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美學者稱美軍“空海一体戰”或激起中美對抗

張貼在新華網 2013年07月22日

美國《全球策略信息》周刊6月28日刊登了題為《“空海一体戰”是對華戰爭方案》的文章。文章披露,盡管五角大樓堅稱“空海一体戰”并非戰略,而是一個作戰方案,但与美國對華實施的其他牽制策略相比,“空海一体戰”很可能會激起中國的不信任甚至敵意,造成中美間的軍備競賽,并最終導致熱核戰爭。文章主要內容如下:

在過去几周里,華盛頓的權威分析家們和研究机构發表的報告對奧巴馬政府的“空海一体戰”戰略進行了質疑。報告稱,“空海一体戰”的存在會將美國帶入与中國的對抗之中,并將很快導致一場熱核戰爭。盡管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從言語上和行動上都明确表示美國与中國的對抗是不必要、也是不明智的,并且他將繼續致力于為兩國和兩國軍事建立更加緊密的聯系,而事實卻表明,美國政府已將“空海一体戰”提上議程,并開始影響一系列的政策制定。用其中一名分析家的話說,這樣的做法“不會有好的結果”。

《全球策略信息》周刊一直以來不斷告誡“空海一体戰”是危險和不明智的,并追溯提出該思路的源頭——現年91歲的美國五角大樓网絡評估辦公室主任安德魯 馬歇爾在過去二十年里不斷宣揚中國會成為未來世界的軍事威脅。此外,戰略与預算評估中心主任安德魯 克雷皮內維奇一直負責“空海一体戰”的規划。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教授阿米塔 艾奇奧尼在其題為《誰授權了對中國的戰爭准備?》的論文中提到了馬歇爾和克雷皮內維奇在策划和落實“空海一体戰”中所扮演的角色。該論文7月10日刊登于《耶魯國際事務學報》。此外,与艾奇奧尼論文同名的主題論壇也計划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席格爾亞洲研究中心舉行。該論壇由社群主義政策研究所与基辛格中美關系研究所共同協辦。出席該論壇的還有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以及美國國防大學高級研究員漢默斯。由此可見,“空海一体戰”在美國相當受到重視。“五角大樓得出結論,認為是時候与准備与中國交戰了。”艾奇奧尼在文中這樣寫到,五角大樓批准了該提并將其納入2010年的《四年防務報告》中。他認為這是一個“极其重要的決定”,它將“重塑美國國防体系、軍事態勢以及整体戰略构思,以面對中國在經濟和軍事上的崛起”。他還警告說,這樣的做法“很有可能造成中美間的軍備競賽,并最終導致一場核戰爭。”

艾奇奧尼和其他一些批評家指出,“空海一体戰”的目的是為了擊潰中國。這不同于美國對華實施的一系列牽制策略,也不同于當年美國針對蘇聯擁有核武器后所制定的其他策略。當年“冷戰”的特點是相互威懾,美國与蘇聯都為對方設定了一系列紅線,并清楚這些紅線是不能跨越的。相反,“‘空海一体戰’讓美國有机會以擊潰中國為目的在中國領土上開戰”,艾奇奧尼在文中寫到。“可以說,這樣的戰略無异于霸權主義干預。” 艾奇奧尼還引用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約書亞 瑞夫納的評論,稱美國對中國內陸進行深度打擊會讓中國誤解美國意在摧毀其核武器,從而使中國陷入可怕的“失之不如用之”的困境。也就是說,“空海一体戰”最終有可能引發一場核戰爭。

五角大樓“空海一体戰”辦公室發布了一份名為《“空海一体戰”——應對反介入/區域遏制挑戰的服務協同》的非机密報告。這份13頁的報告指出“空海一体戰”并非一個戰略,而是作戰方案。該計划旨在對抗可能遏制美國發揮其部分或全部海、陸、空、太空及网絡作戰能力的潛在對手(反介入/區域遏制目前被簡稱為A2/AD)。該報告用簡單卻恐怖的措辭解釋了如何使用美國的全部軍力除掉其對手的A2/AD能力。盡管報告中沒有點名提到“中國”,但美國政府的口頭禪——“中國威脅論”正在被歐美政府和媒体大肆宣揚,稱中國正在加強A2/AD能力,而對一些針對“空海一体戰”的質疑卻只字未提。

卡內基的警告

美國此次“瘋狂”不僅遭到上述各方的反對,來自美國著名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九名專家在一份名為《2030年中國軍力与美日聯盟:戰略純分析》的報告中同樣對此進行了抨擊。該項研究由美國蘭德智庫前分析家邁克爾 斯維因牽頭。斯維因6月18日在參加席格爾亞洲研究中心舉辦的某論壇時談到了報告中“世界大國日本”這一部分。他說,“如果你問五角大樓或其他政府官員‘空海一体戰’到底是什么,那么你將會從不同的人那里得到不同的答案。”日本和中國都會疑問“空海一体戰”是否就像它目前所顯現的那樣,是針對中國先發制人的打擊。他還指出,“空海一体戰”在日本得到部分支持,支持者希望能在琉球群島建立防御工事從而阻斷中國通往太平洋的通道。他還表示,任何認為中國會放下武器投降的想法都是荒唐的,“這也不會帶來好的結果”。

此外,美國認為其有權力和必要在中國領土海岸線的12海里外的整個太平洋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和軍事优勢,并且將中國在東海和南海保障本國安全的行為視為對美國及其盟友的威脅。而斯維因表示,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作為一個崛起中的大國,中國自然會對其領土周邊的安全形勢擔憂。

值得一体的是,美國參聯會主席鄧普西2012年5月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發表演講時告誡西方國家不要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他說,“雅典害怕斯巴達的崛起會帶來不可避免的戰爭。作為美國參聯會主席和國家領導人的智囊,我的工作就是幫助美國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我們不想因中國崛起可能會帶來戰爭而害怕,因此我們要避免這個‘陷阱’。”

此外,艾奇奧尼也在論文中指出,參謀長聯席會議前副主席詹姆斯 卡特賴特2012年曾表示,“‘空海一体戰’是將中國妖魔化,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報告就“空海一体戰”進行了如下闡述:

“許多中國的國防專家越來越擔心美國會采取(或已經采取)‘空海一体戰’的軍事作戰概念,通過轟炸机、精确制導武器、秘密行動和网絡攻擊來打擊中國的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机、情報及監視与偵察目標,從而化解中國反介入/區域遏制能力。雖然‘空海一体戰’這一概念尚無准确定義,但這一概念里毋庸置疑地包含了在网絡、區域整合、深度打擊等方面的兵力結构設計,旨在扰亂和摧毀中國所有的反介入/區域遏制能力,包括海上武器系統与陸上的后勤設施”

“這樣的戰略思路可能會激起中國的不信任和敵意,從而使包括建立多邊安全保障在內的一系列努力失去意義。當然,中國會通過發展威力更大、作戰力更強的反制措施來回應這樣的戰略思路由于美國及其盟友試圖在周邊遏制和包圍中國,對北京來說,在日本和地區問題上采取強硬手段的主張便顯得合理起來。”

美中關系

奧巴馬總統与習近平主席6月7日至8日在加州舉行的會晤總的來說是成功的,雙方在半島無核化問題上達成了一致,并确立了兩國防長与外長的2 2對話机制。當然,奧巴馬團隊本打算在此次會晤中就网絡安全問題向中國發難,指責其對美進行网絡攻擊,而在此次會晤前夕曝出的美國大規模監控計划讓奧巴馬團隊打消了這一念頭。

然而,艾奇奧尼認為“空海一体戰”已被提上了議程,美國的軍事采購逐步由該戰略所決定,兵力結构也在朝該方向轉變。艾奇奧尼認為奧巴馬似乎對“空海一体戰”的情況不太了解,盡管他是美軍總司令。艾奇奧尼顯然犯下一個錯誤,這是為奧巴馬開脫的說辭。為了支持其觀點,艾奇奧尼竟愚蠢地聲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再平衡戰略”与針對中國的“空海一体戰”沒有聯系。

事實上,正如林登 拉魯什(先后八次成為美總統候選人)在回應近來對“空海一体戰”的批評時提到那樣,世界開始了解奧巴馬政府在西南亞和東亞的戰爭政策,并愈發感到恐慌。奧巴馬遭到的質疑越來越多,那么他离下台就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