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林登-拉魯旭:國家合作能消除戰爭的威脅


[拉魯旭先生2012年8月2日在華盛頓對發展中國家代表作的報告]

大多數人都知道,我們現在正面臨著人類社會最嚴重的危機之一。目前的緊張局面已經促使我們考慮,是否應該使用熱核武器了。

這個問題大約從60年代起就開始威脅我們,那時是蘇聯的熱核導彈,現在成了日益劇增的熱核武器。 60年代中期,軍事方面的專家就知道熱核戰爭是毀滅性的戰爭。這並不意味著人類馬上要徹底滅亡,但是我們必須清楚這可能是導致人類滅亡的導火線。

現在的情況是:一方面,俄羅斯和中國反對戰爭,為了和平而奮鬥,另一方面,一部分瘋狂勢力想利用中東地區為主戰場來引發世界大戰,這是對全人類的威脅。這個問題成了我們愛國者思考的重點。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成員,以及俄羅斯和中國的一些領導者正在竭盡全力阻止中東地區的戰爭。戰爭雖然暫時沒有開始,但是危險性依然存在。

另一方面,我們正處於最嚴重的金融崩潰階段。崩潰的中心是大西洋沿岸地區一直到非洲,當然非洲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因為他們一直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如果不採取一定的措施,那麼經濟系統今年就會解體,如果現任總統不幸再次當選的話,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當然,現任美國總統正處於困境,他所犯下的違反憲法罪行足以被踢出白宮。我們已有先例:尼克鬆就是在70年初被彈劾的。目前在美國所發生的一切和當年很相似。所以要馬上彈劾奧巴馬。

奇蹟出現的可能性

當然,在整個過程中還是有好消息存在的。我多年的敵人,大英帝國最近有一些被動的好的表現。下面的例子證明還是有“真理”存在的。最近,有一些控制國際金融界的英國要人,倡議和美國合作恢復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這肯定不是來自奧巴馬。而是我們多年來奮鬥的結果,因為沒有格拉斯-斯蒂格爾就不能拯救美國。

首先,可喜的是俄羅斯和中國,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共同合作,暫時阻止了地中海地區的戰爭局勢。然而我們必須對經濟系統進行改革,尤其是大西洋沿岸地區。因為這已經涉及到世界經濟。

目前整個歐洲的情況不是經濟危機,也不是衰退,而是經濟系統的解體。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能阻止它的到來嗎?

歐元系統的崩潰直接影響到中國和其他國家。太平洋地區國家儘管有重重困難,但是更穩定一些。大西洋地區的經濟系統是用鐵絲拴著,或者用牙膏粘著的。所以我們必須在年底之前阻止它。這是可以做到的。

經濟恢復從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開始

我想,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解決方案。

我們從地球不同的角落聽到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是能阻止大西洋地區經濟解體的重要措施。亞洲國家會積極參與這次改革的。我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實現它,從而開始和別的國家一起進行經濟恢復工作。

讓我們看大西洋地區各國的經濟情況。歐美的實物生產力幾乎為零。美國所謂的財富是虛假的貨幣財富。美國的工業已經不復存在了。人們的技術水平也一去不復返了。 25歲以下的青年人的狀況非常可怕。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後果只能是熱核戰爭。

然而,我們必須採取國家間的合作來改革經濟。原則上,大西洋沿岸地區是很容易做到這一點的。政治方面是否可行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真正恢復經濟是不容易的,因為歐美的各個國家都失去了他們的生產能力,肯尼迪總統被刺殺後,美國的經濟生產力就直線下降。

熱核戰爭的威脅

如果我們要重建家園,就必須有雄心壯志,但是需要小心謹慎地去做。大多數美國勞動者已經失去了生產技能。歐洲中西部的情況很相似。歐元系統對整個歐洲都有致命的打擊。而中國和印度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歐美市場。所以大西洋地區系統的解體對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

中東地區的戰爭會直接影響到俄羅斯。去年夏天,奧巴馬政府摧殘利比亞之後,他們想馬上打擊敘利亞和伊朗。這種可能性依然存在。幸虧俄羅斯政府控制局面沒讓戰爭繼續下去。中國也在同一條戰線上。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從另一方向阻止戰爭。因為其中的任何一個成員都清楚地知道熱核戰爭意味著什麼。全世界都知道美國在太平洋上的海軍勢力。我們完全有能力一下子摧毀世界的一部分。所以我們必須堅決制止它。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很清楚這個道理,他們和俄羅斯一起阻止了對利比亞的進攻。我們也不能打擊敘利亞和伊朗,因為一旦這變成世界大戰,那就是熱核大戰。

歐洲國家的軍事力量儲備日益薄弱。全世界只有兩個強大的軍事國。第一個是美國,美國是西方唯一有強大熱核和海上軍事力量的國家。另一個是俄羅斯。英國的熱核力量很微弱,他們沒有儲備。只有美國有足夠的軍事儲備摧毀地球的一大部分。

問題不光是核武器爆炸的問題,而且這產生的一系列嚴重後果威脅到所有的人。因為你必須考慮熱核戰爭對氣候的影響問題。我們應該從戰略角度考慮這種戰爭帶來的一系列不堪設想的摧殘。

我之前提到,現有的世界經濟模式已經不能真正運行。一些亞洲國家有一定的生產和經濟增長。但是這個增長率嚴重依賴於世界貿易的繼續與否。所以世界經濟直接或間接地涉及到每一個國家。

突然到來的變化

陽光明媚的一天,英國帝國主義一派的要人突然改變主意,他們說英國必須改變經濟模式,實施美國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美國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的取消, 是今天全球經濟崩潰的原因。我們能在許多歐洲國家看到這種賭博性的體制-倫敦同業拆放利率(LIBOR)正在摧殘實物經濟。今年八月,我們可能要面臨歐洲經濟系統的解體。但是我們能用格拉斯-斯蒂格爾來阻止它。這個法令意味著我們要把現有的投機資本丟到垃圾箱裡。我們告訴那些紳士們,你們完蛋了。這樣,倫敦城和華爾街的金融寡頭就此煙消雲散了。這就是羅斯福總統30年代救國的方針政策。這個政策帶來的正面影響那麼大,以致於到90年代才被取代。從此,歐美世界就進入了通貨膨脹時期。

其實在許多國家都不難看出格拉斯-斯蒂格爾帶來的益處。我們也知道許多金融家不喜歡這個主意。西方世界的金融人士製造了難以想像的通貨膨脹。比如:西班牙,希臘,意大利等國家正面臨解體。

我們要繼續生存下去

我們現在正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從1763年以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成立為標準,到處強加給別人帝國主義直到今天的大英帝國,最近發生了一些質的變化。現在是敵人自相殘殺的時候。尤其是英國金融界的頭目知道他們已經走到盡頭了。最近在美國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在掠奪國家的金融強盜中間,幾個最大的銀行家讓人意想不到地宣言:“我們必須改革,我們需要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

格拉斯-斯蒂格爾對許多政府來說是不難理解的,至少從表面上來看。我們告訴那些銀行家,我們不會做任何事情來拯救那些毫無價值的,由投機獲得的資本。如果你們不能生存,我們會幫助你們安全破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義務償還由投機賭博產生的債務。

世界的許多國家都存在著巨大的生產潛力。對於沒有一技之長的人,我們完全可以運用大型基礎建設工程來培訓他們,讓他們有用武之地。太空探索計劃對世界的未來至關重要。對月球和火星的進軍是改善地球上人們生活水平的必備條件。這並不是說我們要馬上乘宇宙飛船去火星,意思是火星是人類為了發展地球而必須到達的區域之一。有遠見的政府都會這樣想。月球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從地球直接到火星需要太多能量。我們需要在月球上開發工業,作為到達火星的必經之路,而月球工業化這個使命我們這一代就能完成。使用熱核聚變作為推動力,我們就能在一個星期內從月球到達火星,這將是人類在太陽系內活動的一個里程碑。

因此我們需要各國的合作,來推動科技進步和每個國家不同程度的發展。進軍月球和火星的計劃要求各個主權國齊心協力,朝著共同的目標努力才能完成。

信用制度:真正的財富

直到現在,還有許多人認為金錢是經濟的基礎,這是完全錯誤的。經濟的基礎是用人們的生產技術和能力的提高來創造我們所需要的一切。我們要做的是不再把金錢當作財富,而是把物理信用制度當成真正的財富。

問題是我們怎樣才能清楚地解釋:金錢本身沒有價值,只是投資需要的工具。雖然很多人更願意這樣想,而不去隨大流,他們也明白上述的改革方向,但是空缺是真正徹底地理解信用制度。

美國有信用制度的基礎。馬薩諸塞州的第一個條例就是建立在信用制度上。但是那時的大英帝國不喜歡,廢除了這個制度。美國憲法也是以信用制度為基礎的,而不是金融制度。英國強迫我們使用帝國主義的金融制度。在林肯的領導下的南北戰爭時期,我們使用信用制度打敗了英國侵略者。羅斯福總統是這個優良傳統的繼承人。美國的幾個經濟學家對此相當明白,英國的同行從相反的角度了解信用制度的重要性。

北美水利能源聯盟:歷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

60年代,美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水利工程項目,這不但能夠改善水利,而且能把沙漠變成綠洲。其中一個計劃是北美水利能源聯盟(NAWAPA)。這個計劃需要20到25年來完成。它是人類歷史上能設想到的最大水利工程,但是自從肯尼迪總統

被刺殺就被擱淺了。俄羅斯用不同的角度去看水利工程。中國的南水北調工程是同樣的理念。

非洲大陸從來沒有被正確對待過。只有這樣的大型發展計劃才能讓非洲獲得自由。貧窮,技能缺乏,這些都能解決。過去已經做到,後來非洲大陸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那裡是最需要發展的地區之一。

關鍵問題是:如果我們改變現有的金融模式,我們就必須在國家之間取得信任。這是我們要爭取的。中國已經在非洲做了不少工作,這很好,雖然有人拿這開玩笑,但是很重要,中國是唯一為非洲做貢獻的國家。

合作是建立在國家主權上的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需要從這個必將導致戰爭的經濟模式中解脫出來,認識到人類的共同利益,同時也不能忘記國家的主權。現在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最佳時刻,因為主權國家的合作能阻止戰爭的發生。沒有一個正當的理由認為熱核戰爭對人類社會是必不可少的。

我們需要建立國家主權,因為這涉及到人的思維問題,你不能忽視一個民族的文化和發展程度,而企圖盲目和別的國家合作。主權國家是必須的,主權國家之間的真誠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很緊急的。即使我們還不能相信能實現上述的計劃,至少在不同的民族之間建立信任來保護他們各自的主權。國家的主權意味著奴隸和貧窮的結束。

這就是目前的狀況,所有的一切都處於懸念狀態。我們不知道具體什麼時候,大崩潰很可能在八月份發生。我們只能竭盡全力阻止它的到來。

這就是今天我想說的。整個人類的命運處於崩潰的邊緣。同時,也有一些有魄力的國家和人民,如果他們能合作,就能馬上解決問題。但是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問題和解決辦法的存在,和對關鍵問題的理解程度。因為我們需要合作,所以我們必須全力以赴去幫助別人理解重點問題,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