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性的號召: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前夜!

Print This Post

海爾嘉 澤普-拉魯旭
2011年11月19日

“我害怕不久的將來,某一天早晨我們醒來,這件事情就發生了,他們已經發動襲擊了。”

這是美國中心指揮部原總司令,約瑟夫-好爾將軍針對伊朗的軍事威脅問題給我們作出的回答。幾天之后,尼古拉-瑪卡洛夫,俄羅斯軍事力量的總指揮警告,俄羅斯會被卷入一場地區核戰,並且這很可能會蔓延到全世界。還有其它美國軍事官員提醒大家注意襲擊伊朗后“不可收拾的后果”。中東的一些專家也提出對伊朗的任何打擊都意味著第三次世界大戰。

當威脅如此可怕並且讓人難以置信時,它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圍,人的思維都本能的想避開這個事實,為了保護自己。用大規模殺傷武器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就屬於這種情況。攻擊利比亞,現在目標又對准敘利亞和伊朗,很多人已經意識到暴風雨即將到來。其實他們已經有過同樣的經驗,攻擊伊拉克之前所做的負面宣傳是完全一樣的。那些軍事官員說他們不再關心新報道了,因為那都是些為戰爭煽風點火的信息。

然而最好是敢於思考可怕的事,因為隻要個人和政府利用想象力,研究細節,預測用原子生物化學武器挑起的全球戰爭的一切后果,“在午夜到來的前五分鐘”,我們才有可能阻止戰爭並且改變歷史走向。一些有權勢的人相信,利用戰爭把世界人口減少到二十億是理想的結局。但是幸存下來的將會有怎樣的人性呢?即使我們之間有幾個幸存者,他們會幸福嗎?或者他們不願意受到詛咒,更希望死去的好呢?

這個號召的目的是喚醒百姓,呼吁有影響力的人盡其所能來阻止戰爭。我們號召各國政府像丹麥外交部長韋利-叟恩道一樣,公開聲明他們的國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攻擊敘利亞或伊朗。而且大西洋沿岸尤其是歐元區的經濟衰敗,是加速戰爭的因素,所以必須要鏟除。

12月8-9日歐共體峰會的討論結果比現有歐洲政策可怕的多:對於歐元下跌和銀行崩潰沒做任何事。債務急剎車,預算由歐洲委員會控制,更堅決的處罰違背歐洲條約的國家,“更歐洲化”隻能喪失更多的國家主權和民主,經濟困難,百姓沒有未來:這都是“墨科爾-薩克奇”政策的結果。大西洋沿岸經濟衰敗后的廢墟將會很殘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