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在亞洲听到心跳聲

作者: 林登•拉魯旭
2009年10月30日

正如最近中俄兩國之間協商所展示的,避免當前正在加速的全球性世界經濟崩潰的唯一方法是,通過合作停止由聯儲主席和他的伙計們發動,這种內在超通膨的貨幣主義學派系統。隨后有1987年10月,胡佛式股票交易系統的崩潰,本來可以關閉1987之后格林斯潘之類的系統,成功從當前貨幣學派政策轉頭,返回美國憲法規定的信貸系統上來,而這在富蘭克林羅斯福任上曾經恢复。現在,中俄在這种相同方向上做出了重要而印象深刻的一步,現在該輪到美國的复原了,接著來吧。

當參与者背离10月12日世界公共論壇“文明對話”的羅茲第七年會時,卻听到歐亞大陸三個世界巨人經濟复原的充滿希望的心跳聲:俄羅斯、中國和印度。一邊是充滿希望的發展,与此同時,還有加速的全球經濟崩潰危机,“后凱恩斯主義”的世界貨幣學派系統,進入了一個正在到來的,世界經濟崩潰危机的全新加速的階段,這支配了遍及美洲、西方以及中歐和中亞的事宜,也是非洲的主要議題。

听到來自中俄兩國令人鼓舞的心跳聲,這告訴我們,世界雖然仍處于致命的危險境地,但還沒有死絕。而跨大西洋政治經濟的病人,在几周几個月前,所有胜任的經濟學家看來几乎是進入生存末期階段,10月份最后兩周,類似發展在歐亞大陸已經爆發,這還是有希望复原的,并可以從整体上拯救世界經濟。

中俄兩國最近兩周完成的令人震惊的真實一面是,隱約指向那個應用自上而下不适當影響力的一些想法,而這种影響力,仍然影響著美洲、西方以及中歐國家。先不說奧巴馬總統及心腹對于大規模沖擊的蔑視品性,在這种大規模沖擊進程中,美國絕大多數人受害,政治勢力的支配權,仍然在臭名昭著虛偽的諸如此類的外國控制者手中,差不多就是托尼布萊爾木偶的奧巴馬總統,是前英國首相圈子里的人,也是華爾街-倫敦圈子里的人,而這些人的祖輩推出了阿道夫.希特勒,以及類似布萊爾-奧巴馬風格的,种族滅絕式的“衛生保健”政策,這种政策最早是在以前德國希特勒政府中應用過的。目前,美國唯一避免當前奧巴馬導致的國家政治自殺的生存方法是,將美國自身帶到最近中俄兩國之間經濟合作的步伐中,成為項目的重點合作伙伴。

現在所面臨的情形,如果我是總統,會這樣援救,假設我沒有象林肯、麥金利以及肯尼迪總統那樣被暗殺的話,他們都是被相同的外國敵人(以及美國同党)暗殺的。這樣美國經濟的援救,以及我們合作伙伴的經濟援救,現在可以很快完成。當前局勢下,任何胜任總統工作的總統,都不得不會做与我一樣的事情。

必須要理解的

我們所要迫切了解的一課,是大眾愚蠢這一天性,這在我們共和國內的掠奪者以及受害人之中,是具有支配性且共享的流行觀念。這是我最近比過去公開做的更為強調的觀點,鑒于雪萊的《為詩辯護》闡述的重要性的原則。哥特弗里德.萊布尼茨,比雪萊要早一個半世紀,他在文中寫道,已經指出雷恩.笛卡爾及其追隨者在科學上總体失敗下的本質愚蠢性,萊布尼茨所展示的是,控制宇宙對發揮人類意愿響應的指導力量,都在萊布尼茨的力學觀念總論標題中,因為動力不僅是之于物理過程的法律效率的性質,還有雪萊在《為詩辯護》中強調的,群体性的社會行為。

當已知作為個人的那种生物,現在說,“但是,我是個自由的思想者,”上帝都笑出眼淚了,同情地流滿面頰。這可怜的生物,相信那些大眾所分享的依賴于信仰密切相關的“流行觀念”,即便所有證据都表明那個觀念,比如當今的貨幣主義學派的觀點,對于思考的人以及那些相信他(她)所作所為的人,絕對都有損害。所有失敗社會,實際都是构建于這种行為類似特性的誤導流行觀念結果的例子,動態地。

美國后富蘭克林羅斯福時代,就是這种起因于“流行信仰”群体行為反常的結果。美國后肯尼迪時代,遠比后富蘭克林羅斯福時代更為愚蠢。

因此,我們必須要看到最近從亞洲散發過來的好消息,就可以看做是中俄兩國免于這种觀點而邁出的重要一步,而這已經將美洲、西方以及中歐帶到對于全人類來說的世界范圍的新黑暗時代的邊緣。

他們所采取的行為,到現在為止,實際上,与我以前在几十年內對于長期經濟預測而用的獨特成功的能力一致,我拒絕那种通常所教的統計預測教條的病態實踐。我用的是黎曼的經濟方法,起源于黎曼二十世紀的領先追隨者,在物理學中所帶來的著名的相同的基礎性原則,其中有愛因斯坦,還有納德斯基(V.I. Vernadsky)及其當下伙伴的丰富思考。

自從我用這种物理學術語的預測方法第一次出版后,正如我在1996年1月參加民主党總統提名競選中所做的那樣,依据三個主要的物理經濟因果性變數,我的預測表明非常明确。這种方法,名為“三重曲線”原則,已經在我作為經濟學家的作品中使用,從我在1956年中期研究開始,而那時,正赶上1967年冬末洶涌的深度衰退。自1996年1月始的“三重曲線”應用,使得測試更為簡單更為精确。

近乎所有學院派及相關經濟預測方法的失敗,主要基因于,應當視為笛卡爾式的處理方法,在純粹貨幣學派形式的行為科學家的推測中,又是和純粹貨幣學派假設的關于“經濟价值”的性質緊密相連,与現實對比的是,唯一的社會,或者往大點說是世界的經濟成就的准确標准,可以在社會潛在相關人口密度的相關增長中找到,通過這些具備創造智慧的改進而獲益,而這又是特定社會支配性文化中個人對古典
藝術与物理學創造力的改進而得。

三重曲線的方法 (見下文),我正在發展的,避免了所有一般教導的經驗主義的經濟及實踐教條失敗的典型因素。

大規模的世界危机,也威脅了中俄兩國,以及歐亞大陸的很多鄰國,這都是流行的國際貨幣系統的系統性錯誤的結果;但至關重要的效果,是每平方公里內人均勞動力物理生產能力的相關增長衰退。貨幣的創造和使用相關的政策,因此必須在物理經濟限制下,而不是其它我們如今都要面對的,讓整個地球進入毀滅狀態的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