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魯旭在大太平洋聯盟會議的演說

Print This Post

美國加州舊金山 2011年10月29日

好, 現在我們要說一些壞消息,但是對我們需要的利益卻非常重要。

我不想嚇唬大家,但是我想要警告大家,讓大家知道我們該怎麼看。我們現在正處於懸崖邊緣,整個世界體系,泛大西洋體系(因為大家反對泛太平洋體系),不僅瀕臨全球崩潰,而且承受著即將到來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威脅的臨界點上,所有這些威脅馬上就要爆發了。我們只要按照第25條修正案,第4款,把美國總統奧巴馬趕出白宮,就可以避免這些威脅。否則,整個世界就會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戰。你們有些人可能會對世界大戰即將到來感到驚訝,但是現在我們已經站在即將爆發的邊緣。

最近爆發謀殺利比亞元首的事件,連同和他類似的其他國家領導人,這些事件都足以證明我們已經加速往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邊緣。這些並不意味著戰爭會爆發,但是至少證明,人們開始彈劾、暫停奧巴馬的職權,立即執行格拉斯-斯蒂格爾(Glass-Steagall Act ,也稱作1933年銀行)。只要奧巴馬還在職,他就不會執行這項法案。只有讓他離職,或至少讓他根據第25條修正案,第4款台下,否則就不可能執行格拉斯-斯蒂格爾。只要不執行格拉斯-斯蒂格爾,第三次世界大戰就很有可能爆發。(這是事實)

現在我們所講的不是要威脅大家,而是想告訴大家,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要做。

要了解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大英帝國,是他們引起這些問題的,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情,事實上,世界已經貽d始走向第三次世界大戰了。但是一如我剛才指出的,戰爭是可以避免的。

我們整個的世界體系已經面臨經濟崩潰的危機,尤其是整個泛大西洋體系,從西方到中歐和整個美國,上至北極下至南極。整個區域現在即將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中,不是嗎?事實上,奧巴馬受英國政府影響,英國國家運作機構的支持。

現在為了瞭解這一點,你們必需比較一下前兩次的世界大戰,當時的形勢和目前略有差異。除了二次大戰的日本,前兩次世界大戰,仍然集中於泛大西洋地區,加上日本在特殊情形下的角色。如今,情形有一點不一樣,以下列方式呈現: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巴爾幹危機是兩次大戰的核心。換句話說,巴爾幹半島和附近一些中歐國家的衝突正是納粹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點。因此,戰爭始於巴爾幹半島,直到所謂的中東。

現在,中東就像巴爾幹半島一樣,若戰爭要爆發,就會爆發了。首先是在中東發生事故,從反抗利比亞這件事來看,這件事是由英國、英國的魁儡歐巴馬和美國、法國一同操縱的。這個時候、這件事集中在中東地區。你們應該想想一戰和二戰時巴爾幹的角色已經被現在的中東地區所取代。

現在整個泛大西洋經濟體制已經開始崩潰了。也就是說,整個歐洲從大西洋一直到俄羅斯邊境經濟已經開始衰退了。這是金融破產,也是處在整體經濟瓦解的邊緣。這不僅僅是危機,也是經濟下滑,甚且是整個貨幣金融體系解體的連鎖反應。這就是我們所處的邊緣。因此,這個危機,歐洲和美國的危險程度,這些都是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前因。

現在,在這種情況下,重要的是世界大戰的中心已經從泛大西洋地區轉到巴爾幹和歐洲相關地區轉移到中東。你們想想看,二戰之後,尤其是自甘迺迪總統遭到暗殺之後,中東地區所發生過的事情,一直出現各式各樣的戰事,進而延伸到其他國家。具體的說,就是從地中海,延伸到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直到現在,這個戰場上一直出現的都是巴爾幹式的戰爭。

事實上,泛大西洋地區,包括所謂歐元區的整個歐洲、美國、英國和南方國家的經濟危機現在已經處於無望的破產階段。現階段。以目前的制度而言,完全無法可救,我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幫助泛大西洋國家免於兇猛的經濟危機。這就是戰爭爆發的導火線:這個泛大西洋的制度正在逐漸瓦解就和英國的經濟也只剩最後一口氣一樣。英國正如同他們在前二次世界大戰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樣,他們正是導致整個問題的始作俑者,現在從英國的角度來看,他們除了發起戰爭之外別無選擇。戰爭即將爆發,主要是以亞洲西部為支點,阿拉伯各國、阿富汗斯坦到巴基斯坦都有各種零星的小型戰爭,這些都將成為新巴爾幹戰爭的中心。

先別管地中海沿岸的這些國家,回頭看看巴基斯坦和他的邊境,這裡正是爆發全面「新巴爾幹」中心。

此外,這裡也是取代前二次戰爭巴爾幹地區的新領域,現在已經成為關鍵點。第二件事就是時機點,也就是歐洲和泛大西洋的金融體系進入危機狀態的時候。世界許多地方,尤其是高利率的超級通貨膨脹所在的歐洲和美洲,金錢所流竄的地方現在已經到了窮途末路,整個金融系統即將崩盤。可是,事實上,你可以掌控所謂的戰爭熱點,中東,也就是新巴爾幹,在掌控已經破產的英國和泛大西洋為中心的體系。也就是說,從英國和他們的同路人看來,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往發動戰爭,也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路上走。

現在,既然已經非常接近世界戰爭的引爆點,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有突發的大規模經濟危機、金融崩盤危機,以及發動蔓延至整個泛大西洋國家以及其他國家的戰爭。

這就是我們面臨的問題。

我們首先必須要做的是讓總統下臺,否則,我們的李致無法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到來。如果我們打破這個制度,趕奧巴馬下臺,採用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美國經濟就會慢慢復蘇,我們就能在歐洲和其他地方強制採區類似措施。如此,我們就可以終止正在加速的金融崩盤危機,啟動恢復的程序,從而避開戰爭的危機。也就是說,戰爭的危機是金融經濟現狀結合中東國家的危機,也就是發動戰爭的板機。

所以這就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然後就是實施我們在灣區舉行的泛太平洋地區會議中所談到的美好計畫。也就是說,奧巴馬必須下臺。我們將選出新的總統,不是馬上產生,就是依程序產生。奧巴馬下臺後,我們在美國和泛大西洋地區的經濟會全面復甦,更特別的是在亞洲、美國、加拿大等泛太平洋國家合作建立擴張計劃。這才是全面復甦的起始點,這些計畫應該存在的地方,也是這些承諾應該存在的所在。如同現在在中國、俄羅斯,現在所承諾並將執行的各項方案。
如果做到這一點,很明顯,歐洲就會有人起而反抗繼續和d從英國對歐元制度提出的計劃。歐元制度將會瓦解,再次回到昔日得主權國家,不會再退化成現在的情形,我們的經濟還是可以復甦,重建國家,往泛太平洋的方向推動。我們可以發動大型的經濟復甦發展運動。

所以我們會面臨困難、危險、威脅的問題。首先,應避免任何戰爭,除非已經控制住這件事,否則目前各國政府都知道,國際戰爭已經一觸即發。你們知道,如果奧巴馬依舊在任,你們就只能依靠這個已經崩潰的經濟。只要他還在位,國家危機就會上升。也就是說,一個極端恐怖的事會危害美國人民整體,以及其他國家的人民。

因此,我們可以選擇從灣區往前看,看過太平洋尋求與那裏的國家合作,這意味著美國從此將真正的復甦。另一種選擇,千萬不要這樣做,就是讓奧巴馬留任,這就幾乎不可避免,而且很快就會爆發另一場世界大戰。因為我們已經到達經濟的崩盤點,超級通貨膨脹的崩解過程;另一部分就是發展計劃的問題。因此,我們在這個方向上有選擇權。

今天早上和中午我們在這些問題上談論了很多細節,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

現在,我們的目標是要考慮其他的事情。我們不能容忍所謂的綠色計劃。因為,綠色計劃表示我們沒有能力滿足人們的需要。其中一項綠色計畫由英國大力推動,美國有一些人就和德國一樣為了這一類的綠色政策而採納了英國的方案。但是綠色政策意味著我們無法發展並改善高科技,這些都必須在美國目前人口的生產條件能夠持續,才能進行。因此,我們必須徹底取消這個所謂的綠色計劃。這是瘋狂的,我們沒有理由要支持。經濟不會因此而復甦,更可怕的這在美國是和戰爭本身一樣惡劣。

因此,我們有自己的選擇:我們可以決定是否這樣做。我們可以與中國合作,也可以看看俄羅斯或其他國家目前所進行的計畫。我們可以進行這一類的合作。

看看現在的情況,中國是世界上唯一淨成長的國家。印度擁有一些重大的特色。但是最根本的驅動力,首先來自俄羅斯,尤其是靠近亞洲的部分有很多大型計畫正在進行,主要是和中國合作。中國本身也是一股驅動經濟發展的力量。往南,還有印度,他們的情形並不可怕,甚至還有一些重要的潛能。如果我們與他們建立關係,歐洲將會走出綠色區域、後工業政策,並因此復甦,歐洲也將發現,這項成就來自俄羅斯、俄羅斯的遠東地區、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我們可以拓展高科技產品,促進經濟成長。這就是我們現時所需的前景,也是我的承諾。

我剛剛檢視過我們所擁有的機會,我們現在必須盡其所能的讓奧巴馬下臺(就是現在),才能阻止戰爭,他不下台就沒有辦法挽救美國經濟,美國和其他國家就會沒有生存的希望。所以一定要讓奧巴馬下台,理由就是:他瘋了,應該要彈劾他;不僅是他精神錯亂,他還觸犯了法律,他違反美國憲法,他應該立即下臺。無論是根據第25條修正案,第4款或者正常的彈劾程序,都應該立即停止他的總統職權,他在這兩項都有罪。

他撤職之後,我們馬上就能恢復國家的功能。否則,我們國家就完了。他必須離開。然後,我們就可以執行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阻止美國經濟崩盤。展開類似羅斯福在他的復興計畫中所使用的制度漢彌爾頓信用制度,美國的經濟復甦就會有進展。如果沒有這項計劃,美國多數的人民就不會有希望。

因此,這件事一定要做。一旦我們面對所謂的困境,並完成這些事情,與同意我們展望的人民建立泛大西洋的合作計畫,就能採取步驟阻止倫敦挑起的世界大戰。一旦我們完成了這些事,我們就邁向康莊大道了。而,這正是我們必須傳播讓世人聽到的重要訊息。

我希望聽到你們的回饋。我確定,這是令你們十分震驚卻又十分真實的訊息。如果我們想要有效地採取行動復興我們的國家,以及世人的和平(這是我們此時此刻最渴望達成的),這些訊息一定要傳播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