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從基地二號人物案看“棱鏡”實質

Print This Post

張貼在新華網2013年06月24日

新華网北京6月24日電 美國《全球策略信息》周刊21日刊登題為《祖巴耶達赫案揭露美國安局監控計划欺詐實質》的文章。文章稱,使美國免遭恐怖主義襲擊不應成為實施“棱鏡”監視計划的理由。美國并非真正缺少有關恐怖襲擊的情報,而是面對情報時“選擇性”失明。文章還指出,如果美國能全面跟進已掌握的情報,則沒有必要再進行像“棱鏡”這樣的全民監控計划。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來,奧巴馬總統、部分民主党及共和党國會議員常聲稱 “監控計划保護我們免遭恐怖主義襲擊”。奧巴馬一直以來為這個能使一切通訊暴露無遺的監控計划作辯解,認為其能夠甄別恐怖分子并破坏他們的襲擊計划。

美國前副總統迪克 切尼16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對這一辯解作出讓人更加憤怒和難以接受的解釋。他反复聲稱,如果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在“9 11”之前就擁有該監控計划,便能及時在圣地亞哥發現那兩名沙特劫机者,從而阻止“9 11”的發生。然而据《全球策略信息》的資料記載,這兩名沙特劫机者的經濟來源由沙特班達爾親王的妻子海法公主通過沙特情報部門的代理商提供。此外,劫机者与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一名線人同住一個屋檐下,而該線人的所有通訊早已在國家安全局的監控之下。

因此,問題并不在于缺少情報,而是美國面對邪惡軸心國時的“選擇性失明”,甚至是串通一气。這些行為今天仍然在繼續。

在當今恐怖主義源頭的問題上,無論是小布什政府還是奧巴馬政府,都沒有說實話。他們忽視和壓制顯示沙特支持恐怖主義的證据。如果能深入調查和挖掘這些證据,則沒有必要為了甄別恐怖分子再進行大規模地、不加選擇地監控。阿布 祖巴耶達赫(基地組織二號頭目)案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如果關于該案的證据得到有效跟進,便可以揭露基地組織對其提供經濟來源和其他支持的事實,那么美國政府像今天這樣對民眾通話、郵件以及其他電子通訊方式進行拉网式監控的行為便會暴露出其本意——強行將美國變為一個警察國家。

審訊祖巴耶達赫

沙特公民阿布 祖巴耶達赫于2002年3月28日在巴基斯坦被捕。當時他被認為是基地組織的第三號頭目兼行動指揮官。在突襲抓捕祖巴耶達赫的行動中,他胃部、腹股溝以及大腿中彈,傷勢嚴重。在其身份得到确認后,祖巴耶達赫被緊急送往附近安全屋接受治療,隨后傷勢逐漸穩定。

在接下來數月中發生的事情成為了大量報道与描述的對象。包括時任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和時任副總統切尼在內的小布什政府高層官員決定部署一支中央情報局(CIA)特別審訊小組,同CIA承包商一道對祖巴耶達赫進行“強化審訊”。在祖巴耶達赫被捕六個月后,有消息稱他是首位在審訊中被美國施以“坐水凳”逼供的俘虜,并至少達83次。

然而,“更戲劇化的是祖巴耶達赫的審訊并未得到普遍關注,甚至沒被官方納入多個針對 9 11 事件的調查之一”,作家杰拉爾德 波斯納在《美國為何沉睡》一書中披露。据波斯納描述,由于在審訊時拒絕合作,祖巴耶達赫在被捕三天后被秘密轉移至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的一家醫療机构。他被安置在一間被布置得极似某沙特監獄醫務室的病房里,并有兩名美裔阿拉伯人假扮沙特調查人員。

波斯納稱,CIA采用“移花接木”的辦法是因為他們認為祖巴耶達赫害怕落入沙特人手中會被處決。一旦他再次回到美國人的監管下,也許會表現得更愿意合作。此外,CIA還時有時無地給祖巴耶達赫注射止痛劑,并配合一种新型靜脈注射藥和硫噴妥鈉(一种靜脈麻醉藥)。通常這些藥物能讓人更容易吐露實情。

“然而接下來几個小時發生的事情讓美國調查人員大為吃惊”,波斯納這樣寫道。“當祖巴耶達赫面對假扮的阿拉伯警衛時,他并有害怕,相反他表現得很沉著。”祖巴耶達赫的談話開始變得活躍。他表示很高興見到他們,并要求他們聯系一名沙特皇室高級成員,同時通過回憶提供了沙特親王艾哈邁德(Ahmed bin Salman bin Abdul Aziz)的住址和電話號碼。“他會告訴你們怎么做,”祖巴耶達赫告訴調查人員。(艾哈邁德親王是法赫德國王的侄子,也是最西化的沙特親王之一。他在倫敦經營的沙特研究和營銷集團以及在美國收藏純种賽馬的愛好使他在英美聲名顯赫。他也是被布什總統特許在剛發生9 11襲擊事件的几天后就飛离美國本土的沙特人之一。)

美國情報人員最初對此表示怀疑,認為祖巴耶達赫不過是拋出一個親王的名字來爭取時間。調查人員將祖巴耶達赫單獨留下,繼續對他進行藥物控制以增加其疼痛感及削弱其定力。之后,調查人員再次返回時告訴祖巴耶達赫,艾哈邁德親王否認与他相識,所提供的電話號碼有誤,并且他會因詆毀皇室成員遭到處決。

“9 11”事件的羅塞塔石碑

“正是從那時候開始,祖巴耶達赫開始供述 9 11 事件背后的一系列真相”,波斯納稱。一名調查人員將其稱之為“ 9 11 事件的羅塞塔石碑”。祖巴耶達赫吐露了他為沙特和巴基斯坦高級官員“工作”的詳細情況。据參与到此案調查的一名美國特工透露,祖巴耶達赫在供述過程中的表現讓調查人員覺得“如果他們不認真嚴肅對待祖巴耶達赫便會惹上麻煩。”

祖巴耶達赫稱,他与沙特的聯系是通過沙特親王、時任沙特情報總局局長圖爾基(Turki al-Faisal bin Abdul Aziz)建立的。他說,本 拉登曾私下向他透露其1991年与圖爾基親王會面時,親王同意本 拉登离開沙特并為其提供經濟支持,只要基地組織停止在沙特繼續進行圣戰。祖巴耶達赫還說,1996年他在巴基斯坦出席某會議時得知本 拉登与同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聯系密切的巴空軍高級官員穆沙夫 阿里 米爾達成協議,巴基斯坦為基地組織提供保護、武器裝備及其他供給。

祖巴耶達赫還透露,在1998年阿富汗坎大哈省舉行的一次會議中,圖爾基親王与塔利班達成一致,稱“只要基地組織遵守承諾,將原教旨主義帶离沙特,那么沙特將加強對塔利班的援助,并永遠不會要求引渡本 拉登。”

波斯納在書中還稱,祖巴耶達赫不僅定期向基地組織提供資金,他還与除艾哈邁德親王外的多名沙特皇室成員有往來。這里他提到了蘇丹親王以及法赫德親王的名字和他們的電話。

當“沙特調查人員”稱祖巴耶達赫提供虛假電話號碼時,他一口气說出了更多的名字以及會面時的細節,以此來證明他与沙特皇室的交情。

此后,調查人員告訴祖巴耶達赫,無論他如何聲稱自己与皇室的交情,在9月11日美國遭襲后,一切都改變了。“沒有人再敢与你有交情”,調查人員說。

波斯納繼續寫道,“讓觀看審訊現場錄像的CIA探員們吃惊的是,祖巴耶達赫稱艾哈邁德親王与巴基斯坦空軍官員米爾事先都知道9月11日將有一次針對美國本土的襲擊。他們只是不知道會以何种形式襲擊,他們也不想提前知道更多細節。”

据皮斯納描述,CIA就祖巴耶達赫提供的情況進行了深入調查。“一個月內,中央情報局便提交了初步報告。CIA找不到任何能證明祖巴耶達赫所言非實的證据。相反,他們披露了部分有關祖巴耶達赫提到的會議的情況,證實了開會的時間与地點。”此后,CIA“巧妙”地將部分證据和怀疑傳遞給了沙特与巴基斯坦的同級別情報部門。“不到一周時間,沙特与巴基斯坦就給出了惊人相似的答复。兩國均表示對美國提供的證据經行了徹查,并聲稱美國提供虛假證据且用心險惡。”

CIA顯然無法接受沙特与巴基斯坦的否認,皮斯納寫道,但沙特与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戰爭以及伊拉克戰爭的形成中具有關鍵作用,因此美國此時不愿与沙特和巴基斯坦鬧僵并引發國際糾紛。

2002年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的前參謀長勞倫斯 威爾克森在談及布什政府時表示,“當時的首要任務不是阻止另一場針對美國的恐怖襲擊,而是找到伊拉克与基地組織有染的确鑿證据。”

消失的證人

据皮斯納描述及其他消息來源的證實,祖巴耶達赫提到的三名沙特親王在四個月內相繼身亡。

沙特媒体2002年7月22日報道稱,43歲的艾哈邁德親王在接受腹部手術后死于心髒病突發。

次日,蘇丹親王前往艾哈邁德親王葬禮途中遭遇車禍身亡。

一周后,法赫德親王在沙特旅行時因夏季天气炎熱“缺水死亡”。

2003年2月,巴基斯坦空軍高級官員米爾所乘坐的飛机飛至天气狀況良好的巴基斯坦西北部邊境省時墜毀,同机的米爾妻子及其余15人全部身亡。

至于圖爾基親王,“9 11事件”發生的十天前他卸任沙特情報部門領導,轉而前往英國擔任沙特駐英大使。

“褲兜里的發現”

《紐約時報》記者詹姆斯 萊森在其2006年出版的《戰爭之國》一書中披露了祖巴耶達赫案的另一細節。他稱,祖巴耶達赫2002年被捕時,隨身攜帶了兩張銀行卡,一張來自沙特,一張來自科威特。“這是一個罕見的發現,”萊森寫道,這些發現說明,作為本 拉登團隊里的高級軍事指揮官,“祖巴耶達赫擁有波斯灣地區主要金融机构的賬戶。”這也是唯一一件發現類似證据的案件。

“然而,巴基斯坦當地的FBI与CIA探員清查祖巴耶達赫隨身物品后并把它們打包送回美國檢驗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萊森說,“鮮有證据表明美國對祖巴耶達赫的銀行卡進行過積极的調查也許僅僅是疏忽了銀行卡,但也有可能是這一點被故意忽略掉,因為調查結果很可能揭示基地組織和中東地區要員的聯系,尤其是沙特的關鍵人物。然而,沒有人愿意知道這個答案。”

萊森還指出,同樣沒有證据證明調查人員對祖巴耶達赫就銀行卡的情況進行過詢問。一名消息人士告訴萊森,銀行卡“從來沒被仔細調查過”,并將此歸咎于“缺乏能力”。但在“9 11事件”后,美國動用了大量的資源來保障針對該案的調查。因此,該消息人士如此斷言實難被理解。

最后,萊森還說,美國調查人員在當地招募了一名与塔利班、基地組織以及沙特情報部門都有聯系的穆斯林金融家來調查此案。此外,萊森的沙特線人還告訴了他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就在祖巴耶達赫被捕前后,“沙特情報部門官員掌控著所有有關祖巴耶達赫擁有上述金融机构賬戶的記錄。隨后,這些記錄消失了。如此一來便沒有任何辦法再追查祖巴耶達赫賬戶上的資金流動。”

銷毀證据

一些受廣泛認同的描述稱,祖巴耶達赫此后被運往泰國或是另一處CIA“黑點”(即秘密審訊地)接受審訊,他是第一個被美國施以水刑的俘虜。在審訊時CIA還對其使用了除“坐水凳”外的一系列刑訊手段,如強迫裸体、壓力姿勢、身体傷害、關小黑屋、禁止睡覺以及只提供固態食物等。据部分消息人士透露,在被施水刑期間祖巴耶達赫沒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反而是在常規的審訊中吐露了一些有用情報。此后,調查人員就伊拉克的情況對祖巴耶達赫進行了審問,但沒有證据證明他們調查過沙特在“9 11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當然,能夠證明審訊祖巴耶達赫時發生了什么的最有力的證据就是審訊現場的錄像。然而,該錄像于2005年被銷毀。當銷毀錄像的行為在2007年被曝光時,有人猜測CIA是為了掩蓋他們刑訊逼供的事實。波斯納則稱其為“巧合中的巧合”。他認為這些被銷毀的錄像可以證實他對沙特皇室成員与襲擊有關的描述是否屬實。“很容易(就證實了)”,皮斯納說。

2010年,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波特 戈斯承認了他親自下令銷毀這些錄像。皮斯納在其個人博客上評論說,“讀讀《美國為何沉睡》的19章就清楚為什么這些錄像被銷毀了。”

阿布 祖巴耶達赫揭露沙特皇室為“9 11”襲擊提供經濟支持的話題已經淡出人們的視線,只是偶爾才會被提及。美國官方沒有在任何針對“9 11事件”的說明中提到此事。美國《時代周刊》2003年提出質疑稱,這些是否就是在國會听證會時被壓制的28頁報告中的一部分。

“9 11”調查委員會在后來關于赦免沙特人的報告中,沒有提及祖巴耶達赫揭露沙特皇室成員的那部分。此外,皮納斯在《王國的秘密:沙特与美國秘密聯系的內幕》(2005)一書中披露,這些材料從來沒有上報給調查委員會。

該說法很快就得到證實。9 11調查委員調查員菲利普 澤里庫在2007年一份給委員會主席的備忘錄中提到,調查委員會曾明确要求CIA提供有關“祖巴耶達赫在審訊中談到沙特親王”的信息,然而“從記錄中我們看不到CIA對此有任何回應”。

据媒体報道,祖巴耶達赫于2003年9月被轉移至關塔那摩監獄,并關押在一座“獄中獄”內。2004年,由于最高法院當時的一項規定有可能使巴耶達赫接触到其律師,因此他被暫時轉移出關塔那摩監獄。直到2006年,祖巴耶達赫再次返回關塔那摩監獄并一直被關押于此。祖巴耶達赫是沒有受到過任何指控的在押犯人之一,他也不會有机會等到法庭的審判。

2009年,祖巴耶達赫的律師約瑟夫 馬古列斯稱祖巴耶達赫看上去很糟糕,由于在戰爭中受傷并且遭CIA的刑訊逼供和隔离,祖巴耶達赫“認知能力正在減退”并且“大腦受到永久性損傷”。

然而,這些對人們來說無關緊要。今天大部分人一致認為,阿布 祖巴耶達赫并不重要。奧巴馬政府在2009年司法部備忘錄中表示,祖巴耶達赫并非基地組織成員,充其量不過是一個“行政人員”和“旅游經紀人”。

大家繼續向前看吧,這里沒什么值得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