭曾對美國經濟和世界經濟作過9次預言,這些預言無一例外地警告危机即將來臨而且都被后來的事實所驗證,其中就包括著名的1973年美國經濟大蕭條和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如今,拉魯旭又投身于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的運動中。《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也稱作《1933年銀行法》。在1930年代大危机后的美國立法,將投資銀行業務和商業銀行業務嚴格地划分開,保證商業銀行避免證券業的風險。該法案禁止銀行包銷和經營公司證券,只能購買由美聯儲批准的債券。該法案令美國金融業形成了銀行、證券分業經營的模式。

然而,隨著美國金融業的發展和擴張,1933年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已經成為今天的障礙。商業銀行不滿足于低利潤的銀行零售業,開始向投資銀行滲透,很多商業銀行都有變相的投資銀行部門。自80年代起,《《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遭到很多商業銀行的反對。

1999年,由克林頓政府提交由1991年布旭政府推出的監管改革綠皮書,并經國會通過,形成了《金融服務現代化法案》(Financial Services Modernization Act) ,廢除了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有關條款,從法律上消除了銀行、證券、保險机构在業務范圍上的邊界,結束了美國長達66年之久的金融分業經營的歷史。

如今,林登拉魯旭認為廢除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導致了美國經濟的衰退,對世界戰略与經濟格局造成嚴重影響,并將全球至于大規模的戰爭威脅之中。

在這樣的背景下,新華网記者就當前部分國際熱點事件對林登拉魯旭進行了專訪。拉魯旭在采訪中表示,現行的國際金融体系面臨崩潰,人類也面臨著史無前例的熱核戰爭的威脅。他認為,當今世界沖突的几方必須轉變為同盟的成員,尤其是中國与美國應當建立起同盟關系,通過發展科學技術和提升勞動生產力,從而避免這場“災難”。 訪談內容如下:

新華网記者:感謝您接受本次采訪。我們知道今年6月由斯諾登披露的“棱鏡門”對美國造成了极大的沖擊。前不久,《全球策略信息》周刊反情報專家斯坦伯格在一次采訪中表示,正是由于美國國會与聯邦法院沒有履行好自己的職責,才縱容了像“棱鏡”這樣的監控計划。此外,美國也在朝著“老大哥獨裁”前進。請問上述這些情況是否正在美國發生?如果是,美國需要采取旭么樣的措施來回到正軌?

拉魯旭:我認為目前的情況与人們描述的一樣糟糕,但也有可能不像那么糟糕。這依然是一場戰斗。与美國歷史上的很多情況一樣,這場戰斗意在改變和提高社會發展的方向,當下的美國就處于這樣的情況之中。

目前來看,我們在進行很多重要和有效的運動來推動美國政策的改變,這些很可能在几個月甚至几周后就能實現。至少,我們有机會邁向成功。在很多國家的歷史上都遇到過類似的狀況,我們將一代接一代地為那些很有可能成功的目標奮斗。
在美國,有越來越多反對華爾街和大英帝國的運動,這些運動得到來自各方的支持,并有可能為美國的政策變化起著決定性作用。從我的立場看,這些變化是非常必要的。因為目前我們所面臨的不是小問題,而是一場全球熱核戰爭的威脅。而目前所面臨的問題的糟糕程度不亞于發起一場熱核戰爭。如果一場全面的熱核戰爭爆發,那么只會導致人類的滅絕。

因此,我們身處人類歷史上最為艱難的斗爭中,這也到了有史以來第一次人類有可能滅絕的時期。和其他那些需要我們為之奮斗的相比,這一點是最迫在眉睫的。

事實上,有很多美國人是希望爆發一場戰爭的,美國總統就是其中之一。我不清楚這是總統自己的意思,還是旭么人強加給他的,但就他所表達的來看,他的确希望一場戰爭的到來。如果戰事真的爆發,人類恐面臨滅絕。因此,參聯會主席鄧

普西將軍強調,一定要极力避免這樣的戰爭。

如果我們可以在推動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運動中取得胜利,那么美國就可以安心處理內部事務,這對全球來說也是极其有利的。歐洲目前的狀況非常糟糕,尤其是經濟。雖然美國暫時還沒有那么糟,但我們必須想法防止美國走向像歐洲目前面臨的那种困境。因此,我和我的同僚們正在竭盡全力,采用一切可能的辦法防止美國走向困局中。

新華网記者:作為一名經濟學家,您一直以來都在努力推動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此外,您你曾多次表示華爾街和世界經濟即將崩潰。您為旭么會做出這樣的結論?您認為經濟崩潰背后的原因是旭么?

拉魯旭:因為我是這個領域的專家,我非常清楚目前的形勢。我也會努力爭取同那些扶持華爾街的人做抗爭,因為我們所面臨的情況已經相當嚴重。

新華网記者:有哪些跡象或是證据可以支持您的這种觀點呢?

拉魯旭:自從肯尼迪總統遇刺后,美國這几十年來的局勢就已經表明了這個國家走下坡路。如果你對美國經濟史有所研究的話,你會發現美國的經濟正處于長期的衰退,無論從勞動生產力還是生活條件來看,都在倒退。

美國的總統們從某种意義上說是“邪惡的化身”,他們受到英荷帝國的影響。自從17世紀英荷帝國在歐洲建立以來,這种影響可以被視作為美國的敵人,也是人類文明的敵人。而作為美國人,我們從那個時期就開始反抗,例如被英荷政府統治的馬薩諸塞灣殖民地,他們甚至還想統治整個美國。此后,又有以華爾街為代表的叛國行為等等。如果華爾街可以繼續存活下去,那么整個世界將陷入巨大的危机和災難,這關系到整個人類的生死存亡。

新華网記者:為旭么《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如此的重要?如果能夠恢复這項法案,它又將如何幫助美國經濟和世界經濟的恢复?

拉魯旭:我認為除了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其余的方法都將會導致“災難”。如果現在不能重新實施該法案,那么人類文明將面臨終結。因為《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可以避免人類陷入熱核戰爭的威脅,而這种威脅已經在中東地區開始蔓延。目前中東地區的沖突稍有擴大化,那么中東將很有可能陷入核戰爭中。

目前,我們處于一個异常關鍵的拐點上。如果美國國會無法通過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提議,美國則會被分裂,我指的是“立刻”被分裂,而這樣的可能性在我看來十分的大。然而,如果我們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戰役中取得胜利,那么我們將能拯救美國。

但目前的問題在于,大部分美國人不清楚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意味著旭么。這個法案是由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提出,是美國憲法的体現。從那時開始,美國就一直是大英帝國統治下的受害者。大英帝國是有史以來存在的最龐大的帝國,而且我們現在要站出來与之抗衡。若《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能夠順利恢复,我可以保證,我們所指定的政策將會朝著避免戰爭的方向靠攏,并且會結束目前世界經濟的蕭條。

新華网記者:近年來,中國与美國在雙邊貿易問題上頻發沖突。來自中國的投資實際上能夠幫助美國經濟的复蘇,為美國創造更多的就業机會。据非盈利組織“亞洲社會”的一項報告顯示,2012年來自中國的投資為美國創造了一万多個工作崗位。然而,在此种背景下,奧巴馬政府仍然實施了一系列政策對來自中國的投資進行限制。您怎么看待奧巴馬的對華經濟政策?

拉魯旭:事實上這并不是奧巴馬的政策。名義上看來是,但實際上他只是一個“傀儡”。斯諾登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体現了世界格局的真實面目。如人們所知道的那樣,有一部分年輕人,或者說相對年輕的人,正在美國國家系統內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被利用,從事和自己意愿相左的活動。因此,斯諾登作為這些擁有特殊技能的年輕人之一,同其他追隨者一同站了出來,与奧巴馬政府領導下的美國做抗爭。

然而,奧巴馬其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重要。他重要,是因為任何成為美國總統的人從某种意義上說都是重要的。但事實上真正重要的是一些在背后操縱華爾街的人物,他們是大英帝國商業目的的附屬品。因此,除了消滅掉這樣一個龐大的帝國外,我們別無他法。

對于中國來說,由于歐洲經濟很快即將崩潰,美國也將緊隨其后,中國經濟也將不可避免地陷入其中。雖然不會像歐洲和美國那樣的迅速崩潰,但也無法逃避這一事實。所以,從經濟學上來看是沒有解決辦法的,我們必須阻止這樣的崩潰過程。現在有一個解決問題的潛在可能,就是徹底消除掉英荷帝國模式,取締歐元和歐盟,讓每個歐盟成員國重新成為單獨的國家。

如同常常在西班牙和希腊發生的情況一樣,在英荷帝國的巨大影響下,“种族滅絕”正在歐洲萌芽。因此,我們需要創造一個依托于科技的全新的世界秩序,只有這樣才能解決目前世界所面臨的困境。

目前,中國在世界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份子,因為中國只能在一個逐步上升而非逐步下降的世界框架內前行。目前歐洲和美國的衰退正在對中國造成影響,所以中國需要在高新科技領域發揮出自己的优勢。

若能夠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倡議中取得胜利,我們便能夠改變世界在新時期的發展方向,挖掘出人類目前無法使用的自然資源以保證人類火种的延續。這是我們必須做的。

新華网記者:在今年5月,中國增持美國國債252億美元,當月持有美國國債總計1.3159万億美元,這是相當龐大的一個數字。對此您有旭么看法?

拉魯旭:我認為以上談到的問題需要一個技術解決方案。假設國家之間能夠達成我們所需要達成的共識,那么中國是這一進程積中的積极要素,也是必不可少的一個要素。此外,這也能給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帶來一定的轉變,因為中國未來的發展重心將會轉移到高新科技以及提升勞動生產力上,比現在更重視在這兩個領域的發展。這樣的做法旨在提升中國的平均國力,也能為中國帶來更大的自主性。這樣的自主性能使中國不再依賴出口,而是通過提升國內勞動生產力的方式發展經濟。如果依托于高新技術,對于中國來說這樣的目標是完全可以實現的。當然,這也需要國与國之間的合作來促成這一目標。

新華网記者:下一個問題有關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2009年,美國五角大樓就提出了“空海一体戰”這一概念,旨在應對西太平洋“非對稱性威脅”。最近有媒体評論指出,這一概念實際上是針對中國的作戰計划,并最終會引發一場熱核戰爭。請問您怎么評价“空海一体戰”?中美兩國又該如何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拉魯旭:首先,我認為無論從旭么角度來說,美國應該同中美結成同盟。此外,比中國弱小一些的俄羅斯以及對中國并不一直友善的日本都需要朝著這個方向靠攏,与中國行程盟友關系。只有在這樣和平共處的條件下,我們才可以把那些知道地球上即將發生熱核戰爭的國家聯合起來,防止這樣的悲劇發生。爆發熱核戰爭并不是一种可能性,而是几乎成了定局。如果某些特定的事情發生了,而另一些(指反制特定事情的措施)卻沒有發生,那么熱核戰爭將不可避免。這場戰爭有可能在2013年11月爆發,甚至是10月,已經是迫在眉睫。因此,我們一切的行動和思想,包括我自己的行動,都是基于我對現實的了解,了解到危机离我們是如此的接近。然而,很少有人真正的了解熱核戰爭的嚴重性,整個人類文明在一個半小時內就會灰飛煙滅。

新華网記者:那么應該采取哪些措施來避免這樣的威脅和災難?

拉魯旭:目前我所推動的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就是最好的辦法,在2013年夏天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支持并參与到其中。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能夠帶來兩點好處。首先,恢复這項法案后可以徹底擊垮華爾街和倫敦對世界經濟的操控。其次,它可以創建一個新的市場秩序,使得美國的勞動生產力得到提升。

現在,我們面臨著嚴峻的挑戰。自從肯尼迪被刺殺以來,美國經濟就一直在下坡路。到今天,美國經濟已經變得相當脆弱,從潛在的可能來看,整個國家也變得不堪一擊。然而,如果我之前提到的這些國家可以聯合起來,便能夠防止熱核戰爭的爆發,這才是世界唯一的出路。

此外,在這個問題上值得注意的是,我們需要將當今世界沖突的几方轉變為同盟的成員。而只有通過發展科技、提升勞動生產力才能實現這樣的世界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