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已經結束,必須及時跳出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魯旭
2010年7月12日

自從1956年夏天預測到1957年2,3月的經濟突然下跌以來,我從來沒有發表過不被現實証明正確的美國經濟預測。和別人不同的原因是我的對手們使用完全無能的金融統計方式。

我在60年代的一系列預測被証明是對的,並引出了對60年代末70年代初布雷頓森林政策結束的預測。80年代也是同樣情況,然后1992,1996-98,2001,2004,最后是2007年7月。

我從來沒有做過統計性的預測,我把這個愚蠢的游戲留給華爾街的賭徒們。

我將對此做出解釋。

由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的取消引起的整個系統的崩潰是從1984年開始的。同時,未來聯邦儲蓄系統的主席阿蘭-格林斯潘開始搞陰謀來摧毀保護經濟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然而,他僅僅是倫敦市場摩根銀行的可憐下屬。

1999年格拉斯-斯蒂格爾的取消是由格林斯潘的病傳染給他的同伙勞倫斯-薩摩斯而造成的,這為前所未有的國際超級通貨膨脹開啟了先鋒。

從此,大西洋兩岸的經濟朝著比德國威瑪的通貨膨脹嚴重得多的方向發展。

目前的危機可以跟1923年春天和秋天對德國馬克的打擊相比 (防火墻)。甚至比1648年威斯特法倫和約以來所有發生的事件都嚴重。另外,英國和德國或其他的同謀明顯表示這次淪落的背后是“向威斯特法倫制度告終”。

2001年之后,大西洋地區市場的特點是實物經濟的崩潰,伴隨著純粹虛假的金融資本的增加。增加的速度之快是沒有人能之前預料到的。我們這裡談到上萬億美元的虛假資本填滿了華爾街的賬戶和英聯邦的金融機構。根據格拉斯-斯蒂格爾的標准,虛假資本的增長率和生產資本相比呈雙曲線型。

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尤其是大西洋地區,處於國際市場破壞所有國家貨幣價值的邊緣。總之,這涉及到一個整體性的中斷,從大西洋地區開始蔓延到全世界。

面對這種狀況隻有一個秘方,其他的都是瘋狂的。需要馬上在幾個重要的國家,包括擺脫英國傀儡奧巴馬統治的美國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從而實現以商業銀行為主的牢固銀行政策。

為了這個目的,我提出各國合作戰略決策,以美國,俄羅斯,中國,印度為首,和其他願意參與的國家一起制定國際固定匯率政策。

我們正處於一個關鍵時刻,情況可能會朝著最壞的方向發展,並會持續很久。為了避免這種可能性,我們需要在九月份之前盡快行動,在重要國家強行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令,除了像英聯邦這種無法收拾的狀況(盡管我很願意接納聯合王國並希望他們接受我的建議找到更謹慎的政策)。

崩潰的后果是,兩代人之內世界人口將從68億下降到20億,並非常貧窮。這個結果完全符合愛丁堡菲利普親王和他的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心願。

時間的控制問題

預測到什麼時候我們將跨過沒有回頭路的門檻是不難的。

想象一下金融負債包括期貨和投機物等(金融數目A)的增長和以格拉斯-斯蒂格爾為標准的金融貨幣(金融數目B)的下降,兩者之間有巨大的差異。這個關系是雙曲線型的。(所有不願意承認這個現實的人都可以閉嘴)。現在讓我們看從2007年8月起的美國銀行保釋計劃,歐洲也一樣。清楚的是,代表全世界70%銀行的因特-阿爾法小組破產了。歐洲人對強加給成員國的歐元所抱的幻想表明我們已經處於真正的激波邊緣,在此之后就不可能有文明的生活,除非我們馬上有效地實施格拉斯-斯蒂格爾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