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魯旭計畫

Print This Post
以下三個文件是拉魯旭「生存三步驟」草案的詳細說明 …

建立新貨幣制度的四強協議

2007年9月拉魯旭政治行動委員會出版摘錄自拉魯旭「民主黨黨綱序言」中的文章–“我們的聯邦的現狀:幻想的終結!”,討論建立新貨幣制度的必要措施以取代當前破產的制度。

3.10 應採取的經濟行動 – 解救金融危機的基本補救方案是存在的。如果世界上的重要國家能正確的組合起來,迅速行動執行這方案,則危機有可能消解。這些原始提案國家,透過密切合作,共同領導世界各國建立一個新的全球性的金融體系來取代現存的像癌ㄧ樣腐敗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這個新的體系是以主權國之間的所有條約協議為基礎的。它呼應美國總統羅斯福 (Franklin D. Roosevelt)當初建立全球固定匯率系統的原始構想。

3.11 這意味著建立一個新的世界性的信用系統,它取代了現在的世界貨幣系統。新制度的運行取決於主權國家間的長程協議,它不同於現在的由各國中央銀行的銀行家所控制的系統。許多國家的中央銀行是私人擁有獨立於主權政府之外。中央銀行制是貨幣主義者過去數十年主宰全球事務的制度,它滋長了世界性的投機抄做。 我提議由美國、俄國、中國和印度組成一個有力的創始集團,並以之為核心,迅速召集其他主權國家,讓當前的全球金融制度進行破產重整,同時將各國實際上形同破產的中央銀行系統 (例如美國聯邦準備制度)根據各自主權國家的法律,放在進行破產管理的狀態。

3.12 根據這項提議,所有彼此合作的主權國家必須確保在破產重組其間,各個國家實體的、社會的和經濟的持續穩定,同時加速在以下領域從業人員就業率的成長;生產實體物品的產業,1971年前存在的基本專業和相關服務的傳統產業,如工程師,醫護人員,教師等。

3.13 凡是具有賭債特性,可以歸因於財政和相關投機形式的財政債務,都應該ㄧ筆勾銷或以帶來有利結果的方式重整。

3.14 創立新的國際制度必須將目前毫無希望的,毀滅性的貨幣制度連根剷除,並代之以傳統美國式制度的全球的新貨幣秩序。我們可以參照當年組建雷頓森林體系所呈現的企圖和路徑來建立新的貨幣秩序。在新的制度下,唯有主權國家政府擁有發行信用之權力,它取代目前所謂的中央銀行制度。此外,新制度允許建立貿易保護系統,提倡所謂的「公平貿易」系統而不是所謂的「自由貿易」系統。

3.15 雖然透過國家發行合法貨幣的獨佔權所創造的信用將適用於許多善良的目的,但是實際的或者隱含的貨幣膨脹主要須運用於中長期實體資本的形成。必須預期其中一半以上的投資將投入經濟基礎設施的開發。

3.16 透過適當的強調以科學為驅動力的科技進展,我們將達成並維持經濟基礎設施和其餘經濟活動的良好比例。這項計畫所引導的經濟復蘇在頭十年將會比較緩慢,後十年會稍微好一點。因此,對每一個項目都必須要規畫一個長期的資本償還進度表。

3.17 在開始的階段,世界將很難見到來自民間的私人投資信用。現在,多數的私人金融資本不是已經從市場上消失不見,就是在危機發生的初期和因為全球貨幣金融制度連鎖性的毀滅所造成的破產重整而消失了。
所以,國家信用以單利計算,每年利率在百分之二以下,主要用於公共基礎建設的長期投資,將是長期資本形成的主要來源和驅動力。基礎設施的投資也是私人企業復甦和成長的動力,而透過建築和投資於公共設施,也會助長私人企業的產品市場成長。

3.18 這需要藉由一套管理嚴密的固定匯率制度將主權國家的經濟連結在一起。 這套制度主要是透過簽約諸國間的關稅和信用協議來操作。 例如,我在2005年之間和之後幾年提出以立法的方式來達成這項效果。我當時的構想是聯邦政府應該可以「取得」美國汽車製造業的相關閒置潛能,並以1939-1945年戰爭生產期間植入的工具機產能,供應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公共部門改善並擴充實體資本的需求。這類產品的潛在市場很大,時間也很長,直到現在還存在。現在,我們必須重新取得美國國會在2006年因沒有採取我的建議而失去的這項潛能:然而,許多失去的產能仍然可以重新聚集,許多因為美國國會過去無所作為而破敗的城市和社區仍然可以被重新激勵。


雙軌信用制度

2008年1月25日拉魯旭發表「如何保衛您的美元」的聲明。

靠著傲慢的歐洲央行總裁特裏謝(Jean-Claude Trichet)撐腰,英國特殊利益集團藉由愚弄美國愚不可及的總統、他的愚蠢的眾議院議長、和愚蠢的聯邦儲備理事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 造成美元貶值,已經向美國經濟宣戰。特裏謝等人還對造成美元自我摧毀一事大肆吹噓。如果美國採取我建議的保護美元價值的政策,則那些把賭注下在特裏謝身上的投機者將會嚐到自己破產的滋味,這種教訓可以讓他們在未來數週採取較好的行為。

美國必須揚棄聯邦儲備理事會主席本‧“直升機送錢”柏南克最近採取的,愚蠢的,惡性通貨膨脹政策,而代之以新的雙軌利率財政制度。美國國庫(透過財政部或聯邦儲備會系統)釋放通貨的一般價格必須採取雙軌制: a.) 針對開放市場的價格,一個高於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 ECB) 幾個百分點的價格,和b.) 針對特別發行的中、長期信用設定的保護價格,這類的貸款利率應該訂在每年1% – 2%之間。這類信用的發行是為了救助聯邦破產法保護下的房屋抵押貸款和一般銀行。

這項建議的目的不在傷害我們的歐洲鄰邦政府和財政當局,尤其是多國間的國際組織,而是鼓勵大家重新認識到互相合作的文明模式的利益。這種文明模式,與 1648 年簽定《威斯特伐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的精神一致,那項合約的效力及於當時歐洲所有文明國家。

我們責無旁貸要修正當前美國總統和聯邦儲備理事會主席無知的行為,護衛已經被因惡性通貨膨脹所導致的經濟解體危機緊緊扼制的美國及其人民和整個泛大西洋社區。如果不採用我在此設定的具體措施,美國很快就會破產,我們的人民很快就會被柏南克、美國總統和眾議院議長最近採取的愚蠢政策所摧毀。

歐洲投機者要當心,美國老虎雖然受傷了,可是還是有尖銳的爪和牙。有些在歐洲的投機者想繼續用各種阻撓行動反對美國,許多過度貪婪的歐洲投機者很快就會覺醒,早上醒來發現變得更窮卻長了點見識。如果我是總統,我會在早晨之前保證會有這種效果;不支持我政策的美國人,將遭到突然和足夠的傷害。這個教訓對於他們下週即將面臨的類似情境「反應要更快一點」。

* “Peace of Westphalia”: 1618年神聖羅馬帝國由其國內衝突間接演變成全歐參與的大規模國際戰爭,最後於1648年簽訂《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結束(史稱三十年戰爭)。該項合約的基本理念是所有簽約國必須基於「彼此互惠」而非「適者生存」的合作理念。這項理念符和孫中山1920年發表的實業計劃序言中所言:和平的根基是不同國家間圍繞著互利和之互相發展理念開展合作。


2007年房屋所有人與銀行保護法

這是拉魯旭2007年8月下旬提出的原始提案,目前在美國超過90個城市及6個州的立法機構已通過以此為基礎的多種法案。

以下是2007年房屋所有人與銀行保護法的基本內容:

1. 國會必須建立聯邦機構以保護所有的聯邦政府立案的和州政府立案的銀行,首先應凍結, 無論需要多長時間,現有面臨危機的房屋抵押貸款,以便將價值調整到公平價格;以適當的利率調整現有抵押借款;並且註銷所有像癌一樣擴散的以不動產抵押貸款作擔保的證券、衍生性工具和龐氏騙局(Ponzi schemes)形成的投機性債務,這些債務已經將目前的銀行系統帶到破產邊緣了。

2. 在過渡期間,應凍結所有法院拍賣行為(foreclosures),以便美國家庭保有他們所住的房子。屋主以相當於租金的金額每月付款給指定銀行,銀行可用這筆基金作擔保重新融資進行正常的放款業務。最終,以這些人們負擔得起的每月付款額重新計算抵押貸款額以及降低固定抵押貸款利率,以反映房屋泡沫破滅所造成的通貨緊縮。預期這個房屋市場的調整過程還要幾年。在這段期間,沒有任何屋主會被趕出所擁有的房子,所有的銀行也會受到保護,以便恢復他們的傳統功能,服務社區並促進生產性的產業、農業、基礎設施等的投資信用。

3. 聯邦政府提供必要的信用和擔保以確保轉換成功,並授權各州長來承擔執行相關計畫的行政責任,包括評估屋主支付給特的「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