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魯旭:中國將美元債券變成資產

Print This Post

以下內容是10月20號,林登·拉魯旭先生和其同僚的一次有關于中俄協議的重要性的討論會,其中所談到的中俄協議事項被認為是拉魯旭提出的四國同盟計划的踏腳石。

記者: 在談到中俄合作伙伴關系的時候,其中您提到中方對于遠東地區發展項目的投資將會提升美元的實体价值。您能就此闡述一下您的觀點嗎?

拉魯旭先生: 是的,當然。現在中國所持有的就是一些虛擬的債券。這上万億的美元債務在中國已經以債權持有的形式被制度化了。現在的重點是這些債券的發行是單方面的。它僅僅是美國的債務。唯一能保障中國債權的東西就是這些是美國的債務。因此,如果美國經濟下滑,美元縮水,這些債券就不值那么多錢了。 然而,如果中國政府把這些以債券形式存在的美元作為信用投資到大規模的鐵路建設和与俄羅斯的合作項目中以及同其他地區和國家的合作項目當中去,這些債券實際上是被貨幣化,從而被盤活了。也就是說,這變成了可協商的資產。現在,這些原本被美國債務發行給中國的美元債券被投資到了中俄發展的合作發展項目中去,使其得到了內在的价值。 至此,這种投資方式本身就是非常重要和意義非常重大的一步。這實際上是朝向我們所提倡的四國合作這一方向發展的重要一步。當然,我們不是說僅僅這四國,而是四國和其他國家和地區。也就是說,各個國家將逐步被包括到這個体系中,和這四個大國一道。這是一大的跨越,不只是一步,也不僅是一個姿態。這是想這一方向的舉足輕重的一大步。 現在的形式是,印度很容易加入到這個事情中,因為如韓國,包括朝鮮,日本,蒙古和其他國家的國家將進入這個游戲,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展。事實上,僅僅一個國家是不能解決世界上所有問題的。如果美國加入到我們所提倡的四國同盟中,那么我們在把世界從威脅文明的災難中拯救出來的道路上了。

記者: 讓我看看我理解的是否正确:就是說中國投資了數以千億美元來建工程,但是由于這些項目都是以美元計价,因此這些投資將帶給這些美元實際的价值。

拉魯旭先生: 非常對。你賦予了這些美元從美國不能得到的安全保障。 一旦這東西在這,一旦這是可以替代的,這就是可以替代的。而且,一旦它是打包進入這項投資,這個投資就是一個資產,一個真資產,一個有生產能力的資產。 這就有了內在的价值。 所以說,你拿走美元,這個東西的唯一价值就是美國財政部。 現在,美國財政部不能保證美元的价值。但是,一旦你將同等价值的債券轉而投資到實体的資產并得到抵押擔保,你就有了實質的保障。 問題是,目前,由于美元正在崩潰,美國為各种債務發行的債券是沒有保障的。因此, 每一次美元崩潰,美元債券就越來越不值錢。但,如果債務被當做資本投資出去,這使得債務有了。 价值,獨立价值,因為它被投資到了一些事情。

記者: 你是不是說,反之,你所有的就是正在貶值的聯邦債券。現在,他們(中國)正在使用這些資產,使用這些錢,并且他們在利用這些東西來培養實際的有技術工人。這是您的意思嗎?

拉魯旭先生: 是的。你實際上是把它用在真正有用處的地方,用在大規模的基礎工程建設當中,這些工程都是有生產能力的。我是說,這些交通系統和他們所談到的有內在生產价值的,有獨立价值的其他系統。現在,美國實際上是在把債務當做投資投向中國。

記者: 這种事情和在美國的Glass-Steagall標准是一樣的,給与這些債務以信用价值。

拉魯旭先生: 非常正确。

記者: 對于國內而言。

拉魯旭先生: 換句話說,你正在做的是你正在把貨幣性的美元變成信用美元。而且這是你的理論中同格拉斯一斯蒂格爾部分相同之處。您所做的核心部分就是清理一個系統,正如格拉斯一斯蒂格爾的操作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