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皇帝李登輝

Print This Post
林登‧拉魯旭﹑2000年1月10日

目前的英國政府以及它們所控制的國際基督教團結聯盟(Christian Solidarity (CSI)①在美國國會內部有着相當大的影響力。他們在美國國會的代理人配合小布什的競選活動﹐並同時與日本的反華勢力勾結在一起﹐積極在國際上製造敵視中國的活動。眾所週知﹐早在19世紀末(1894年)和20世紀的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分子連續發動二次對中國的軍事侵略。這次﹐他們沆瀣一氣﹐妄圖利用他們的工具--現任台灣總統李登輝來試圖掀起第三次敵視中國的軍事威脅。實際上﹐這些由倫敦操縱的反華活動所指向的目標恰恰是美國的傳統盟友﹐近代中國的締造者--孫逸仙。而李登輝的後台卻是那些鼓吹和支持早年侵華戰爭的日本右翼分子。

根據我個人對美國的了解﹐特別是從1980年以來我對來自其他有關情報資料的分析﹐我對英美聯合日本反華勢力的陰謀和活動瞭如指掌。歷史上講﹐日本反華勢力策劃和發動了第一次中日戰爭﹐雖然以後日本裕仁天皇對侵略中國有異議﹐但他們還是發動了第二次中日戰爭。最新的事態發展的關鍵是台灣的現任總統李登輝毫不掩飾眾人所知的事實。他甘心充當由倫敦操縱的日本仇華﹐反華勢力的代理人。從80年代以來﹐我就開始觀察李登輝的言行﹐因此﹐我對他的作用是頗有了解的。

十幾年來﹐李登輝總統的政治行為不僅沒有改進﹐反而更加變本加厲地充當曾經二次侵略過中國的日本勢力的代言人。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李登輝還與美國前中央情報局付局長雷克林(RayCline)本人及其同僚有着各種聯繫。特別是在過去的半年裡﹐李登輝總統的所做所為已經明顯表明瞭他所代表的根本不是台灣人民的利益。他只不過是日本﹐英國﹐美國某些反華勢力的代理人。正是這股國際勢力正企圖挑起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對抗﹐甚至戰爭。

因此﹐我有責任公開講出這件事情的真相並讓世人都知道這一陰謀的過程。雖然中國政府的高級官員也對李登輝的所為發表過公開聲明﹐但他們講得都不夠清楚。當中國發表官方聲明指出﹐倫敦對李登輝所發表的充滿挑舋性的言論的支持會威脅在臺海地區發生一場戰爭。這時﹐中國官方所講的只是一個簡單的事實。但是﹐中國官方卻明顯地忽視了英國王室在台灣海峽危機中所起的關鍵作用。這樣說的結果﹐一方面會幫助了中國人民的敵人﹐另一方面卻在更多的國際問題上混淆了世界的耳目。因此﹐我深負責任以我的專業知識和對形勢的洞察來分析和講清目前的台灣海峽的局勢。

我本人完全有資格來證實我上述的觀點和事實。這裡﹐我要強調的是﹐我的老明友﹐已故的前美國高級外交官﹐斯迪凡‧科扎克(StevenKozak)﹐和我本人曾與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副局長雷克林(RayCline)﹐也是眾所週知的親英派﹐就我們的台灣政策有過一次激烈的辯論。他明確承認美英有意使用台灣總統李登輝來進行這場由倫敦操縱的反華行動。毫不諱言﹐日本是發動前二次中日戰爭的禍有。直至今天﹐日本的反華﹐仇華勢力仍然是李登輝總統挑舋性言論的黑手與後台。同樣的事實是﹐美國政界長久以來就有一股腐朽的勢力竭力支持由日本控制的李登輝。象德州州長小布什的支持者們就是這股勢力的骨幹。但是﹐追溯歷史根源﹐英國王室才是這股反華力量的最大後台。正是由英王室才能操縱和協調這些腐朽但又好戰的美日反華勢力。不能明確指出英王室在幕後操縱的現實和他們的政治用意﹐就意味着我們迴避事實而違心地去鼓勵一場新的中日戰爭。因此﹐我的使命就是要在明智的人們能被拖進戰爭之前﹐就應該發現誰是首先應被擊敗的敵人。

美國對華政策

現在讓我就幾種能夠影響美中關係的戰略形勢﹐闡述一下我的觀點。

在一個由中國﹐印度﹐俄國﹐美國和其他西歐大陸上的關鍵國家構成的多級國際社會中﹐一種新型的國家之間的合作形勢對美國長期經濟利益而言﹐是至關重要的。在俄國前總理耶夫捷尼‧帕裡莫科夫(YevgeniPrimakov)執政時期﹐中印俄與其他國家相互之間的關係得以明顯改善。這一樂觀的前景﹐代表着全球向新型的經濟合作方向﹐邁進了一大步。所謂的新型國際經濟合作是包擴中﹑印﹑俄﹑等國之外的美﹑德﹑法﹑意等西歐主要國家。這樣就要我們重新回到最初的布萊頓森林協議中1944-1958時期的已被證明是成功的前例中。所不同的是這次重新修改後的世界經濟體系不僅要包括中國﹑印度和其他稱為發展中的國家﹐而且要發揮它們的主要作用﹐並視其為主要合作夥伴。自從1997年金融危機以後﹐馬來西亞總理馬赫蒂﹐就採取了有力步驟。這些措施與實施的辦法在邁向新型的全球經濟合作方面﹐代表着無可比擬的﹐經實踐證明是成功的先例。另一方面﹐人們已開始意識到如果這樣一種多級國際社會中的國與國合作不很怏成為現實的話﹐那麼﹐整個地球就會很怏拖入有史以來最動蕩和最滅絕人類的黑暗時期。

因此﹐我上面闡述中所倡導的多級世界也就是國際間的合作一定要符合前總統羅斯福不幸逝世前所設想的原則。當時﹐羅斯福曾設想中俄應該在建築戰後世界貨幣與經濟體中起着大國的作用﹐並成為美國的主要合作夥伴。但是﹐由於羅斯福的不幸逝世﹐邱吉爾及所代表的勢力主導了當時的國際形勢﹐舊的帝國主義體系得以恢復﹐而被後來稱為發展中國家被淪為二等或三等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完全成為英美稍加掩飾了的全球新殖民主義的附庸國。放棄最初布萊頓森林體系的愚蠢作法心及後來取代它的一個更加荒唐的所謂“浮動交換率體系”﹐給世界貨幣金融體系帶來了災難性的結果。在1971-1972年開始﹐這種趨勢已漸明顯﹐發展至今﹐已經面臨着不可避免的自我毀滅。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任務是﹐或毫不猶豫地用更合適的新經濟體系取代目前早已破產了的世界貨幣和經濟體系﹔或是眼看着我們早已熟悉的人類文明‧將很快在世界範圍內分崩離析。

這樣﹐在重大的國際問題上﹐美國與中國﹐印度和俄國的合作將對整個世界﹐特別是對美國產生新的﹐同時也更加具有深刻的戰略意義。為此﹐我們不能容忍或姑息任何形式的瘋狂行為來破壞這一戰略意義。現在以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或以英國的布萊爾政府為首的一群缺乏理智的狂人們正試圖用某種形式的瘋狂行為來破壞美國與中﹐印﹐俄等國家合作的戰略意義。

我主張必須立即行動起來去建立新型和多級的世界金融貨幣體系。這個體系的中心特點就是使用長期低利息貸款向世界上所謂的發展中國家提供它們急需的資本及經營方式來促使發生一場根本性的生產大躍進。接受這種貸款的國家必須包括象中國和印度這樣的主要發展中國家。只有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合作夥伴關係才代表着﹐並且完全符合我的美國自身的戰略利益。

然而﹐自從美國能立戰爭以來﹐不僅英國王室﹐而且美國本國的金融寡頭們寧願看到全人類的毀滅﹐也不願意遵循羅斯福總統所制定的戰後全球合作宏圖得以實現。今天﹐台灣總統李登輝的洋後台的正是這些僅動勢力的思實代言人。

一場由倫敦操縱的日本反華勢力

在前面所說到了二次中日戰爭期間﹐日本已經存在着同目前由倫敦所唆使的反美好戰派。同樣是這幫人﹐他們把侵略的目標指向中國和當時的蘇聯﹐並在中國東北地區建立了一個所謂“滿洲國”。以中國末代王朝的皇帝為首﹐建立了一個戰爭基地﹐整個戰爭的一部份就是要征服一個已在受列強奴役的中國﹐並進一步肢解它。早在20世紀的20年代﹐英國和日本的好戰分子﹐就在海軍問題上‧聯手共同制約美國。英日同盟並制定了對美國的海上戰爭和共同攻擊美國的聯合行動計劃。1941年12月8日對珍珠港的突然襲擊實質上就是早期英﹐日聯合行動計劃的一個分支計劃而己。代號為紅色和桔色的美國海軍計劃都涉及並注意到了這些被人所知的倫敦一日本聯盟的戰爭計劃。

今天那些對1920年代針對美國的英日海軍聯盟懷有舊情的人們﹐選擇了台灣的李登輝總統來取代早年日本侵華戰爭時期的中國兒皇帝﹐充代新時期的傀儡作用﹐這一選擇不是偶然的。

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警告說﹐目前的台灣總統李登輝的傀儡作用﹐實質上是在掀起一次新的戰爭危險時﹐他們僅僅是說了一個事實。但是問題的實質是中國政府並沒有能夠指出英王室以及它們的基督教團結聯盟在英國的代理人在這個危機中所起的關鍵作用。他們威嚇中國是在掀起一場戰爭。

為此﹐我要大聲疾呼來戳穿由倫敦和美國基督教團結聯盟以及同樣的走狗們--反華好戰集團挑起的戰爭陰謀。同時﹐在台灣她們所攻擊的正是台灣真正代表孫中山思想的人的組織。

由李登輝為首的台灣傀儡集團﹐以卑鄙的手段去攻擊令人尊重的宋楚瑜先生﹐其目地就是要剿滅代表孫中山先生遺願的各種力量。人們很容易看出﹐前台灣省長宋楚瑜是參加3月18日大選的獨立總統候選人。他在民意測驗中已經是遙遙領先。於是執政的李登輝政府便發動了一場旨在攻擊宋楚瑜人身的政治陰謀活動。作為總統的李登輝炮製了一系列地地道道的謊言來攻擊宋個人個和政治作用。目地就是要毀掉宋楚瑜贏得大選的機會。同時﹐大肆吹捧台灣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眾所週知﹐陳水扁公開宣稱他的目標就是讓台灣獨立並與中國大陸進行一次由日本支持的軍事衝突。

李登輝的財政部長明目張膽地濫用權力﹐公佈了所謂宋的個人賬戶以及某些家庭成員的賬戶。根據國民黨某些部門的報告﹐他們惡毒攻擊宋楚瑜偽造﹑違信和貪污。由日本人支持的李先生走得如此之遠﹐甚至散佈謠言﹐指責宋先生是叛徒﹑盜賊和無恥。

根據宋先生本人解釋﹐在涉及的所謂有問題的賬目中﹐有一筆數目大約是443萬美元。這筆錢正是李登輝本人送給他的。據說1992年﹐當宋楚瑜擔任國民黨的秘書長時﹐李登輝以總統的身份指示宋楚瑜建立一項基金以便贍養和照顧蔣經國總統的親屬。

與此同時﹐讓李登輝本人十分尷尬的是﹐由新黨立法委員謝啟大負責調查對宋先生指控的調查中發現﹐宋楚瑜並沒有挪用任何巨款﹐也沒有偽造任何文件﹐更沒有參予任何對他的指控之嫌。另外﹐更加無可指責的是﹐李登輝指示宋楚瑜建立的蔣氏基金款額﹐並沒有挪為它用﹐這筆款項至今仍在賬目上。

這些鐵的事實說明﹐如果李登輝先生不是記憶力喪失的話﹐他就是在造謠和污衊宋楚瑜先生。

但是﹐儘管對宋的指責攻擊均告失敗﹐這個毀人的攻擊對宋先生在選民測試中產生了負面的作用。台灣的各種造謠﹐中傷﹐和惡毒攻擊的政治活動給了宋的對手很大的好處﹐來自民進黨的陳水扁和國民黨的連戰獲得不少的政治好處。但是﹐他們的成功是短命的﹐他們的政治生命是註定要失敗的。

菲力普親王與國際廉政聯盟(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TI)

人們應該注意學習一下英國王室是怎樣利用他們所操縱的“淨手行動”計劃去摧毀意大利整個政治制度的﹐他們又是利用同樣欺詐手段去破壞俄國最具有實力的總統競選活動-帕利馬科夫。目前他們又使用了同樣的手段來製造前總理柯爾的所謂“醜聞”﹐試圖動搖德國的政治制度。特別是最近以來﹐他們一面幫助英國首相布萊爾把瘋牛肉出口到歐洲大陸﹐同時﹐他們幫助李登輝攻擊宋楚瑜。這些事實都是英國王室的慣用伎倆﹐在世人面前﹐已日益昭然若揭了。

在所述的事實中﹐這些骯髒的行動﹐表面上是針對所謂的腐敗﹐但實際上是混淆黑白﹐製造慫人聽聞的謠言。這些陰謀活動﹐都是與一個獨稱為“國際廉政工作聯盟”勾結在一起的。這個所謂的國際性組織﹐實際上是鼓吹國際化的金融寡頭勢力的一個工具。目地是對民族國家的主權進行挑戰。這個組織的主要支持者和追隨者就是英國王室的菲力普親王和他的狂拜者--美國的高爾。

甘心充當這些外國勢力的工具﹐李登輝的財政部對宋楚瑜的攻擊是駭人聽聞的。儘管這些攻擊早已失去可信度﹐但是他們在去年12月份仍編造出一個新的指控‧大肆談論所謂的另一“神秘”的賬戶。眾人所知﹐他們所舉明顯是要嚇走在財政上支持宋楚瑜的選民。更可笑的是陳水扁和連戰指責宋先生是接受北京的資助。但這個誣陷卻只有6%的人相信。絕大多數人的認為這是一個卑鄙的陰謀。

李登輝與日本反華先鋒﹐現任東京縣知事的ShintaroIshihara有着很深的個人友誼﹐這是早已為人所知的事實。另外﹐去年7月份﹐在香港成功地舉行了有關“和平統一中國”的研討會。參加這次會議的有來自大陸和台灣的近200名學者和知名人士。也有相當人數的國際來賓。實際上是李登輝在大會結束前不久﹐便公開拋出了他那所謂的“兩國論”。

另外﹐去年5月﹐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遭到北約轟炸後李登輝顯然表現得趾高氣揚﹐深受鼓舞。並開始了進一步對中國大陸攻擊和挑舋的升級。在美國﹐反華﹐親臺勢力鼓吹對台灣出售更為先進的武器系統。在美國國會﹐有人提出了所謂“台灣安全加強法。”這些都是李登輝在臺海問題上進行挑舋的背景。所謂的“台灣安全加強法”﹐就是主張美國在台灣出現緊急局勢時﹐可以軍事介入。同時還要求把台灣納入“戰區導彈防禦體系”。這些積極支持台灣的美國政客包括參議員赫爾姆斯﹐托瑞西利以及眾議員默考斯基等人。值得注意的是﹐正是這些人于1995年主張邀諸台灣總統登輝來美訪問﹐並在眾議院提出了類似的法案。無獨有偶﹐去年8月14日﹐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現任德州州長小布什公然宣稱﹕“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他可能選擇使用武力來保衛台灣。同時﹐他還說﹐“美國在和中國這樣戰略對手打交道時﹐必須表出堅強和果斷。”

代表英國王室利益的美國反華勢力繼續擺出這種好戰的形像。去年8月11日﹐美國國防部前中國部主任宣稱﹕“根據我們與台灣關係的法律依據﹐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有隨時在台灣海峽爆發軍事衝突時﹐準備近行干予的具體計劃。在談到目前“臺海形勢時﹐他說﹕如果北京有意懲罰台灣的話﹐美國將考慮使用軍事手段予以回答。與此同時﹐美國第七艦隊的兩艘航空母艦﹐“小鷹號”和“星座號”在靠近台灣海峽的南中國海區域進行軍事演習。

去年8月﹐當李登輝拋出挑舋性很許的“兩國論”聲明後﹐討論讓台灣加入TMD/體系的叫囂鼓譟一時﹐而中國大陸出版的軍事刊物發表了一系列措辭極為嚴厲的警告。以其少有的尖銳口氣﹐這些文章是在提醒讀者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美國在該區的軍事介入並沒有取得有利於美國利益的結局。文章說﹕“當中國介入支持朝鮮和越南抵抗在軍事上明顯佔優勢的美國侵略者時﹐美國最終還是失敗了。如果今天美國為了台灣問題而再次軍事介入該地區的話﹐美軍則不得不遠離國土作戰。其補給線太長﹐以至不能夠贏得一場消耗戰”讀者並不會驚訝北京的立場是否有些欠妥當﹐但北京表現出來的憤慨恰恰是英國王室及其在美國的代理人有意﹐在中國境內煽動的結果。

今天在日本﹐英國和美國的反華勢力到處煽風點火﹐並且繼續鼓勵台灣的李登輝政府攻擊宋楚瑜的所謂“欺騙貪污”。這些人簡直就象天真的孩童。他們是如此地迷戀于他們所玩弄的骯髒游戲﹐但他們卻不遵守游戲法則。他們都突視了這樣一個事實﹕他們是坐在隨時可以易爆的,火柴上。他們鼓勵所謂的“臺獨”﹐他們所能得到的唯一回報就是將把世界上另一塊和平地區推入戰亂之中。此外﹐他們完全地繼承了那些早年發動二次侵華戰爭勢力的衣缽。

回到現實的當今世界﹐避免愚蠢和失敗的發生﹐支持一個孫中山先生所設想的今日中國是符合美國根本利益的。這也一直是美國傑出的愛者們所主張和支持的改策。一個健全的美國政策會繼續支持和促進由中國人民自己來完成的和平統一中國的歷史使命。如果我們聽任象小布什這樣的愚蠢之徒去干涉中國的內政﹐中國的統一也會按照中國人民反復強調的原則而完成。中國人民是和平的熱愛者和捍衛者。我們應該設法避免干涉中國的內政﹐這不僅是關係到美國的戰略利益﹐而且也有利於亞洲人民的福祉。

注﹕

1﹑國際基督教團結聯盟﹐簡稱(CSI)﹕1980年﹐由漢斯‧史塔克格勃(Hans Stuckelberger)創辦于瑞土‧CSI利用宗教做掩護﹐服務于英國情報部門從事地緣政治活動。該組織的主要負責人是巴羅良斯‧考克斯(BaronessCox)﹐是設在英國該組織前主席﹐她的得力助手是該組織的執行主任﹐斯圖亞特‧溫索(StuartWindsor)。溫索本人與英國秘密部門的最高人物有着多種聯繫。此外﹐他們在美國的代理人包括赫爾姆斯(JesseHelms)等參議員和眾議員‧CSI攻擊的國家包指蘇丹﹐中國和伊拉克。此外﹐他們還積極支持達賴拉嘛。CSI在香港沒有地下支部﹐也與中國大陸的地下秘密宗教組織有各種渠道聯繫。與國際基督教團結聯盟合作的是世界福音教會組織(World Evangelical Church)。該組織創立在英國﹐但總部設在新加坡。

2﹑國際政治清廉組織TI﹕該組織創辦于1994年5月。發起人有英國的菲利普親王(Prince Philip)﹐愛丁堡大公J(Duke of Edinburg)﹐及現TI主席比得‧艾京(Peter Eigen)‧艾京曾為世界銀行工作了25年。TI在全世界60余個國家有支部‧在它的章程中﹐TI強調需要建立一個獨力于政府的“反腐敗機構”以便與政客的腐敗行為作鬥爭。在實質上﹐TI是英國金融寡頭的工具。它的主要作用是專門來針對發展中國家的。國際政治清廉組織與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互協調。例如﹐當世界銀行給某個發展中國家貸款後﹐TI被授權建立一個財政管理和預算審計機構‧儼然象一個代表國際貨幣基金組只的警官﹐凌駕于受援國的國家主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