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席勒學會的第四次大會: 為了拯救人類,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

2013年4月13,14日席勒學會的第四次大會

為了拯救人類,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

(點擊這裡英語語言的視頻和成績單)

2013年的早春,我們在德國法蘭克福附近的一個小鎮上召開了席勒學會的國際會議。這是六個月以來召開的第四次國際會議,其中的兩次是在美國的東海岸,兩次在德國的法蘭克福。

這次會議的主題是針對目前的世界格局,我們怎樣改變思維方式,才能徹底改變現在的國際經濟系統和文化氛圍。海爾嘉澤普-拉魯旭太太,席勒學會的創始人,在開場白中強調:德國詩人席勒一生奮鬥的目標就是找到真正的自由。席勒認為我們能通過完成我們的使命來達到自由境界。做到這一點的必須條件是擁有美好的心靈,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滿腔熱情的完成人類必須完成的使命。席勒說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天才了。

我們有幸請到來自五湖四海的同仁和擁有共同目標的朋友。當時在場的有大約400人,來自30來個不同的國家。除了歐洲和美洲大陸的代表團之外,還有中國和日本的貴客,澳大利亞的代表團和俄羅斯的科學領域代表團等等。

會議的第一部分主要是關於俄羅斯科學領域提出的地球防禦措施(IDT),這跟80年代拉魯旭先生提出的戰略防禦倡議(IDS)很相似。對地球的保護政策要求我們跟各國科學家合作,尤其是在這方面有先進技術的國家,對我們共同的家園地球的周圍環境作深度了解,研究地球在太陽系的位置以及太陽系在銀河系的運動。這樣我們才能未雨綢繆,對隕石和彗星等對地球的威脅程度降到最低。拉魯旭政治運動委員會的年輕研究員與俄羅斯的科學代表們對此作出了深刻的探討。

第二部分主要是在未來的五十年裡,我們怎樣才能調動所有的力量來發展歐亞大陸。各國代表各抒起見,法國原總統候選人謝明德先生指出在歐洲歷史上,尼古拉-庫莎的貢獻是歐洲獻給歐亞大陸發展的最好禮物,他的相對統一理論值得我們思考。來自日本的代表是原日本經濟部長,也是日本政府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代表。他說歐美國家完全可以用90年代亞洲金融風暴為例,避免2008年雷曼兄弟銀行倒閉所帶來的金融危機,而事實恰恰相反,導致歐美國家失去了珍貴的二十年。中國代表是中國國際關係研究所的歐洲負責人,他指出在當前動蕩的中國和世界格局,孔夫子的思想尤為重要,我們需要重新考慮孔子的仁政,從大局出發,為別人的利益著想。來自烏克蘭的代表指出自從蘇聯解體,烏克蘭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後,國家的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一落千丈,這就是為什麼她願意同國際拉魯旭運動以及席勒學會合作來發展自己的國家,這也是所有代表的共同心聲。

拉魯旭先生一再強調,如果我們不摧毀目前以倫敦城為中心的大英帝國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創造未來。所以首先要做的是在大西洋兩岸國家盡快恢復格拉斯-斯蒂格爾銀行分離政策,因為這對那些目前叱吒風雲的金融寡頭是一次致命的打擊。然後重組經濟模式,用美國建國方針為例,實施公共信用制度來發展經濟,同時創造文藝復興,我們還在大會期間上演了莫扎特的安魂曲,並把它作為美好未來文化的典範。

我們需要大家的參與來完成這個人類共同的使命!


對人性尊嚴的慶祝

2013年4月13/14日在德國法蘭克福召開的席勒學會大會的重要部分,是13日晚上的古典音樂會。音樂會的高潮應該是莫扎特的安魂曲,同時也是為了紀念法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逝世68年.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這次合唱和樂器演奏的人大多都是政治志愿者,他們愿意為創造新的科學,經濟和文藝复興而奮斗,為改變目前的國際經濟模式而獻身。

席勒學會的名字來源于德國“自由詩人”費里德里希-席勒,他當時完全意識到古典藝術在一個人的發展過程中起到的作用,以及古典藝術在治理國家的事務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對于席勒來說,美好的事物,真理,愛,歡樂和理智是分不開的,最好的例子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有前三樂章作准備,第四樂章表現出對人類最高的贊美。貝多芬運用了席勒的詩歌“歡樂頌”,“歡樂女神圣洁美麗”,歡樂女神体現出人類的創造力,用隱喻的手法表現出人類為了后代而活著的決心。

海爾嘉澤普-拉魯旭女士在這個理念的基礎上,加上美國獨立宣言的思想,創辦了席勒學會,并希望我們共同努力把這种思想發揚光大。


法蘭克福席勒學會大會決議: “要么是格拉斯-斯蒂格爾,要么是大面積死亡”

下面的決議是2013年4月14日席勒學會召開的兩日大會結束時通過的,題目是為了拯救人類文明,創造一种新的范式。

“我們,在座的各位來賓,來自五湖四海的代表同仁,今天有幸聚集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我們通過投票,一致支持在美國國會上下兩院立即通過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也就是瑪西-卡普特与沃爾特-瓊斯的眾議院決議129(H.R.129)’恢复謹慎的銀行系統法令’。

“我們一致認為這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只有恢复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才能阻止當前世界經濟模式帶來的大面積死亡后果,這也是打斷大英帝國枷鎖的必要武器。總而言之,要么是格拉斯-斯蒂格爾,要么是世界人口的急劇減少。

“我們在我們各自的國家也愿意獻身到這個事業。而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僅僅是万里長征的第一步,我們必須用美國首任財長亞歷山大-漢 密爾頓的公共信用制度來代替如今的金融制度,利用國有銀行來實現世界經濟的重建工作。這其中包括各個國家有擁有貨幣的自主權。如果我們想為人類創造未來的 話,就必須結束通過戰爭解決糾紛的地緣政治,而是為了人類共同目標而奮斗,例如解決世界貧窮問題,通過地球防御政策保護地球不受到外太空實際存在危險的傷 害。

“立即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是不可替代的第一步,否則其他的步驟都無法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