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策略信息 - http://chinese.larouchepub.com -

緊急重組世界: 每個僅由單一民族構成的國家現在該做些什麼﹖


林登·拉魯旭

1998年9月27日

世界各民族國家都被大致可估計為一百萬億美元票面值的沉重負擔所困擾﹐這些負擔來自資產負債表內外的“衍生經濟”與類似于此的虛構金融工具。這一大堆虛構票面目前正隨¨世界金融與貨幣機構暴跌。除非把這一大批虛值的所有權立即從賬面上一筆勾銷﹐其後果必將是世界現有的公私金融資產與貨幣體系整個瓦解大亂不堪。在全部現代史上尚未有過象當前這場若不加防止就會在幾週而不是幾個月內席卷全球的經濟大難。

在美國聯邦儲備主席艾倫‧格林斯潘﹐以及世界各國政府與金融機構中的其他許多低智商的無賴所能領悟的游戲規則之下﹐唯一的選擇對象是毫無指望的不計後果的高通貨膨脹﹐就象在1923年摧毀了德國魏瑪共和國那一場通貨膨脹那樣。這是從1997年底以來日本政府孤註一擲的極蠢做法。諸如英國首相布來爾那幫傢伙所作的白痴似的建議﹐或甚是德國前總理赫爾目特‧史密特小心翼翼地提出的類似建議﹐倘若加以嘗試的話﹐都會有與日本Obuchi政府或更近一些的華爾街精神病患者艾倫‧格林斯潘愛輪‧割淋私判的那些胡說八道類似的後果。

在樣的情形之下﹐無論是含糊其詞或是委婉地稱之為“危機管理”的游移不決的幼稚園的游戲﹐其典型結果都只會是上星期出籠的美國聯邦儲備主席艾倫‧格林斯潘繼續口是心非地和不計後果地掩蓋起長期資本管理的混亂情況。如果高官首腦們的“性醜聞”令你惡腥﹐你就必須讓世界各國政府(至少是其中的大部份)停止玩弄它們所醉心的“危機管理”之手淫自慰游戲。與此同時﹐謝天謝地﹐世界正面臨¨象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的全球戰爭﹐ 指揮這場大戰的卻是那些只會求助于“危機管理”之手淫術而不敢面對現實的頭腦麻木的銀行家與政客。在這一方面必須¨重指出﹐在當今各國政府中被看作“危機管理”的救命稻草﹐其實是病入膏肓的精神病患者的胡思亂想。這種瘋魔症在全世界所有國家的政府﹑銀行與其它重要機構的高官厚祿者之間猖獗盛行。這種精神病其實很容易識別﹐其代碼名稱是“我不到那裡去﹗”外加“這不可能發生﹐因為我要直截了當地拒絕到那裡去。”在這群高級精神病患者中﹐可以看出問題的形式是 ﹕“我並不是非得面對現實不可。我們這些生活在偉大的‘信息時代’的性運兒完全可以既簡單又容易地轉換渠道。”或者﹐換言之﹐“我並不是非得面對現實不可 ﹔我總能轉移到報刊上﹐或集合于政黨麾下﹐它們會分享我所中意的手淫幻想。”當這號高級瘋子伴隨¨小拿破倫似的虛榮心而大做春夢時﹐可以由其患者委婉地用術語“危機管理”來表達。在目前的情況下﹐也許能證明這種病對於政府受“危機管理”癲狂症患者影響的各國是致命的。那種致命的後果會在幾周之內立即問世。

一項行動計劃

現在已經是必須由救世者發出清楚的指示和命令來規定所要採取之行動規範的時刻了。我們所取的“指令”這個術語是按照經典軍事意義來用的﹐這涉及德國的沙倫霍爾爾斯特以及“老”莫爾特克﹐也涉及拉扎赫‧卡諾在1792-1794年間統帥法軍時期的模式。今天﹐這唯一能拯救世界的指令是下達給單一民族國家以肯定它們的絕對主權。命令的執行(例如任務和策略)則留給各國政府單獨或協同行動﹐先給蠢才們一點自行選擇的權力看看。惟有這一辦法﹐方能避免為複雜的超國家組織而爭辯不休的蠢事。在目前全球經濟總崩潰之形勢迅速惡化的情況下﹐這是唯一能在可利用的時間內拯救人類的良策。我的指令如下﹕

1﹑總的來說﹐各國政府都必須認識到﹐我們所面臨的不僅是歷史上最有爆炸性和最危險的金融與貨幣危機﹐而且是迫在眉睫除此別無它法逃脫避免的危險。只有先發制人而且必須立即採取的行動﹐才可能阻止目前形勢引起的實際上立即就會發生的世界範圍的文明之總崩潰。如下形式的反對總是會有的﹕“真的會有那麼可怕嗎﹖”回答不折不扣的是﹕“不但世界末日正在迫近﹐而且比人們所能想象的還要可怕﹐這是肯定無疑的”。對於與此相關的反對聲“你這真是救世良方嗎﹖”我們的答復是 ﹕“你和你親人的生命只能取決于世界是否尊照我們的指令行事。”

2﹑每一國家必須馬上肯定這個原則﹐即在這個星球上﹐不存在比完全享有君主權的由單一民族構成的共和國更高的政治權威。超國家機構以權力過大為借口的對這一主權的顛復必須停止﹐否則就沒有可行的辦法來挽救世界金融﹑貨幣與經濟制度的迫在眉睫的全球總崩潰﹐從而導至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從地球上消失。還應懂得﹐對那一原則的任何違背都不啻于一場世界大戰。

3﹑超國家機構之存在最多不能超過一個講演臺的作用﹐只有這樣才既可以令各單一民族國家之間審慎行事﹐又可以保證它們作為完全的主權國家所訂立的協定容易執行﹐ 例如﹕合乎要求的做法是﹐由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那一類強盜機構來促進各民族國家之間履行協定﹐但決不可超過那一職能界限去運用它的權力和把政策強加給主權國家。

4﹑在肯定這一主權的情況下﹐每一國家必須在金融﹑貨幣與經濟事務上充份行使主權。在目前的情況下﹐這需要由每個單一民族構成的主權國家一起採取對資本加以控制﹑對外匯加以管制﹐對金融與貨幣事務國際調節以及貿易條款等措施。這必須包括對於日常家庭消費品和進出口貿易商品設立保護價格的措施。在許多場合﹐至少戰時有必要對家庭消費與生產必需品實行定量配給﹐以確保這類必須開展的貿易不至於中斷﹐決不要在乎眼下或已預計到的供應不足所引起的價格投機。正是由於並行不悖與合作地採用的這些方法﹐才能使國民經濟不至於遭受一場虛構的金融證卷已經不可避免的﹑迫在眉睫的﹑突發而迅猛的大崩潰。

5﹑每個單一民族構成的主權國家必須將其金融﹑貨幣與經濟事務置于全面的財政重組之下﹐就象在經濟全面破產時所實行那樣。每個國家必須按照我們指令的主權權利與責任來行事﹐惟有尊照這一方式才能把你們的家整理到井井有條的程度。無論如何都要把全部財力投入維護基礎經濟如大規模地建設基本農業﹑製造業﹑國際堅挺商品貿易以及普通社會福利這些事項上去。其他金融所有權即使不是一筆勾銷﹐也須按最低利率轉換為長期凍結的資產。

6﹑ 總而言之﹐發放國際金融貸款的做法﹐“在持續危機狀態期間”必須立即結束。與此相反的是必須大量發放由國家擔保的信用貸款﹐主要是以抵貼現率(低于每年1 -2%)給基礎經濟﹐如大規模的基本建設﹑農業﹑製造業與世界貿易提供長期信貸。這種信用貸款的發放方法是通過國立銀行業﹐採用私營“工業型”銀行業﹐作為慣用媒介來發放和監督作為長期和其他貸款發放的由國家擔保的信用貸款。象這樣發放的信用貸款水準對應于足以使國家實物經濟產值超出上述國有經濟不盈不虧水準的數量。應該承認﹐主要靠國家配給信用貸款而取得資金的大規模基礎經濟基本設施投資﹐在初始﹑中期與往後階段是達到不盈不虧的主要手段。

7﹑ 一句話﹐採用金融杠杆作用來評估金融資產的市場價值這個老掉牙的方法﹐如不立即告結束就應立法取締。因為“衍生經濟”從其初始就應作為對國家金融與貨幣業務的欺詐之“經濟罪行”而被宣佈為犯罪行為。以實物經濟增長標準這唯一之方法來加以衡量農業工業中到長期投資利潤律標準﹐必須以我們的方法作為國內外市場的通用法則。這一通用法則是既考慮到基礎經濟基本設施所起的必不可少的功能﹐又考慮到資本密集型﹑能源密集形投資方式在科學與技術的進步上﹐在決定實際純經濟增長所絕對仰賴的人均或每平方公里實物經濟勞動生產率的增長方面所起的決定作用。單一民族的主權國家及其合伙人的貸款﹑投資與稅收政策應該精細神秘地制訂﹐以提供為滿足那些規範所須的市場法紀環境。

8﹑國際協定只須要單一民族的通用指令。不需要任何新的“國際權威”﹔世界經濟已被過多的超國家權力窒息殆斃。以上七點從不同方面陳述或意會的主權利益﹑權力和責任﹐反映了每個單一民族國家維護自身利益的原則。國際關係的功能是採用單一民族主權國家自身利益的觀念作為規定原則共同體的共同法則﹐就象美國國務卿約翰‧昆斯所深深精細地制訂而後來成為美國1823年偉大的門羅主義的“原則共同體”所定義那樣。在參加這樣一種新組成的原則共同體的單一民族國家之間規定估計半固定匯率折算率的方法﹐是“實物商品一覽子”方法。這須輔以在成員國之間重新建立金本位標準的措施﹐並以此作為一種方便措施來達到外匯價格的中期穩定性。

合乎要求的策略

上述八點必須被不折不扣地看作唯一指令。沒有任何真懂得現代歷史﹐包括經濟史的人﹐會難以理解這方面的概念。這是為了在國際範圍執行這八項指令﹐才需要來自相關政治家的優雅風度。為此必須列舉幾項考慮。

緊急行動原理

每個單一民族主權國家都有內秉于任何主權民族共和國持續存在之權利的不可讓渡緊急處置之權力。在美國憲法中﹐這一權利是得到承認並且詳加說明的﹐籍以說明的是明白表述參照的不同敕令﹐另外就是不言而喻地由美國1776年的獨立宣言與1789年美國聯邦憲法的序論來說明。萊布尼茨的“生命﹐自由與追求幸福”原理是反洛克的﹐被包含在獨立宣言內﹐憲法序論中“對我們自己與後代”的相關義務﹐是起例證作用的。

憲法中的這二項告誡合起來規定了允許採取緊急行動的範圍大小﹐但也規定了規定和採取緊急行動時所應遵循的特定道義限制。為了把當前爆發的全球緊急狀況與這些原則聯繫起來﹐必須闡明三項重大考慮。(1)這類緊急行動權力的權威來源﹔(2)這類權力凌駕現行法規的權威所自﹔(3)把明確限定這類緊急行動權力的任何不算荒謬形式的可能性加以排除之基本想法。這三項考慮被分別概述如下。

(1)現代單一民族國家誕生的歷史﹐規定了它的比較絕對的權威﹐缺少正義戰爭的條件﹐但也向我們傳達那一權威的精確來源﹐以及加于權威的限制。現代單一民族國家之建立是為了創立一種制度﹐使人們得以擺脫各種寡頭政治統治以往所強加于人們的帝國主義的與相關類似的暴虐。後者的不同典型是地主貴族統治﹑金融寡頭統治﹐以及官僚特權階級寡頭政治形式的統治。作為權利形式以保護民眾免遭寡頭統治欺詐的主權單一民族國家共和國之所以很有必要存在﹐是因為它所規定的民族國家的政治與內政是以特定書面與形式的語言文化為基礎的。這種單一民族國家形式是僅有的代表民眾整體利益的政治制度﹐而且它保護那一利益﹐使之免遭寡頭統治侵凌。正因為單一民族國家起了那種代表功能﹐它就不言而喻地在國際法與相關法律上有了普遍的權威。正是從這一權威的後一性質引出了緊急處置權力的恰當概念。

(2)緊急行動相關等級的性質是﹐在行使緊急處置權的場合﹐危機所表示的是原有的法規所未能預計到的事態。根據危機的性質﹐緊急處置權所具有的形式或者是制定法規時未曾預計到的﹐在這樣的場合﹐只有美國憲法﹐就象主要由獨立宣言的序論與相關導讀內容所表達的﹐意味¨處理危機所需的權力與對這些權力的限制。在這樣的場合﹐政府的職能不是官僚主義者在應付未來可能出現的緊急狀況的法律中製造新殭化形式的那種典型的鬼計多端的計劃﹐而是採取為處理危機所包含的那種憲政原則。

(3)這類緊急狀況應該與發現某些經實驗證實了的新物理原理的通常情況做比較。在每一場合﹐該發現是由佯謬狀況促成的﹐這一似乎自相矛盾的佯謬狀況令人對於已往所信仰的自然規律提出疑問。為了使人類能夠跨越那一危機點而繼續進步﹐須要有一種史無前例的﹐已往決不可能有過的發現。在物理學領域內遇到的這一原理﹐適用于在我們整個星球當前面臨的危急請況下治理國家所需完成的各項任務。因此﹐得要¨重任務策略。我們所面臨的危機是需要以行動來對付的。知道危機是怎麼發生的人﹐也知道這一災難的特需原因是種種類型的愚蠢行為﹐就象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逝世以來強加于世界各國政府的那些當今被人們普遍接受的法律與其它主張。我們知道那些變化必須迅即根除﹐必須對付它們的惡劣影響。所須採取的行動可以有效地概括為一組戰略指令﹐就象上文所敘述的那樣。這些指令的有效程度取決于領袖們按照上述指令的廣泛指導事項來執行的程度。建議把至今仍鼓吹導致這一危機並使之惡化的那些政策的那些黨派中的一批烏合的決策者召集在一起﹐這既不高尚﹐也不會有成效。身居要津而能發佈指令者之中較少的人必須先發制人地控制局勢。倘若現任的美國總統不承擔起領導之責來發佈那些指令﹐這個星球就註定會在從今僅僅幾個月甚至幾星期內陷於“新黑暗時代”。通用的指令必須詳細說明每一個主權單一民族國家可以單方面頒佈的行動方案。當務之急是如我們上文所述那樣﹐立即制定一套供單方面行動參照的明析﹑通用而且簡單的準則。這有幾分象是登上救生艇。除了不折不扣地做那些事以外已沒有其他可供選擇的明智辦法。首先﹐得確定匯率﹐從求實效的角度﹐可以確定某些相對值 ﹐辦法是參考它們在1997年套頭交易基金和其他金融海盜所定價格之前的匯率。其次﹐須制訂國際計劃和信用貸款界線﹐以便在基礎經濟基本設施﹑農業﹑製造業方面嚮實物經濟形的成長轉化﹐並且把高技術資本貨物輸入發達程度較低的地區。富蘭克林‧羅斯福政府從1861-1876年的美國經濟發展中借用的這些方法﹐提供了足以供為達成這一目地而參考的範例。在戰後重建時期﹐德國的重建信用貸款銀行是宜加比較的絕佳範例。通用的指令已是足夠清楚的了。現在需要的是 ﹐如尤利西斯‧格蘭特將軍在談到他的漢默時說的﹕“我們現在所需要的是向任務策略大師威廉‧特庫姆塞‧舍曼將軍那樣思考和行動的人﹐來設法把工作做好。當戰爭爆發時﹐首先得解僱老的將領﹐可別把造成混亂局面的老將召來開會﹐把他們自詡的本領用來應付他們從未理解﹐也不準備理解的局勢。”