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中國 - 同舟共濟

Print This Post
全球策略信息創辦人 – 林登•拉魯旭先生著
華夏研略研究所會會議致辭-洛杉磯加州-11/24/07

2007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從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透過互聯網的一次國際性廣播演講中,指出當今存在的世界貨幣金融系統正面臨近几個世紀以來最死亡性的危機. 關於這個 預言今天我要強調兩點: 1.當今的世界貨幣金融系統的終結將是不可避免的. 2.為了避免世界性的金融崩潰,在所剩下短暫的時間內必須建立一個新的世界貨幣金融系統。

自從那時候以來,世界各地的新的發展事實應證了我在七月二十五日對一些情勢發展的預言. 自從那時候以來沒有任何政府採取了任何可見的措施來改變現在的世界金融系統,以便解決這個危機. 舉例而言,美國聯邦政府及聯邦儲備系統自從那時以來所採取的每一個行動,本質上都是悲劇性的錯誤. 迄今美國,西歐及中歐國家的各自政府對於危機採取的反應措施比失敗還壞. 這次危機的本質是超級的通貨膨脹! 它讓我們想起1923年德國威瑪政府的金融危機, 只不過這次是世界性的危機!

然而,我們不可忽略一個關鍵性的事實:那就是,本質上任何貨幣金融系統只不過是一個”紙面的系統”,(譯者補充:它是政權維繫社會制度的工具). 幸運的是它們是可以被取代的. 從長遠看,社會制度決定如何發展實物經濟 (physical economy), 選擇甚麼樣的社會制度才是最重要的!

當總結當今所擁有的知識我們可以歸納出下列的法則: 只要一群有力的國家能達成一個合適的協議來改變一個失敗的貨幣金融系統,任何現代的金融危機都可以被解決!

所以,我今天講話的主旨是:如果美國政府能夠向俄國,中國和印度政府提出適當的改革合作計畫,並且與這些國家組成原始參與國家集團,當今的國際危機就可能得到控制,因而進一步吸引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加入這個集團,共同制定和執行穩定世界金融系統的方案,為全球經濟全面復甦打下基礎。

上一次美國,西歐及中歐的經濟全面復甦開始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領導下的美國. 他的逝世是全人類的重大損失; 然而,他遺留下來的政策使得美國經濟持續繁榮直到1963年11月22日約翰.肯迺迪總統被刺,雖然這期間杜魯門總統任期時曾經制定過一些壞的政策。

正如同最近英國的前首相布萊爾及美國喬治布什總統所發動的愚蠢的戰爭,1964年美國進入長期越戰,它成功的導致了1971年8月國際金融系統的毀滅,和美國及歐洲全面的實物經濟的衰退. 從1968到2007,這些國家的實物經濟狀況持續惡化到現在。

導致歐美經濟衰退的因素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是由於1971-1972開始施行而且持續到今天的毀滅性的,親馬爾薩斯(pro- Malthusian)性的全球性的浮動匯率貨幣系統. 雖然亞洲 一些重要國家的經濟體現了成長的趨向,總體來說,世界人均擁有的實物經濟強度已經崩潰。

在亞洲一些重要的發展中的國家,雖然總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呈現成長,但是大多數的百姓及地區發展不足的情況仍是嚴峻的.同時,西歐, 中歐及北美發達地區的勞工生產力持續走向災難性的崩潰. 所以,亞洲許多國家須要發展,而發展須要動員實際的資金及必須的技術來提高經濟基礎建設的程度. 從亞洲到非洲的國家都有這個須要. 即使發達 經濟體由於長期對實物經濟建設的忽視,導致基礎設施的 損壞和退化,也須要投資發展。

以美國,俄國,中國和印度領導的國家集團須採取下列的關鍵性的必須措施:

1. 現在的世界貨幣金融系統必須被放進一個具有普遍性的,法律上的破產重組地位.

這意味著:如同美國聯邦憲法所規定,將迄今獨立於主權政府的所有中央銀行放在相關憲法政府的管轄下。

這意味著:政府,透過成立類似前美國財政部長 Alexander Hamilton 根據憲法所精心設計的財政部的機構,將保證: 按照破產重組法規,凡是聯邦當局特別授權的支付款項將按照各金融機構未被置放到破產監管狀態前的正常方式處理,但是它必須接受監管以便能夠有序的償還債務。 重整破產系統的目的是維持並且提高現有的保障社會運作所必須的就業機會,養老金的支付,等等,以便加速實際物品及人均單位面積生產力的成長速率。

2. 為達到實物經濟的復甦和成長(以每個人每平方公里面積來衡量)須要: A.強調對經濟基礎建設進行實質上的改善, B.在基礎建設領域領進行資本密集性的投資,使它成為其他經濟生產的起動機.

3. 這些政府和其他機構的意圖能夠成功的先決條件是不同貨幣間的交換必須依靠固定匯率系統,類似羅斯福總統所建立的布萊頓森林(Bretton Woods)系統。

換句話說,所須的改革的前題是有一個有普遍滲透力的,以科學驅動生產力的經濟政策。

科學及原材料

這些必要措施的成功率在相當程度上取決於兩種全球性的思考,這兩種思考將直接影響到整個世界和世界的每一個部份的必須的發展. (1) 第一是原材料的開發和改進. (2) 第二是科學的發展觀,也就是用基礎的,普遍接受的物理 原理來客觀分析及衡量不同生產模式的優劣. 這兩個思考從功能上說是不可分的,因為沒有科學的發展觀,人類 進一步成長所須要的原材料的供應和開發就不可能長期持續.

要實現上述的兩個目標,我們必須明確的改變直到今天存在的一個現實,那就是海上強權,相對於內陸國家所擁有的戰略優勢. (譯者補註:1.內陸地區更須要發展. 2. 海權國 家的政治權力基本上被金融投財團所控制.) 遠溯到從兩萬年以前,北半球北部的最近一次冰河時期,到現在的大多數期間,海洋民族以及隨後發展出的海權力量,在戰略上和經濟上都較內陸民族佔有優勢. 當橫跨美國大陸東西兩岸的鐵路完成後,它所蘊含的潛在的,但是深刻的地緣政治意義開始了對海權國家的挑戰. 從那時開始以英帝國為代表的海權國家和’歐亞大陸的內陸國家和民族以及美國’的衝突就緣起於對海上強權和他們所代表的思想的挑戰. 這個挑戰最成功的例子就是美國林肯總統戰勝了英帝國所支持的南方分裂勢力維持了美國領土主權的完整. 英國的 威爾斯親王,Edward Albert, 慫恿並支持日本從1895-1945發動的對中國的侵略,以及與此相關的1905-1945間的帝國主義者之間的許多戰爭也導源於對海權的挑戰. 這種 挑戰延續到今天.

對中國而言,提高全國人民(和相關其他國家)的生活水平,須要採取高科技的發展路線來開發相對貧困的北歐亞內陸地區的原材料供應. 改善歐亞內陸水資源的管理,延長和改善全球性的(例如橫貫亞洲及歐亞洲際間)交通系統,和一些有關能源供應及生產的”緊急項目”如核子分裂和熱核子熔合技術.

這些改變歐亞內陸政策所須的資源是超過亞洲國家本身能力所能提供的. 西歐及中歐必須動員起來生產大量的高技術實物產品來補充人口稠密的亞洲的巨大需求,同時賺取應得的報酬.

這種發展的潛力可以用重新開通起始於朝鮮經中國到俄羅斯的鐵路為例來說明. 此鐵路對日本,南韓,朝鮮,中國及俄國可能帶來的潛在共同實務經濟利益被認為是造福全人類的最大機遇之一.

明智途徑上的障礙

今天全世界都面臨著威脅人類文明繼續存在的危機. 它讓 我們回想起歐洲14世紀中期的所謂”新黑暗時期”. 那時候, 以隆巴德(Lombard)銀行家集團所代表的掠奪性金融業者掌控了統治階層, 他們以金錢支持戰爭來賺取金融暴利. 他們實施的這種掠奪性的行為,幾乎毀滅了他們自己所處的文明. 當今發生在西南亞洲的事實不就是歷史的重演嗎?

繼承中世紀歐洲威尼斯銀行家傳統的當代人們,透過掠奪性的投機行為,已經創造了大量的,完全虛幻的金融累積性增值.在這種模式運作下的金融泡沫已積累到正在崩潰的階段,重現了1923下半年的威瑪德國的經歷。

這些金融利益集團不僅僅是掠奪性的. 他們已經將自己建成一個超過主要國家政府及主要政黨的有控制力的利益集團. 因此,當今存在一個兩種力量間持續性的衝突: 一方 代表掠奪性的金融利益集團的貪婪欲望, 另外一方是代表各國,包括美國,的大多數人民的切身利益,和希望繼續維持地球上合理生存秩序願望的人民。

中古世紀遺留下來的放高利貸式的掠奪性力量已經達到不能被擊敗的程度,除非強大的不同民族國家,基於明確定義的自身和共同利益,能聯合起來與它對抗。

在此關鍵時刻,上述的認知是我們在美國和在中國的人們分享的共同利益. 這種認知也彰顯了我們這些代表美國和亞洲人民共同利益而奮鬥的人們的重要性. 在這一時刻, 我們對這一共同利益的清晰認識將是影響世界歷史進程的一個關鍵姓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