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人類的一种理論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魯旭

2013年2月22日

前言

世代相傳至今的關于人類對宇宙的認識,通常都是建立在由器官感覺總結的經驗的直接表達上的。在此,我們應該由此對人類提出一個重要問題:每個人的直觀感覺通常是真的呢?還是在不同程度上跟快感和痛感的肉体感覺區分類似呢?我在此要闡述的是,個人感覺本身是“正确”還是“錯誤”,對這個問題作假設本質就是錯誤的。

目前百姓的普通觀點,我們叫“領導潮流的大眾觀點”,在認知論上是“是非顛倒,黑白不分”的。我們不能用器官感覺總結出的經驗來證明這個問題:也就是“事實本身”不能證明,而是要運用宇宙的物理原則推出的真理來證明,例如普朗克和愛因斯坦當年做出的貢獻。換言之,一系列的事實堆積起來不能證明什么,我們需要針對物理原則進行討論。例如開普勒對“暫代性假說”的發現,推出万有引力原則,這涉及到當時人們應該解決的最重要的問題。

然而,我們還有其他一些至關重要的問題需要考慮,例如“物理經濟”這個概念的官方解釋是否正确等。

第一章:戲劇本質上的原則

生活在同一空間的非生物,生物和人類共同總結的經驗,引出一种特別的境界,那就是人類的思維。

首先,我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指明一些依賴感官經驗生活的人。這些經驗沒有任何可靠依据,但是感覺在不同程度上有反諷意義,我們通常應該把不同程度的感覺看成一個整体來對待。比如,試圖把“物理科學”和“古典藝術”完全分開是荒唐的,而我們能否用同樣的方式和意愿對待這兩者也是問題。人的直觀感覺在這看似相反的領域是不同的,然而我們的感覺在這兩個領域上又是統一的,完全不能分開的。

例如巴赫的古典音樂作品,以及古典戲劇和詩歌都是治理國家的重要因素,它們有不可取代的角色,并能滿足人類文明的急切需要,最終達到人類的進步并創造和平。

我剛剛提到的這种對立統一已經被黎曼和同年代的几位科學家論證過。古典藝術和物理科學這兩個領域應該在嚴格的古典藝術手法下發揚光大,并受到統治階級的同樣影響,比如布萊姆斯,普朗克和愛因斯坦。

現代歷史的文化路線是從菲利波-布魯內列斯基和尼古拉-庫莎開始划起的,他們代表了歷史的一個轉折點,還包括庫莎的繼承人開普勒的一些成就,這些都證明物理科學和古典藝術既是一個不可分開的整体,又是這個整体中截然不同的部分,每個領域都有他的唯一性。

科學与藝術

我們拿莎士比亞的晚期作品之一“亨利五世”作例子,我注意到莎士比亞如何利用開場白和收場白,并在全劇過程中利用旁白這种創作手法。尤其是開場白,我們可以拿它跟席勒的華倫斯坦三部曲的构思方式作比較。

現在,我們可以用亨利五世和華倫斯坦的舞台表演,以及我談到的開普勒的“暫代性假說”,還有“古典隱喻”手法代表作,巴赫的“前奏曲和賦格曲”一起做比較。

我們應該明白的是,事實的真相不是我們在舞台上看到的戲劇:它通常是反諷方式,主題僅僅存在于觀眾的想象中,我希望在舞台上的每一個演員都具有想象力,這樣觀眾能想象到的比听到和看到得多的多。

開普勒的“暫代性假說”把我們直接帶到這個問題的核心。“開普勒的發現僅僅是對“事物本身”的感覺得出的結論,還是一個宇宙通用的原則呢?”從庫莎的“論博學的無知”和開普勒的偉大發現中可看出:這個原則的表達是宇宙本身的一部分。

對這個問題的深入研究在不久的將來會很有用處。低級的大眾觀點跟我們歸類于設想的事物這兩個不同的領域,被隱喻的手法合二為一了:它們是想象力中的完全不同而又不可分開的領域:也是這兩者的統一构成了人類思維的無窮力量,其中的每一部分都不能單獨存在。

我們拿音樂作曲家截然不同的創作目的來舉例吧,一方面有海頓,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舒曼,和布萊姆斯,另一方面有道德敗坏的李斯特和瓦格納,和二十世紀能跟他們相媲美的小丑們。對這兩种藝術手法不同的證明,很大程度上我們能從巴赫的前奏曲和賦格曲中找到答案。

“古典藝術”手法和“浪漫主義”手法有本質性的區別。

讓我們再回到莎士比亞的亨利五世的舞台上,旁白說:啟動我們的想象力吧!演員和觀眾都需要對演員的行為表現做出假設。机械滑稽的小丑的表演和古典藝術創作手法的根本區別,就是“有創造性的想象力”。這樣定義的“想象力”跟所謂的器官感覺本身相比是不完整的嗎?再問一遍這個問題,一個古典藝術家和一次普通的交談,哪一個更能表達深層意義呢?

誰對誰說話?

我們經常听到自己大聲說話,或者默默私語,那么我們到底听到什么,對誰來說,為了達到什么目的呢?或者當我們在聆听的時候,我們究竟听到什么了?這跟我們作為觀眾的意愿有什么不同?作品試圖通過我們或對我們要表達的什么內容呢?我們要求的是什么,從誰身上得到,目的是什么?

在巴赫的賦格里面,构思是有原則性的,不允許添加多余的音符。莎士比亞跟古典詩歌的創作也与此類同。這個原則要求我們不能為所欲為,而是被非常嚴格的規則所拘束。這些規則是創作的向導。

我在這里想給大家一個惊喜。讓我們回頭看看,美國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朝鮮仁川登陸時做出的決策吧。如果當時他沒有那么做,那么今天的戰略狀況該有多么嚴重。

仁川登陸

仁川登陸被事實證明是一場胜利之戰之后很久,還有一些頑固不化的人拒絕接受這個事實,麥克阿瑟不僅打胜仁川一戰,而且也阻止英國在那里制造核能戰爭的可能性。幸運地是,當英國企圖繼續戰爭時,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控制了局面。然而肯尼迪總統的被殺為以后的多年越南戰爭開辟了道路,后果是英帝國為了自己的利益造成的美國人民多年意志消沉,經濟滑坡,導致目前大西洋兩岸的經濟解体和核能戰爭的威脅。

更可怕的是,英國女王通過她的勢力保護兩屆美國總統,布什和今天的奧巴馬,當今世界正面臨著殘酷的大屠殺威脅,后果是把現在全球的七十億人口減少到十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和原英國首相布萊爾正在加速這個過程,布萊爾,英國女王和奧巴馬利用“糧食緊縮政策”致使在全球范圍內產生人口大批死亡的現象。

令人憤怒的是,美國政府和其他一些國家在大西洋兩岸加速通貨膨脹的到來,這將造成歷史上最嚴重的人類繼續存活問題。

然而我這篇報告的目的比較特殊。當然,我不同意美國當局的政策,也不同意英帝國的政策。但是我自己的能力有限,然而我對戰略戰術的科學性研究是必須被愛國人士所采納的。

第二章:我們是誰?

我們通過可靠的渠道得知,我們太陽的存在不超過二十億年,更悲哀的是,人類在這個太陽系里的存在也不會超過二十億年。唯一讓我們感到安慰的是人類的思維能力,如果我們愿意提供人類自我發展的潛力,通過能量流通密度找到新的選擇,帶領我們到一种新的生存方式,這就說明我們有可能在太陽系以外找到新的住處。

我們完全有理由對人類的潛力抱積极態度。我提到過歷史上一系列帝國主義和類似的悲劇。今天我們沒有很多選擇,這個罪過應該屬于從羅馬帝國一直到今天大英帝國的金融寡頭体系。當時羅馬帝國的滅亡和今天伊麗莎白二世統治的大英帝國沒有什么區別。

能力流通密度的提高,從核裂變到核聚變以及物質反物質這個過程帶來的發展,能鼓勵人類更好地了解銀河系甚至更遠。而我們的障礙就是存在至今的帝國主義。

盡管英國傀儡奧巴馬正在加速目前的解体過程。但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是,我們自己愚蠢到寬容像英國女王和奧巴馬這樣的金融寡頭的瘋狂作為。

比如,科學家愛德華-特勒寫的關于如何保護地球,抗拒彗星以及對人類更有殺傷力的武器,比如核武器。奧巴馬對國家航空航天局的預算緊縮政策大大加重了人類在地球上居住的危險性。這种危險從七十年代開始,但是僅僅從里根總統退了之后才進入全面崩潰的過程。美國的物理經濟生產力從六十年代末就開始后退。最殘酷的潛力丟失是從蘇聯解体開始的,這不僅針對蘇聯本身,而且牽扯到中歐和西歐的主權國家的崩潰。

無論如何,我們現在在太陽系居住的問題已經變得很緊急,而且采取“地球防御”的緊急措施已經有些晚了。幸好我們還能找到在現有經濟模式下想象到的更好的方案。

徹底清掃現有系統

目前的歐美國家都面臨著歷史上最危險的通貨膨脹的威脅。首先要做的是清除大西洋兩岸國家金融市場的天文數債務。我的同事德尼-斯莫爾對這种假帳坏賬的原因和本質作過闡述。然后在美國境內和歐洲對經濟模式實施兩個緊急政策,首先,像羅斯福總統那樣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用聯邦信用系統來提高每人每平方公里的生產率;然后用信用制度來代替目前的金融制度,并提高能量流通密度。如果沒有這些政策的實施,后果將不堪設想,即便不是人類的滅亡,也是大面積死亡。因此,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